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歌手》收官,下一季是否还能继续期待

阿水

2017-04-17 16:51  来源:澎湃新闻

 
《歌手2017》收官(《我是歌手第五季》),这很可能是它由盛转衰的拐点。
《我是歌手》的初衷是展示流行音乐的可能性。老歌手翻新、小透明变黑马、资深偶像全面展示魅力、实力唱将再一次技惊四座,凭的是全员使出浑身解数为一首歌注入新的生命。节目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歌手敢在这里走自己的老路。即使走,也是偶尔为之。这其中的较量远不止唱功那么简单,唱商、视野、魄力也统统算入其中。
一开始,《我是歌手》是以比较纯正的音乐节目的面目出现的。参赛歌手们虽目的不一,但标准答案“我是来这个舞台挑战自我,和好乐手好音乐人一起创造作品”确实体现在了舞台上。
虽然它毕竟是一档电视节目,有脚本和每个参赛歌手必须遵守的明的暗的规则,但至少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因此,观众还是可以假装这是一档真正的音乐比赛。管它呢,歌好听表演好看就好。
第五季的颓势,首先是从参赛选手们的日趋保守开始的。
林忆莲《歌手》总决赛夺冠
先有实验性很强的《盖亚》,仍然年轻愿意尝试的林忆莲,在这个最鼓励出新的舞台上却每每以最擅长的情歌出场。不是不认真,也不是不动人,而是坏了规矩。
后来,能量饱满、摩拳擦掌的袁娅维被淘汰,老派但是内有乾坤的杜丽莎也没能留下。剩下的狮子合唱团每场到最后总不免落到激越处,天才迪玛希不用高音戳穿你的胸不罢休。还有张杰,唱法停留在十年前不要紧,他的心智大约也还留在“我努力,所以你们都不能指责我”的顽固小学生状态,关于音乐里美的诗意的部分,全不在其考虑之列。
失去了探索流行音乐可能性的部分,节目冷冰冰的规则好像海水退潮、露出大陆架般横在观众眼前。
虽然本就是一场秀,但它看上去越来越像一场脚本不容更改的真人秀了。
这样也挺好,但是秀就要有话题。《歌手2017》最初势头不错,对林忆莲的倾慕和怀旧,迪玛希和杜丽莎的惊艳,赵雷的质朴带来的一剂清凉,张杰的永远招黑,都为节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话题。
杜丽莎
但是没多久,随着杜丽莎、赵雷等人的离开,话题逐渐熄灭。
其后虽陆续加入侧田、张碧晨、梁博、彭佳慧、李健,然而除了李健,其他人都未能带来足够的公众兴趣。
侧田和彭佳慧是已经远离了的港台音乐,奈何在这个舞台的时间太短而时代又已过去;而张碧晨和梁博的表演方式中规中矩,亦很难引发话题。
一直以来,《我是歌手》都有一个平衡:节目的可看性(音乐性)和话题(娱乐性)VS团队对节目的掌控(规则)。
当团队对节目的掌控浮出水面,歌手们求突破的动力自然减弱;当观众慢慢意识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参加被议题设置的讨论的意愿也就弱了。
赵雷
很多观众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是从赵雷安慰遭淘汰的袁娅维时的一句“不过是一场游戏”开始的。
接下去,观众发现张杰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淘汰。“闰土”是一枚不错的梗,能尽情嘲笑又无伤大雅,然而一旦玩过头,就倒胃口了。
张杰
从张杰的一段自大又自卑的rap开始,人们惊讶于他对音乐的理解不仅多年毫无长进,而且怀揣“努力”和“谢娜”这两块免死金牌愈加得意。很快人们厌倦了,对张杰为什么可以在这个舞台上屹立不倒也失去了兴趣。
不过,即便规则压倒音乐性,削减了制造话题的能力,这个节目有一个魅力犹在,并且在强势的规则面前更易焕发光芒,那就是每个歌手参赛的心态和状态。
脚本写得再细致,镜头前的大活人也不可能演得滴水不漏。对看官来说,观察歌手们的心态和状态,是听歌八卦外的另一大乐趣。
歌手们的参赛诉求各不相同,相应地也有不同表现。
试举例:
林忆莲本身并不缺票房号召力,拿出自己最好的情歌水准参赛稳扎稳打,不会掉分也不指望靠一个节目“突破自我”,很理智地把钱赚了。
杜丽莎是热爱唱歌的典范。站上舞台就会发光,对唱歌对人生单纯又热爱。钱和名声应该不是她的主要诉求,在好的舞台上唱给更多的人听,或者说唱歌本身就是她的目的。
萧敬腾和狮子合唱团
萧敬腾和狮子合唱团是来这里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明明是一线,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却偏要按自己的喜好来还不求话题,也算是不很功利的代表。
迪玛希是天生明星,又非常年轻。对他来说,在他国舞台上的经历有益无害。到最后更是举国瞩目,嬴与输都不要紧了。
袁娅维奔着通过节目充分展示自我的目标而来。有点怀才不遇的歌手,也都不那么年轻。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机会,值得放手一搏。
张杰对这个舞台的要求很多。他急着表现唱功,索求喜爱,抒发胸怀,诉说委屈。最后效果如何,仁者见仁了。
赵雷和李健比较通透,虽参与其中却更像旁观者。他们不大取巧,也不大突破,却得到很高的观众认可度,是赛后大大提高身价和票房的典范。
何来?个人魅力。
这再次证明了这档节目的真人秀本质。比唱歌比表演,到最后拼的是人格魅力。
《歌手2017》虽然后半程势弱,但决赛还是挺好看的,原因也在于此。
当歌手都放下名次,拿出来的东西反而比较有意思。
迪玛希和尚雯婕合唱《A Tribute to MJ》
迪玛希和尚雯婕的向迈克尔·杰克逊致敬和狮子合唱团的编排很有诚意,是真正的表演;连张杰也放下包袱和9岁的小女孩合唱。
李健和岳云鹏合唱《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
当然,最大的赢家是李健和岳云鹏的《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
在认真和戏谑、严肃和娱乐之间,他们的尺度把握得非常准确。
给你一个情境,给你一个故事,再给你一个喷饭的角色。
准备好了吗?谁知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清清朗朗、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歌手,一段有真情大义、百味陈杂的唱词,以及台上两个歌手间的互相支持和谅解。
因此对《歌手》还是有期待。
客观来说,这个节目做下去的难度只会越来越高。流行音乐大环境不景气,找对人将愈发艰难。正在迅速发展的早已不是流行音乐,而是更为细分的民谣、电音、嘻哈等领域。这些领域各有自己的规则和打开方式,并不那么容易被合适地呈现在电视屏幕上。
但它毕竟仍有受众(尽管这个节目的受众在逐渐变老),参赛的歌手也仍有可能达到自己的诉求。只要不被自己的衰老拖累,下一季仍能期待。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