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哈贝马斯谈法国大选:法国共和国史上的一次断裂

译=杜卿/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博士生,欧罗万象成员

2017-04-21 09:44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将于4月23日进行第一轮投票。如果没有候选人赢得绝对多数(得票率过半),则将在5月7日举行第二轮投票,从第一轮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中选出第25任法国总统。距离首轮投票仅仅几日,此次大选却呈现混战态势,胜负难料。4月19日,法国《世界报》刊登了对著名哲学家、“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哈贝马斯进行的专访。访谈前的简介中特别提到了哈贝马斯关于欧洲的重要理论著作《关于欧洲宪法的思考》(La Constitution de l’Europe, Gallimard, 2012),并指出哈贝马斯在接受法国《世界报》和德国《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前进”运动的候选人马克隆代表着一种有益的、前所未有的政治重组的可能性。访谈原标题为“尤尔根·哈贝马斯:法国共和国史上的一次断裂”(Jürgen Habermas : « Une rupture dans l’histoire de la République française »),以下为译文。
2017法国大选“前进”运动候选人马克隆。
您对法国的政治形势抱有怎样的看法?
哈贝马斯:我观察到,我的法国同僚身上有某种愈发消沉的趋势。面对愈显危急的形势,一旦我们只满足于长吁短叹,我们自身就成了这一形势所显现出的症状。当然,在莱茵河的另一边以涉事邻居的身份来观察局势是更轻松的。另外,我并不即刻接触到法国每天的新闻事件。在这些谨慎之余,我觉得法国的政治形势并不只是一团乱麻,它也呈现出了一些令人欢迎的清晰迹象。
第五共和以及传统的左右两党所经历的危机可能有利于马琳·勒庞进入爱丽舍宫,这在多大程度上令人担心?
哈贝马斯:埃曼努尔·马克隆此次参选,他身处任何建制党派之外,如果他最终迈向胜利,这将是战后法兰西共和国历史上一次真正的断裂。这一创举将会打破随着时间推移而渐渐固化为左右分野的政治形态。如果这一创举所依据的是一种“超党派”的奢望,那么作为一名左翼人士,我将感到担忧:自以为凌驾于党派之上的人并非没有政治立场,而只会非常危险。然而很可能会赢得选举的候选人马克隆所要推动的——如果事实真是如此——则是期待已久的各方政治势力的重组。
传统的左右阵营已变得无力达成任何妥协,他们让彼此陷入瘫痪。他们明显已经无法透过真正恰当的方式提出正确的问题,无法从民众的政治意愿中产生出合理地两极化建构。在此期间,国民阵线这个泡沫的规模壮大了不少。而(马克隆带来的)这一重组或许可以戳破这一泡沫。
恰当的问题并不是在“支持”或“反对”布鲁塞尔中做出选择,而是选择“怎样”的合作,而把这一合作向前推进正是当务之急。如今的局势下,一切民主原则被蔑视,人民被托管,人民不断因为经济原因而被要求遵守秩序、坚决服从。这样的情况若持续下去(欧盟)将注定解体。
因为篇幅有限,我在这次访谈中只提出两个根本问题:我们所追求的,是一个服务于财团利益的欧洲共同经济区吗?亦或是,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之后,我们追求一个坚挺的、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行动的欧洲核心?因为我们的民族国家就单个而言,已经太过弱势,无法在各自的角落里独自守卫我们自由的生活方式并施加影响力,无法在政治层面上改造这个已经变得疯狂的金融资本主义?
在何种程度上,法国的形势滋养了欧洲正经历的危机?
哈贝马斯: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似乎应该反过来问:各国政府无法在布鲁塞尔友好合作,才是右翼民粹主义出现的主要根源。最显而易见的例子,莫过于在德国政府的引领下强制实行的金融危机应对政策——这一政策并未解决规模不断扩大的金融危机,却加剧了欧洲南部与北部的经济不均,深深地分裂了欧洲。
在各自隔离的各国公共空间之间互相挑起的怨恨联合起来,形成了对欧盟的普遍抗拒。形成如今局面的责任被以一种十分轻率、甚至完全错误的方式推给了布鲁塞尔。事实上,所有坐在谈判桌前、许可了那些已实施的政策的,正是在每个成员国当权的政治家。
在这种形势下,法国这个伟大国家的艺术、文学及思想传统能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丝希望?
哈贝马斯:显然,米歇尔·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在《臣服》(Soumission)中所展示的沉重而可悲的失败主义并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丝安慰。也不用指望法国某些知识分子献上的骇人听闻的表演:他们在政治光谱上逐步滑向右翼,并在这一过程中丧失了一切坐标。
法国献给现代欧洲的不仅是从伏尔泰到卢梭这些作为启蒙哲人与大师的知识巨擘。他们的文本还促成了一种独立的、自我批评式的思考模式。那时,这一思考模式深深地影响了康德这位在政治层面最重要、最坚定也是最可靠的哲学家。
这种热忱的、不妥协的、不随波逐流的精神在法国一直流传下去,直到我的那个世代——这里,我指的是皮埃尔·布迪厄、雅克·德里达以及米歇尔·福柯,他们都深深思索过启蒙的辩证法,从未背叛启蒙精神。如今,这些伟大的公共人物已经不在。但我确信,更年轻、也同样受启蒙精神启迪的声音正在出现,将会被世人听见。

(感谢宋迈克的校对。)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凡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