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雪片与芯片:关于冬奥的兴发
木北游
2022-02-11 13:08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燕山雪花大如席,但正在我国举办的北京冬奥,让这些精灵般的雪片放出别样的光辉和精彩。
在传统文化里,我们对于雪的世界感受和想象多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踏雪寻梅、嬉闹的雪仗、雪地松鼠、踏雪无痕或剑气震得松树雪片纷纷落。
如果没有现代分工精神和现代冬奥的促进,我们很难想象雪国的世界里会有那么灵动和唯美。据说,北京2022年冬奥设有7个大项和109个小项。在雪片飞舞的世界里,居然产生了这么多的分工、竞赛以及美的追求。而且,这些项目都是世界性的高水平竞技比赛。即使是生活在雪的世界里爱斯基摩人的语汇中,对于雪的表述只有“飞旋的雪”“落地的雪”或“干的雪”等十几种。为什么呢,因为那里对于雪的活动不够丰富,不够分化,也没有基于分工的竞赛。
只有在现代分工和竞赛的世界里,雪的世界里才会有了那种惊险、起伏和翻转的单板滑雪表演,才会有那种诗意、舒展和狂放的双人自由滑。自由滑选手在背景音乐的烘托下托、举、抛、追、旋,演绎着尼采所想象自由舞蹈的境界。在自由式滑雪的大跳台上,谷爱凌进行了一个旋转1620度的难以置信的飞翔,演绎了什么叫雪的世界里的自由意志的抒发。这足以令人兴发感动。
听说美国人刚刚通过2900多页旨在针对中国的《美国竞争法》,以图在高科技特别是半导体芯片行业与中国展开竞争,遏止中国高科技发展。
对于芯片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大多数人都只能像小孩子从打雪仗来想象雪的世界一样来加以推演。但北京冬奥能帮助我们“看见”这个芯片世界的发展逻辑。
如果说冬奥所展现的雪的世界的精彩和完美是基于分工和竞赛,那么,芯片世界应该也一样。我们需要超越小孩子打雪仗的角度来理解芯片世界的发展和竞赛:这是一个分工极为细致的王国,这里需要一种基于分工的专业精神、专业技能以及想象力。
分工是现代化的基础,分工也是竞争策略和竞争的必然结果。对于中美之间的高技术竞争,我总是对要读大学的高中学生说,什么都别学,也别要什么全面发展,就一心一意为国家做芯片。螺蛳壳里都可以做道场,那些小玩意,中国人能做;但必须有一种基于分工的工匠精神。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这些孩子无法抵制和抗拒全面发展教育的诱惑和律令。因为在学校之外,我们的娱乐世界、大众媒体甚至成人世界都在倡导一种全面发展、什么都会的文化。
诚实地说,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过一个真正全面发展的人。生命有限,精力有限,现在社会的生存律令和美学精神就是分工,它要求我们基于分工来建构我们的教育、世界和文化。
全面发展是前现代社会的理想,社会分工不发达的社会理想。马克思也是从古希腊世界中获得了全面发展的审美启发。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但现代世界,每个人都必须分工生存。要知道,即使孔夫子,他也是生活在分工的技能之中,而不是生活在空洞的“道”中。孔夫子善于驾车、善于计算和治理。“游于艺”才是他实际的生存和完美之道。现代人要像庄子中解牛的庖丁那样,要技进于道。马克思基于资本主义社会人的异化提出了全面发展学说,但我们要知道,马克思的全面发展思想一个根本意涵是自由发展。这里蕴含着每个人自觉的独特的分工发展。
几天前在与一个德国教育家的讨论中,他指出,“全面发展”教条导致了前东德社会的全面平庸。他认为,倡导多方面发展就足够了。字面意义上的“全面发展”是一个不可企及的、不切实际的目标。因此,用这种“全面发展”的教育和文化来与西方展开高科技竞争,是缘木求鱼。马克思全面发展学说中基于兴趣的自由发展,是一个很好的替代选择。
更进一步兴发,一方面,普通英语的学习对于多数学生来说,是一个华而不实的负担;另一方面,我们又迫切需要大幅加深基于分工思想的英语教育。因为多数最前沿的科学讨论,都在英语世界而不是其他什么语种之中。我们14亿人口中,80%的人在自己的生活特别是在工作中不会使用英语。但我们人口中必须有1400万的专业人士能够自由地使用英语,以感知、联通世界,并与之竞争。
在冬奥的世界里,我们找不到一枚全面发展的雪片,而在芯片的世界里,我们看到的都是基于分工精神的精致的闪亮的晶片艺术。

责任编辑:黄晓峰

校对:张亮亮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