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野路子 | 在伊苏尔火山,一位滑雪者的滑沙行纪

Tom Hill 编译 Deanna

2017-04-20 09:51  来源:澎湃新闻

 
攀上伊苏尔火山的山顶,迎面是咆哮而来的风沙,身后是沸腾的熔岩,再这样一个美得有攻击性的地方“滑雪”,会是怎样的体验?
南太平洋广袤的水域上,许多座小岛一同构成了瓦纳阿图共和国,而在其中的一座小岛塔纳岛上,坐落着伊苏尔火山。这座活火山比环绕它的大海高出361米,它高度平平,但在某种意义上却成为塔纳岛的塑造者。1774年,活跃的山口中发出的光芒首次将库克船长吸引到了岛上,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大约250年后,伊苏尔仍保持着独特的魅力,无论对于观光游客,还是对于那些想要进一步探索一番的人们而言。
在山姆·斯默西的带领下滑灰,图片除署名为均来自Colab Creative
我们此行的领路人是知名作家、滑雪及冲浪好手山姆·斯默西(Sam Smoothy),此刻,他正站在那构成火山口环坡的黑色灰烬上,在他身体下方,山体延绵而落,一直垂入青翠的丛林和无垠的海洋。在这片看似不友好的山峰上,人类的踪迹倒不是那么稀罕难寻——此处是世界上最容易接近的活火山之一。然而,真正稀罕的是,斯默西在火山灰上摆放了一对滑雪板,于是,我们眼前所见的一切风景都像经过了负片处理似的,黑色的灰替代白色的雪成为画面背景——斯默西熟练地绑好滑雪靴,转身面向前方的山体和大海,开始下滑,一路扬起团团火山灰。
不走寻常路大概算是斯默西的习惯。他之前曾参加自由式滑雪世界巡回赛的最高级别比赛,也曾在偏远的山域开发新的滑雪路线,可以说,这个人一直在追逐差异,寻求新的体验,未曾停歇。然而,这一次的旅程于这位战绩显赫的冒险家而言,依然是迄今为止最不寻常的一段经历。
自空中俯瞰塔纳岛。Air Taxi Vanuatu 图
置身于陌生的风景中,不时会有灵光闪现的时刻——当我们的头脑忙于他务时,会有些好主意主动找上门来。斯默西告诉我们,他是在法国西南部、拜访他的滑雪同伴、登山运动家夏维尔·拉·鲁(Xavier de Le Rue)的时候,心中突然冒出了要做这样一趟旅行的念头。
“当时我在开普波顿,在夏维尔家里,我们一直在聊天,畅想着前往某个热带度假天堂来一次夏季冲浪之旅。夏维尔让我给他的房子刷漆,所以我有充分的时间思考。之前我见过某个新西兰人滑灰的胶片,由此得到了灵感。” 斯默西解释道,“夏维尔跟我一样,生来就是要旅行的,他热爱探索新的去处,为我们喜欢的运动寻找崭新的视角。我跟他讲起这个主意,他很感兴趣,于是我们就讨论起来。我们聊得越多,这个听起来很傻、很玄乎的梦就显得越有意义了。”
有了动机和热诚,这对友人决意迅速把想法化为现实,户外运动品牌The North Face适时提供了一笔资金,供二人组拍一部关于历险电影,于是,这个原本只属于一个人的灵光一现,但很快演变为一队人马全方位的征程。
岩洞猎奇
斯默西赶在其他工作人员之前率先抵达塔纳岛,然后立刻开始了探索。他不但发现了陌生的地貌,更受到了当地社区的热烈欢迎。他温情地回想起团队抵达时得到的接待:“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当地人是旅程中的绝佳亮点。事先就有人告诉过我们,将会遇到世界上最快乐的一群人,我觉得这话完全不假。他们真是太友善了,尤其是在我们宿营地工作的弗莱德和他的家人,我们简直就是他家庭中的一部分!弗莱德的妈妈会用身边的丛林里生长的新鲜食材,为我们做最美味的晚饭,他们好像每天就是这样生活的。”
“弗莱德的儿子一直跟着我们到处溜达,他举止滑稽有趣,让我们笑个不停。他总是拿着我们的装备,穿上之后就到处招摇过市。他真是太有魅力了,简直不可思议!我猜当地人觉得滑灰很怪异,我知道他们也认为我们是怪人。他们对于火山喷发习以为常,看到我们惊讶的神色,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或许当地人或许早已视火山为生活中恒定风景,但斯默西和团队里的其他人仍备感震撼。穿过丛林,接近火山,地貌迅速地改变着。
漫天飞舞的黑灰如幕布般笼罩整座火山
“塔纳岛真是奇妙极了,那么原始,美得那么有攻击性。我似乎拾起了一个失落的世界,尤其是当我们走进丛林时:丛林丰沛翠绿,疯狂地生长着,但在火山周围,这种绿意就被薄薄一层灰毒死了。我坐在一辆皮卡车的车板上,我们钻出丛林,是的,它就在那儿,墨黑的平原当中堆叠着死亡。那毁灭的化身将灰云和石块喷涌到天空中。这副景象够骇人的,当时我就意识到,这次旅程绝不会像我曾以为的那样简单!”
斯默西首次攀登火山的历险是独自一人完成的,也是最值得纪念的。 “顶着咆哮的风行走真是累人,而且火山在喷发。尽管我知道它一直在喷发,但直觉上还是想转身逃走。我超级紧张,怕会被到处飞的熔岩打死!真是个原始的地方。我独自站在火山口,俯瞰脚下深处的狂暴之美,感觉与自己的舒适区隔着几个世界那么远,但这不就是我寻找的吗?”
然而,摆好滑雪板还只是个开始。下山同上山一样,犹如一场战斗。专为滑雪者设计的装备在这里找到了新的疆域,乱飞的熔岩、有毒的气体,还有火山灰降低了可见度,种种客观风险导致每一处转弯都很艰难。
火光四射的熔岩在夜晚时分清晰可见;火山周围的平原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绿意
不幸的是,滑灰与滑雪的体验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而我们的冒险家亦不得不为之做好准备:一切动作都要放慢进行,小心不让滑雪板卡住,同时注意躲开岩石。为了保持控制力,斯默西的腿累坏了,才走完一半路程,他就感受到大腿如同火烧一般的疼痛;夏维尔的境况更糟。他的滑雪板的摩擦力似乎更大,很容易就卡在石缝里,他的每一跤都摔得很重,但却不妨碍他继续站起来,挑战他的敌人。
在艰苦的环境中拍摄数日,身体逐渐感到疲惫,而我们带来的装备也变得破败不堪。斯默西的滑雪板全毁了,板芯都露了出来,护目镜则被风吹起的火山灰刮花了。用于航拍的无人机因为要飞越火山灰云,被毁得不轻,但最惨的还是我们摄像机,镜头花了,对焦圈被细沙和火山灰卡住,干脆转不动了。这些装备都被灰塞满了,必须送去清洗。
三位身负滑板的小伙伴;顺着山体下坡滑行,一路扬起团团飞灰
拍摄的需求更是增加了这次行程的紧张程度,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回到环坡上,寻找多样的视角,同时也一直惊叹于这片地貌提供的视觉盛宴。
在准备下山之际,突如其来的地震再一次引起了火山喷发,从而令我们的下行山路变得异常艰险。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时候,心中浮现出这样一个问题。我猜想,对于斯默西而言,旅行和冒险已经是一种不能被满足的欲望,驱使他走出某种运动在人们脑海中预设的边界;这是一种需要,让他去回答那些充满假设性的问题。他从不会将各类赞助视为理所当然或者值得夸耀的特权,相反,它们会是他的燃料,帮他填满寻求新体验的贪婪胃口。在历次冒险中,最终体验未必尽如人意,但生命总是因尝试和成就而变得更加丰盛。
日落时分伊苏尔火山的美景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高翰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