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逝者

著名摄影师迈克尔·包豪斯去世,曾为法斯宾德、斯科塞斯掌镜

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

2017-04-14 10:42  来源:澎湃新闻

迈克尔·包豪斯为马丁·斯科塞斯电影《好家伙》拍摄的长镜头。(03:04)
曾与马丁·斯科塞斯、科波拉、法斯宾德等导演有过合作的德国著名摄影师迈克尔·包豪斯(Michael Ballhaus)于当地时间周二晚间因病在柏林去世,享年81岁。
在包豪斯长达五十多年的电影生涯中,参与拍摄的影片超过130部,并曾三获奥斯卡提名。去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包豪斯获颁终身成就金熊奖,以表彰其为世界电影做出的巨大贡献。
他的代表作包括1979年由法斯宾德执导的《玛丽亚·布劳恩的婚姻》、1987年由詹姆斯·布鲁克斯执导的《收播新闻》以及斯科塞斯的《无间行者》。
2016年2月19日,德国柏林66届柏林电影节,德国摄影师迈克尔·包豪斯获终身成就奖“荣誉金熊奖”。视觉中国 资料图
马丁·斯科塞斯可算是与他合作最多的导演之一,从1985年的早期作品《下班后》至鼎鼎大名的《基督最后的诱惑》、《好家伙》和《纯真年代》等七部作品由包豪斯负责掌镜。
2003年,《纽约黑帮》拿下十项奥斯卡提名,其中也包括包豪斯的人生第三次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但该片最终颗粒无收,包豪斯也负于《毁灭之路》的康拉德·豪尔。
为包豪斯带来前两次奥斯卡提名的影片分别是《收播时间》(负于《末代皇帝》的维托里奥·斯托拉罗)和1989年的《一曲相思情未了》(负于《光荣》的弗雷迪·弗朗西斯)。
《好家伙》
《纽约黑帮》
随着包豪斯的死讯传来,老友马丁·斯科塞斯也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怀念故人:“想当初我们初识之际,他凭着那些为法斯宾德拍摄的电影,早已驰名影坛,令我心生敬畏之情。他是个可爱的老好人,脸上总是带着温情的微笑,哪怕是遇到最大的困难,也是如此。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的微笑。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合作,那时候,我正遭遇事业的低潮期。是他,重新帮我找回了拍电影的兴奋感觉。”
谈起两人的合作,斯科塞斯回忆:“对迈克尔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面对我提出的各种难题,他总能满怀热情的给出解决方案。从来不会给我否定的回答,总是迎难而上。毫不夸张地说,他在这方面教会我很多,改变了我关于拍电影这件事的许多想法。他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我人生中地位无可取代的好伙伴。”
著名摄影师迈克尔·包豪斯和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合影。东方IC 资料图
迈克尔·包豪斯1935年8月5日生于柏林的一个演艺之家,父母都是舞台剧演员,叔叔卡尔·包豪斯则是演过《M就是凶手》、《蓝天使》等片的明星。20岁时,包豪斯受姨夫马克斯·奥菲尔斯(Max Ophüls,德国名导,代表作有《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等)相邀,在《劳拉·蒙特斯》(Lola Montès)中客串一角。在拍摄现场,法国名摄影师克里斯蒂安·马特拉斯(Christian Matras,代表作包括雷诺阿的《大幻灭》)的工作态度给年轻的包豪斯留下深刻印象。
此后,原本对拍照更感兴趣的他,将事业重心转向电影拍摄,通过为德国西南电视台拍摄的不少电视电影及纪录片,渐渐成为业界认可的年轻摄影师。上世纪60年代末,他被法斯宾德相中,由1971年的《威蒂》(Whity)至1981年的《莉莉·玛莲》,两人共合作了16次。
多年之后谈起这段经历,包豪斯回忆说:“那对我帮助很大,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导演。对我十分严格,要求很苛刻,总是不停催促,快马加鞭,少浪费时间。我就是在那时候学会怎么用最少时间拍出最好效果的。后来去了好莱坞,这成了我的优势。而且他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跟他合作过之后,我知道随便再换哪个导演来,我都能应付。”
2006年拍完《无间行者》后,包豪斯因罹患青光眼,视力每况愈下,渐渐远离自己热爱的摄影镜头。同年9月,与他携手半世纪的妻子海尔嘉·包豪斯因病去世(两人相识于《威蒂》剧组,海尔嘉在片中演个小配角),更是给他带来沉重打击。
2011年,76岁的包豪斯与比自己小25岁的德国裔美国女导演雪瑞·霍尔曼( Sherry Horman)成婚。两年后,他为霍尔曼执导的《3096天:囚室少女》担任摄影指导,这也成了他的封镜之作。
包豪斯与第一任妻子生过两个儿子,老大杨·塞巴斯蒂安和老二弗洛里安全都子承父业,从事电影摄影工作。其中,后者更为外界所知,入行三十余载,曾为《偷书贼》、《赤焰战场》、《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等片掌镜。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程晓筠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