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不论哪种方法获得门票都值得

Joe

2017-04-19 10:20  来源:澎湃新闻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剧照
跟哈利·波特沾边的内容从来都不缺热点。上周,英国戏剧及音乐剧最高奖奥利弗奖揭晓,作为该系列的第八部的作品,话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勇夺包括最佳新创话剧在内的9项大奖,一下又抢了英美戏剧圈的头条。这部剧也因此打破了此前《深夜小狗神秘事件》保持的单届拿下七项大奖的纪录,成为奥利弗奖史上单届获奖最多的戏剧。该剧也当即宣布,百老汇剧场已经定好,来年再战托尼奖。
成为英国戏剧奖史上最大赢家,《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看上去是沾了全球最大IP的光,但其实,这部舞台剧与我们现在一般讲的IP剧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它并不是改编,而是全新创作的第八部的故事,之前既没有小说也没有电影,完全用戏剧的方式呈现。据说,《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剧本刚出版时,搞得众小说迷一脸蒙圈,还有报纸刊文专门指导读者如何正确打开一部剧本。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在岛国乃至全世界大火老实讲并不意外,毕竟有前七部小说、八部电影的铺垫,但看过之后,它的真正成功之处仍然是在戏剧创作和制作方面的着力非同一般,这都要归功于目前岛国戏剧制作第一女强人Sonia Friedman。
近几年,这位女士几乎搞定了岛国所有破纪录的鸿篇巨制,比如大家喜闻乐见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主演《哈姆雷特》、同样在今年大放异彩的百老汇音乐剧《梦幻女孩》的西区首秀等等。据说,这部《哈利·波特》戏剧作品从想法到研发至少有5年以上,Sonia Friedman也是找来了超豪华的创作团队,当然核心就是导演John Tiffany。
John Tiffany是英国本土给世界戏剧界贡献的最有才华的导演之一,而且作品类型和题材范围极其宽广。早在2006年,当时还在苏格兰国家剧院的他就执导了广受业界好评的《黑鹰计划》(Black Watch),并夺得了奥利弗奖;2012年,他又发力音乐剧,做了《曾经》(Once),托尼奖加身;2013年,他执导了恐怕是史上最梦幻的一版《玻璃动物园》,成为在无数复排版本中唯一获得百老汇最佳话剧复排提名的制作,去年和今年还相继在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和西区热演。他执导的戏一向有最美的细节和最精准的节奏。
在《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中,其实有很多过场式的桥段,那些在电影那些从大山大河掠过或者从长长回廊走过的镜头在舞台上都是用颇有节奏感的舞蹈、动作编排填满的。与御用形体动作导演Steven Hoggett合作,John Tiffany一向可以在一秒钟里把情绪和质感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整个故事的剧本创作方面,第八部作品的编剧并不是J.K.罗琳一个人,而是由罗琳与剧作家Jack Throne以及导演三人共同完成的,让整个文本看上去更像戏剧。Jack Throne此前也与导演John Tiffany合作过根据瑞典同名惊悚小说改编的话剧《生人勿入》(Let the Right One In,又译作《血色入侵》)。
整体上看,这次的剧本其实更像是音乐剧的结构,频繁过场切换的三言两语、一场场巫师对决、三句对话不花就激动……都非常像在看一场音乐剧。虽然并不是不好看,但是如果从一个纯话剧的角度,可能根本不至于分成上下两场讲这一个故事。
对于情节,谨慎地根据官网讲,就是在伏地魔再次倒台的19年后,哈利·波特已为人父,成为每天处理无数杂事并有轻微中年危机的零魅力大叔;他的儿子阿布斯的校园生活因为明星家长的包袱而备受煎熬,青春期的孩子最容易闹事,再加上有点家传的超能力以及被故意被赋予的别人永远遇不到的事儿,让黑暗实力再次有机可乘,卷土重来。
整个剧本虽然讲着19年后的事情,但充满了对19年前的那些人那些事情的追溯和不同逻辑假设,有一些故人出现在台上直接有一种要泪奔的感觉。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制胜法宝,用非常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非常棒的环境浸入感。从收到镶着金边的特制票纸开始,你就觉得不一般,然后就走到剧场马上觉得要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伦敦Palace剧场坐落在一个放射性网络的中心,从四面八方都看到一个非常气派的门脸。制作团队在剧场正面墙上挂旗,往霍格华兹的方向捯饬,大门口的灯箱上放着鸟窝里的被诅咒的孩子。进入剧场,除了前厅商店各种哈利·波特纪念品以外,所有人都一脸神秘。如果你想买大本场刊,服务人员还会告诉你,只能第二场来看的时候才能卖,防止剧透。剧场内就更是飘散着各种魔法气息了,剧中还有恶灵从观众席飘出来,观众席的墙壁上也会出现各种线索……所以,观众虽然在剧场中都是坐在那里,但体验上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的舞美、灯光、音响以及魔法设计也的确是屌炸天的存在,决不辜负这些上述那些早就布置好得前戏。完全没看到任何绳索人就飞起来都是家常便饭;音响效果与舞台上表演的配合绝对按帧计算的;最惊艳的是在一个魔法瞬间,我明明看到整个舞台镜框中分明发生了数秒涟漪般的震动变形。
这么大的戏往往会淹没演员的存在,尤其是那些年陪伴我们的几个角色在剧中已近中年,稍显黯淡,但剧中还是成功的给了演员几个重要的瞬间让观众记住,我觉得这次奥利弗奖在演员的部分,《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能拿下三个,实际是对这几场的戏的嘉奖。
剧中扮演赫敏的黑人演员Noma Dumezweni是这部戏在选角过程中做得最大胆得尝试。因为电影中扮演该剧色的是白人演员艾玛·沃森,并且人气颇高,基本给赫敏这个角色从肤色到气质上都定了性,一开始演员表公布时,由黑人演员出演这个角色遭到了一定讨论。 而Noma Dumezweni在剧中展现的完全是一个不同赫敏,学霸感荡然无存,倒是在剧中的浪漫深情让人记忆犹新。
扮演中年哈利·波特的Jamie Parker,此前早就在伦敦几个毕竟经典的莎剧复排制作中奠定了很好的口碑,虽然全剧看不到他太多出彩的表演,但演出结束前的10分钟,他还是赚足了观众席所有的眼泪。
从台前到幕后,从创作到制作,《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作为一部不纯正的IP剧,实际上最大限度地挖掘了戏剧表达的边界,一点包袱也没有,我想这才是这部戏的真正胜利。试想若干年后,也许这部戏会拍成电影,反倒是戏剧成了电影的原生内容。
最后说一点你也许最关心的抢票Tips。其实,我去看的时候,只是在网上查时间的时候,顺手看了一下,没想到刚好放出票来,所以,完全是幸运,当然也提醒我们一定要勤查官网不放弃。如果不够幸运的话,一种方法是每周五的The Friday Forty活动,每周五下午1点会释放下一周的票,每场40张,所有准时登录官网进入活动页面的观众盆友都有可能被抽中。
另一种方法是演出当天在伦敦Palace剧院门外傻等退票,从10点票房开门就可能会有退票以全价票的价格售出,而且是上下场一起,每天量不一定,不过经验人士称至少打出5个小时量吧。然而,不着急的朋友就等明后年兴许就没那么难弄了。不论是以那种方法获得门票,这样的内容都是值得的。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