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上海书评

拍场一瞥:胡先骕与卢弼、卢开运父子的交往

罗逊

2017-04-19 16:55  来源:澎湃新闻

 
科技类的旧书不受待见,在潘家园市场,往往可见整箱的行业科技年鉴和国际会议论文汇编等,历来都是最低价。把时间推移到近百年前,民国的教材也好不到哪儿去,去年在旧书网上出现过一本《高等植物分类学》,抗战前出版,虽为精装,但布面已晦暗,加上书名过于专业,著者名声亦不显,众多日夜盯守“最新上书”的书商们均视而不见。其实打开扉页,“新建胡先骕校”赫然在列,此书由其时最著名的植物学家批校,足可称善本。
《高等植物分类学》胡先骕批校本
庐山植物园研究员胡宗刚先生著有《胡先骕先生年谱长编》,资料详实,检阅也很方便,据此书记载:“1934年12月,卢开运著《高等植物分类学》由中华书局出版,胡先骕为之校阅,并作序推荐。”
胡宗刚著《胡先骕先生年谱长编》
与通行的由上海中华书局刊行于1935年的版本不同,此为北平琉璃厂斌兴印书局1934年代印,猜测原为卢先生教学用讲义。这并不是第一部中文的植物分类学专著,王云五主编的“百科小丛书”中就收入了杜亚泉编的《高等植物分类学》,1933年1月初版,至年底已经印行三版。两者比较,杜亚泉这本三十开一百九十三页,体量远较卢著二十四开三百八十八页为小;且卢著附有详细的中英文索引,实为大学用书,水平不低,迟至1949年仍在印行。
卢先运著《高等植物分类学》,民国二十五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杜亚泉编《高等植物分类学》,民国二十三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本书作者卢开运,很难找到确切生平,只能从各种回忆录和高校教职员名单中辑录:他生于1898年或1899年,原籍湖北沔阳,曾就读于南开中学(卢开运、卢开津昆仲均与周恩来同学),后入日本农业专门学校,曾留美在康奈尔大学获生物学学士;1925年至1928年间,就职于燕京大学生物系,任植物学讲师;1930年湘雅医科大学复校之初,曾南行担任教职;后任教于北平大学农学院等,1949年后任河北大学生物系教授,卒年不详。
胡先骕生于1894年,年长卢开运五岁,但他1917年就受聘于国立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担任植物学教授;且1923年再次赴美深造,在哈佛大学攻读植物分类学,1925年获博士学位归国后,已成为国内相关领域的第一人。前辈提携后进,以胡先骕的学风,倒也是分内之事。展开内页,全书修改达七百余处,另有删除一百二十处,质疑十五处,修改图注八幅,校改处多为专业用语,语义不妥之处也做了修改。试举一例,卢原文为:“……颇生新论:其最重要者,乃承认古昔分植物为木本植物与草本之说。惟彼不仅用此唯一之区分作分类,而更益以其他之组织”,胡校正为:“……颇有新论:其最重要者,乃承认古昔植物木本与草本出于二源。”即便植物学外行也一读便知,胡先骕的句子更为精炼。
《高等植物分类学》胡先骕批校本内页
缘分不尽如此,通过卢开运,胡先骕结识了其父卢弼。胡先骕晚年撰写《忏庵丛话》,有“卢慎之先生”条目:“余自戊辰岁北来后,获得新交中,以沔阳卢慎之先生最为老寿。初余识其子,时任燕京大学生物系教授,一日以其父‘始基斋校书图’嘱题,为作一长古,深被赞赏,后乃谒见于津寓,遂订忘年交。”
戊辰是1928年,当年7月,胡先骕往北京参与筹建静生生物调查所;据任鸿隽《静生生物调查所开幕记》所记:“是日(10月1日)上午十时,行开幕典礼……本所职员、北平博物会职员、各学校生物教授、中西来宾五十余人。”其时卢开运为燕大生物讲师,两人谋面可能于此。“始基斋”又作“慎始基斋”,是卢弼的书斋名,胡先骕“作一长古”咏叹老先生校书,让卢弼对这位晚辈的才情大为称赞,两人后来的交谊,竟远较同辈及同行的卢开运醇厚了。
木斋图书馆破土动工仪式,摄于1927年5月,留须老者为卢木斋,其左戴墨镜者为张伯苓,左二为卢弼
胡先骕先生
两人唱和不断,1939年胡先骕《忏庵诗稿》结集,邀请卢弼写序文,得此机会,卢弼不吝溢美之词:“余比年获交胡君步曾,颛精生物学,海内外推巨擘,而尤工于诗,第为颛长所掩而世人莫知,君亦自矜尚,不屑附时流俗好。”他对胡的诗作,更是推崇备至:“擅临川、东坡之胜,又兼有昌黎之苍莽,摩诘之隽永,山谷之奇突,合众长于一炉而冶之,宜乎其睥睨一时也。”
时人如何评诗,与自己的喜好、亲疏、场合等有莫大关系,后人不置可否为好,倒是有段关于胡先骕诗词的掌故不得不提。1914年,胡先骕与胡适同为留美学生,胡先骕在《留美学生季报》上读到胡适文章后,有意结识,两人开始通信。胡先骕回信时以“适之宗兄”相称,说自己“仰慕殊久”,“皆适得我心,乃窃自喜,引为同调”。
到了1916年,胡适应陈独秀邀请,写了《文学改良刍议》一文,提出文学改良的“八不方针”,第五条为“务去烂调套语”,烂调套语多了去了,胡适竟用胡先骕的《齐天乐·听临室弹曼陀铃》为例。说了什么呢?不妨节录一段,可知当年文学批评的风格——
今试举吾友胡先骕先生一词以证之:“荧荧夜灯如豆,映幢幢孤影,凌乱无据。翡翠衾寒,鸳鸯瓦冷,禁得秋宵几度?幺弦漫语,早丁字帘前,繁霜飞舞。袅袅余音,片时犹绕柱。”此词骤观之,觉字字句句皆词也,其实仅一大堆陈词套语耳。“翡翠衾”、“鸳鸯瓦”,用之白香山《长恨歌》则可,以其所言乃帝王之衾之瓦也。“丁字帘”、“幺弦”,皆套语也。此词在美国所作,其夜灯决不“荧荧如豆”,其居室尤无“柱”可绕也。至于“繁霜飞舞”,则更不成话矣。谁曾见繁霜之“飞舞”耶?
《文学改良刍议》手稿
上月拍卖,卢弼旧藏友朋信札流出,有梁启超,钱锺书,吴宓等声名卓著者,胡先骕也有四通,可补《胡先骕先生年谱长编》之阙如。
其一为——
慎之先生侍席      
日前寄上一函,想登记室昨日取到。大著《三国志集解》,煌煌巨制,展阅之际,佩仰赞叹,匪言可喻。王葵园补注之后得见是书,犹是清儒规范,非近代浅学者所能望其涯俟。回思当日付梓经过,此书韫椟几二十年,至今始能公诸于此,得非文运复兴之兆耶?!快慰快慰!
专此致谢,敬颂年釐!
先骕拜启 十二月廿

胡先骕致卢弼信札(十二月廿),使用十竹斋花笺
信中提到的《三国志集解》,是卢弼最知名的著述。卢弼早年在北洋政府任闲职,借助其兄卢靖(字木斋)的雄厚财力以及京师便利的获书条件,广搜版本校勘,1935年完成《三国志集解》底稿六十五卷,凡两百万言,后于天津定稿。原拟送商务印书馆出版,已打出纸型,因战事一再拖延,后于1957年由古籍出版社出版,故胡先骕有“此书韫椟几二十年”之语,也藉此可知此信写于1957年12月。此书是1949年后出版的最早一批大部头线装书之一,资料丰,辩正精,其后的标点本二十四史《三国志》出版说明中特意列出:“梁章钜《三国志旁证》及卢弼《三国志集解》先后汇集诸家校语,作了两次总结。” 卢弼是治《三国志》的名家,另有《三国志注引书目》《三国职官录》《三国志地理今释》等未刊本。
《三国志集解》
其二为——
慎之先生侍席:  前奉一月十五日手教藉悉《国志集注》印行经过,将来谈及亦属一段掌故也,“整理国故”方案诚为远期支票,或在三个五年计画(划)完成以后,始能议及此事。鄙意宜直寄毛主席。至郭院长处由他人转交反较由骕代达为宜,此中缘因亦不必细述。《慎园诗文集》如敷分配请以三分(份)见寄,一分(份)当珍袭,其余二分(份)当以转赠章行严与张傚彬二公。骕之文字交近年亦只此二位也。《毛诗》《尔雅》之草木鸟兽之精确解答亦非易事。《管子•地圆篇》近来始由一植物学家诠释明白。读旧籍亦非易事。英儒李约瑟以生物化学名家近年钻研我国之科学遗产,将成书九册,两册已出版,于是知读周秦古籍亦非无科学根柢者所能尽得其奥窔也。    
专此敬颂著安!
弟胡先骕拜启 一月廿二日

胡先骕致卢弼信札(一月廿二日)
胡先骕致卢弼信札(一月廿二日)第二页
此信开篇即谈到《三国志集注》,应是写于前信之后,即1958年1月。可惜卢弼谈到的《三国志集注》印行的“一段掌故”,于今已不可得知。《慎园诗文集》当指《慎园诗选》十卷,包括《慎园诗选余集》一卷,此书为线装兰色油印本,黄纸二厚册,由戴克宽1958年印出,负责刻版的是石贡航。戴氏的油印书,刻版水平很高,最能代表特殊时期文人的趣味和风雅。
《慎园诗选》
《慎园诗选》内页
“整理国故”原是民国八年《新潮》杂志针对国故、国粹研究提出的主张,胡适是执大旗者;1955年八辑《胡适思想批判》就已汇编而成,胡先骕1958年仍在沿用这种已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口号来描述新政权对传统典籍的整理,难怪同事们对他的评价均是“言语不慎”、“喜乱讲”。
《胡适思想批判》
信中提到的几个人物也可说说。胡先骕的“文字交”章行严与张傚彬,都是卢弼的故交,与卢老年龄也接近。生于1881年的章士钊正在构思他的《柳文指要》,重器“提梁卣”的原主人张傚彬也年近八旬,他熟悉的经济学、财政史在新社会早已过时,不如在京城安心当遗老,由此也可知胡先骕的朋友圈。李约瑟成书九册,自然指的是《中国的科学与文明》,第二册《科学思想史》成书于1956年,看来胡先骕虽身在国内,对国际科技动态还是了如指掌。
《中国的科学与文明》
另据信中文意来看,卢弼欲请胡先骕向郭沫若提交“整理国故”方案。胡郭两人关系如何?查阅《胡先骕先生年谱长编》,他与郭沫若并无私交,交往都是场面上的。如1949年北平解放后,由胡先骕担任所长的静生生物调查所拟整体转交中国科学院,时任院长的就是郭沫若,对此胡是颇有异议的,之后诸多际遇均与此有关。而到了1950年,胡先骕撰写长文《北京的科学化运动与科学家》,如点将录一般,评述科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对胡适,傅斯年不无微词,但对郭沫若的评价都是正面的,如“极多创获”,“学术如此多方面,殆为罕见也”。
写信之前八个月,中科院曾邀请胡先骕等参加该院的“提意见会议”,郭沫若主持。1957年5月1日的《人民日报》刊有《“东风到处百花开”——科学院邀请科学家座谈科学工作中的矛盾》,于胡先骕的发言有这样的记述:“他过去做过二十多年的领导工作,现在是被领导,所以他对领导上有什么意见总愿意提出来,可是许多意见提了以后就得不到什么反应。”随后运动愈演愈烈,胡先骕对提意见也越来越不抱希望,所以当卢弼提出由胡向郭院长提交方案时,胡回应“意宜直寄毛主席”。毛主席好读二十四史,不知道忙碌的1957年,有没有读过卢弼的《三国志集解》?
作者为“废纸帮”成员,本文得力于李东元先生所辑录的资料。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