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朱新昌谈连环画绘本《羲娲创世》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2017-04-17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本月初,“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宣布取得实质性进展。包括《羲娲创世》《伏羲创八卦》《女娲补天》《炎帝的三个女儿》等中国人熟知的创世神话为题材改编的连环画绘本已在上海陆续出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本期对话《羲娲创世》绘本作者、上海画家朱新昌,他以兼工带写的方式表现神话的飘逸感,也将天地初开“创世纪”意象形象化。
朱新昌绘《中国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羲娲创世》封面
早在2300年前,屈原就在《天问》中发出一连串关于天地怎样开辟、宇宙怎样形成的问题,而在中国神话中“羲娲创世”解答了屈原的些许疑问。唐代李冗《独异志》云:“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妇,又自羞耻。兄与其妹上昆仑,咒曰:‘天若遣我二人为夫妇,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是烟头悉合,其妹来就。” 在“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中画家朱新昌将《羲娲创世》、天地初开的意象形象化,使伏羲女娲的形象不再停留于汉代壁画人头蛇身的伏羲女娲交尾的形象。朱新昌对澎湃新闻表示,如今的连环画绘本既要有对传统连环画的继承,又要体现时代的特点,画面不能停留在图解的程度,必须具备形式的新颖和艺术的高度。
朱新昌,连环画的传承要体现时代特点
澎湃新闻:远古创造的神话是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象征,也是美术所由起,文章之渊源,但中国神话却散见于古籍,这次你所创作的《羲娲创世》的故事有很多不同版本,一直以来对于伏羲女娲是兄妹还是夫妻也有争论,你对这个故事有怎样的理解?故事中哪个情节最为打动你?你又是如何通过画面表现的?
朱新昌:“羲娲创世”的神话故事是处在蒙昧状态的远古先民对世界形成、人类起源的美好设想,反映了人类主宰世界,征服自然的强烈愿望。至于伏羲女娲是兄妹还是夫妻,我觉得既然是神话故事,就会有不尽相同的传说,这并不重要,只要故事中所传递的中华民族主体精神,天地人共同推动了创世进程这条主线不变就可以。
故事中,在混沌苍茫的天地之间,女娲用翠竹和玉片制作了十三管的笙簧,吹奏出天地间第一声和谐之音。这个情节给我的印象很深,我在画面上是这样描绘的,女娲虔诚地跪坐在可通天庭的昆仑之巅上,吹奏着自制的世界上最早的乐器。美妙的乐声引来了山林中无数的飞鸟,它们围绕在女祸身边欢乐地翱翔飞舞。天上的白云和地下的弱水仿佛也被神曲所陶醉,刹那间都停止了飘浮和流动,静静地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整个画面我用了明艳强烈的色彩,意在给人带来远古时代奇幻瑰丽童话般的感觉。
女娲吹奏用翠竹和玉片制作的十三管的笙箫。
澎湃新闻:一直以来,伏羲女娲交尾的形象为大众熟知,古籍中也有“伏羲鳞身,女娲蛇躯”的记载,你创作的人物形象是如何定位的?
朱新昌:伏羲女娲是两位孕育了中华子民的神灵,如果简单的画成 “鳞身”和“蛇躯”肯定是不合适的,读者也会接受不了。“中华神话故事创作工程”意在展示中华文明的起源,弘扬爱国主义精神,那么神话人物的造型也应该是健康唯美和积极向上的。所以我在羲娲造型上保持了“唯美”的审美取向,将人类最美好的一面体现在他们身上,力图让读者看到的是完美,伟大,纯洁的形象。
澎湃新闻:除了伏羲女娲的造型外,顾恺之、马麟、张渥等也创作了很多神话人物的形象,古代美术中的形象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启发?
朱新昌:在中国绘画史上确实有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创造大量的神话人物形象,我在创作之初也查阅参考过。但这毕竟是每个不同时代人们对神话人物的不同理解,如果照搬过去绘画里一些固有模式,读者看后会缺乏新鲜感而产生审美疲劳。因此我在创作中并沒有刻意模仿某一种特定的模式,而是在消化的基础上尽可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感觉去塑造,希望能给读者带来一种视觉上的新鲜感。当然最后效果怎样,还需要广大读者来评判。
日月星辰、山岭河流
澎湃新闻:你在创作过程中是如何以自己的绘画语言消化伏羲女娲“创世纪”的故事的?具体用了何种风格和技法?和你自己的绘画风格关系如何?在具体创作过程中有何难点?
朱新昌:创作过程也是消化的过程,这次我采用了中国画里兼工带写的画法,这种方法较适合表现神话故事的欲仙和飘逸感。连环画也可以说是“命题创作”,常听到有种说法,认为“命题创作”比较容易,只要按照文字的需求照画就是了。但我却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命题创作”的难度更大,因为它有特定的情节和要求,这时自己平时擅长的题材和惯用技法就有可能施展不上,更需要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找到一套适合的表现手法。我把这次创作看成是自已尝试新的绘画形式的契机,所以我也在个人固有的风格上作了调整,具体表现在较多地吸取了民间绘画的某些造型和色彩,构图上适当采用了西方的构成和空间处理,画面强调一定的装饰感和平面感,力求作品既是现代的、又是中国的,以此来满足当下读者的审美需求。连环画的尺幅不大,所以我没过分去刻画细部,并且有意淡化了人物的表情,而注重画面的整体效果,力求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向整体,希望能从整体透出的气氛中体会到人物的情感,从而使作品显得更深沉和含蓄些。
风伯的形象
澎湃新闻:此次属于连环画绘本创作,过去你也画过一些连环画,如今所创作的“创世神话” 连环画绘本和你多年前所画的连环画在创作上的异同?在你看来如今的读者需求和当年有何不同?
朱新昌:我过去也曾经创作过一些神话故事题材的连环画,但当时是凭着一时的兴趣,而这次“中华创世纪神话连环画创作工程”意在追溯中华文化之源,发掘民族主体精神,其意义重大而深远,所以自已在倍感压力的同时也多了几分敬畏。这次创作,我觉得既要有对传统连环画的继承,又要体现时代的特点,现今的读者文化和审美的程度普遍提高,他们已不仅仅满足于了解故事的情节,更需要从中获得现代视觉审美的需求,所以也给我们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画面不能停留在图解的程度,必须具备形式的新颖和艺术的高度。
伏羲用青桐制作十五弦的瑟
澎湃新闻:在国外绘本成为如今青少年阅读主流的今天,“创世神话”的创作对青少年有哪些影响?在艺术市场蓬勃发展的状况下,你缘何回归连环画创作?
朱新昌:“创世神话”的普及是反映一个民族教育程度的重要标尺,尤其对青少年来说,这种重要性不言而喻,由于过去整理不够,传播也较为零碎,对于很多青少年而言,“中华创世纪神话”似乎成为他们成长中的认知盲点,每每追溯起自己民族的起源,不是陷入迷惘,就是一知半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创世纪神话”的创作,将成为帮助青少年探祖寻根的一部重要作品,这些瑰丽奇幻的故事,定会实现民族神话的启蒙,使广大青少年感受到我国神话的魅力,从而积淀更为深厚的民族感情。自己这次回归连环画创作也是意义非凡,能成为“中华创世纪神话工程”连环画创作的一员感到非常荣幸,能为神话故事的传播做一份贡献,更是我应尽的义务。
伏羲追逐女娲
澎湃新闻:作为艺术家,你对传统的理解和当下艺术家社会责任有怎样的思考?
朱新昌:传统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中国画离开了传统,就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然,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也要努力挖掘自身的价值,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的作品。我个人认为,传统好比吃饭,不吃不行,但吃过后就无需再刻意地去想它,相信它己经潜在地发挥着作用,传统的技法笔墨不应该成为刻板的教条和定律,而应该是创作者在表现过程中受情绪与认识的支配所采用的一种手段。
艺术创作和社会责任感并不矛盾,而应该是相互相存的,成功的艺术家同时也应该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纵观中外美术史,那些著名的重大题材作品,如法国大卫的《马拉之死》,德拉克罗瓦的《自由领导人民》,西班牙戈雅的《1808年5月3日夜枪杀起义者》,还有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中国有王式廓的《血衣》,董希文的《开国大典》,石鲁的《转战陕北》等,这些作品不仅仅是艺术上的创造,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对社会,历史,国家,民族及人性的一种强烈责任感。在艺术功能的范畴里,社会性功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艺术家只有不断的增强社会责任感,把个人的学术事业和现实,和社会连接在一起,努力对自己的作品有所突破,才能拿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
附: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羲娲创世
故事梗概:混沌的宇宙中,无数气团在飞舞。随着一声爆裂,从最大的气团中降下人首蛇身的一男一女,男的手擎日轮,女的举着月形。他们是风送来的人类史祖——伏羲和女娲。天幕拉开,日月之神来了,元气化生的昊天大神也来了,风伯、雨师和雷公闪婆等都来了,连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为始生的兄妹俩欢呼。伏羲和女娲来到昆仑神山之巅,向天生颂祷,允许他们结为夫妻。从此,天地间人类生生不息。该神话故事体现了中华民族为天神龙的传人以及万物由元气化生的宇宙观。(文/陈苏)
《羲娲创世》连环画绘本选登(朱新昌/绘):
远古时期,一片混沌的宇宙中,没有日月星辰,只有无数的微粒般的气团在太空中飞舞。
不一会儿第二个小气核爆炸了,蹦出一对汪汪叫的小狗,接着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小气核相继爆裂,蹦出了一对猪、一对羊、一对牛和一对马,在林间花下,相对欢叫。
雷公闪婆、雾师霜女都来凑热闹,无数的飞天在万道祥光中飞舞。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也纷纷为始生的兄妹俩欢呼。
夜幕降临,伏羲和女娲携着手,飞奔上昆仑山顶。
伏羲女娲站在山巅。昆仑山号称中天之柱,是离天空最近的山,听得见神的话语。
昊天大神在空中看到了,轻轻在伏羲耳边吹了口气。
天地间人类生生不息。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黄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