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商学院

Z博士的脑洞|习特会,做对手不如做对家

万喆(特约评论员)

2017-04-06 06:55  来源:澎湃新闻

中美两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的会面,选在了4月,正值特朗普百日执政在际,选在了佛罗里达海湖庄园,特朗普的私人宅邸。
说起来仿佛有私密性质,其实,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里。
特朗普怎么看中国?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本来就是个饱受争议的人物。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提出过许多让主流媒体“大跌眼镜”的主张。他胜出后,人们开始猜测那些不过是“竞选语言”,博人眼球而已,不会真正实施。然而,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第45任总统,上任两月余,已签署13项总统行政令、12项总统备忘录,涵盖了其在大选中提及的大部分经济政策。执政理念及政策框架初见端倪。
而在其中,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成为全球最令人瞩目的问题。
特朗普的竞选过程充满着极其“接地气”的短语“金句”。中国则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特朗普宣布参选美国总统,便扬言要“带领美国击败中国”。两个月后,一段三分钟的视频在网上蹿红,剪辑了特朗普在各种场合谈到中国,视频里,他说了234次“China”。2016年初共和党辩论中,面对主持人一个提问,特朗普在40余秒的时间内说了15个“China”。这频率,完全停不下来。可见其对“中国”问题的重视程度。
当然,这些评论多半是对中国的不满意。比如说,中国人抢走了工作。“因为中国,我们失去了5万个制造业工作机会,甚至是700万个工作机会”;中国人抢走了贸易。“我们与中国的贸易是非常不平衡的,今年我们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是5050亿美元”;中国人抢走了钱。“我们的经济实力比他们强大,我们的商品来自中国。我们同中国有那么大的贸易量,在和中国做生意时,他们向我们征税。”这也导致了最负盛名的——声称要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45%的税。
特朗普眼中的智商逆差
但其实这样看并不全面。特朗普并不是像许多人想的那样,旨在关上对中国的大门。“我有很多朋友与中国做生意,有着与中国打交道的特权,每年从中国赚数百万美金,我爱中国,我爱中国人。”的确,他愿意和中国做生意,自家商店里的许多商品也都是中国制造。
而且,特朗普对中国的不满意并不源自于对中国的不屑一顾。正好相反,可能更是源自于对中国政策的赞同。在参加脱口秀节目时,特朗普说:“你知道什么是(中美)最大的逆差么?是智商!他们的领导人更聪明,而我们的不聪明,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要知道,特朗普日常的说话风格是这样的。比如,对于希拉里在电视辩论期间上厕所迟到,他说“恶心”;对于党内竞选对手布什家族的杰布,他说“太可悲了,让人不忍直视”,“接近于无能”,“笨得像块石头”;对于反对他的沙特阿拉伯王子、亿万富豪,他说“弱智的阿勒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企图用他老爹的钱控制美国的政客们。我当选后,他就别想。”
所以,虽然针对中国,却不应忽略其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赞赏。当然,这是他还没有当总统的时候说的话。智商有差距的人,显然不是他。
但是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聪明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背景下,和造就智商逆差的对手进行谈话。
不亦爽乎。
特朗普的法宝——不确定
特朗普对自己的最大信心,来自于他的“不确定(unpredictable)”性。无论在特朗普早期对自己的商业经验总结中,或者是在其收视长红的真人秀节目“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中,他都表现出极大的不确定性,常常改变规则,让周遭无法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行动,甚或可以依此进行“装腔作势”的吓唬,从而从这种不确定性中取得最大收获。从所有描述看来,他也对这种“不确定性”非常迷恋,认为这是自己的一种智慧表现。
前例已经明显。
美国主流媒体在特朗普竞选期间从未看好他,不断冷嘲热讽,结果被现实打脸后,恼羞成怒,仍然对特朗普大骂不绝,甚至说他有精神疾患。
特朗普起初或许试图与媒体缓和关系,毕竟总统需要媒体。但将“反对派”收归旗下并非易事,何况媒体们半推半就沽名钓誉。特朗普于是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策略,与媒体们极端对立,并“撕”上台面,当CNN面带轻蔑笑容的问他:“听说你说我们是fake news?”特朗普更轻蔑的笑说:“不,我说的不对。你们是very fake news。”好吧,再也没法谈话了。
但正因为如此,媒体反而被逼上绝路,因完全被这种“对立性”标签所束缚,可能会失去公信力,致使进一步抨击特朗普的意义和影响事实上减小。
接着,特朗普在第一次国会演讲上取得了一次“胜利”。他的演讲并未脱离素来的主张,但整体稍微圆润些,并且将过去一些过于尖锐的说法加以稍稍修饰,即赢得了媒体的大加赞赏。CNN也破天荒地正面宣传。
适履未必非得削足。
较之长期磨合发展关系,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交往的好方法。
棋逢对手
与中国,在此之前,双方也已经有过一个无言的交锋。
当“不确定”战略来到了政治外交场所,“不确定”带来的商场上浓厚的博弈气氛,把全球都带入了一场德州扑克大赛中。
日本应该受到了不小惊吓。“日美同盟”历来被日本认为重要、核心、牢不可破。但是,特朗普退出TPP,对日美同盟态度的不那么热情,一定让安倍夙夜难寐。至于其它传统盟国,也不同程度的遭到了非难和冷落。挂人家电话,拒绝握手,想不理你就不理你……
虽然不知道手中握牌,但是最大庄家的姿态已经牵涉住了整个局面。
对中国,特朗普出了一记“狠招”。他接了蔡英文的电话。
台海问题是中国的敏感问题中的敏感问题。牵涉到的,是国家安全、领土完整、民族感情、文化传承、历史纠葛,一言难尽。但对于中国人而言,也很简单,一言以蔽之,一个中国,一点都不能少。
虽然是候任总统,特朗普可以假装自己还不是个大权在握的大人物,但是蔡英文的电话,显然是打给未来美国总统特朗普,而不是富翁特朗普、或者真人秀明星特朗普的。特朗普接了,聊了,挂了,推了。
一推天下白。特朗普想看看对手的底牌。
对手面无表情。
特朗普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嘿,对手,看起来我牌超好,你要不要表示点啥?
对手面无表情。
最好的对策。
因为当我沉默,说明我没有后路。但我不说,一说出来,局就破了,必须拿出成本去兜底。我不说,心迹互照,都明白,却留出生天,还有一万种继续的可能。
特朗普棋逢对手。
不如做对家
特朗普是个狠角色,否则他不能在一众人精中脱颖而出。我们不要否认这一点。美国人民更不要否认这一点,因为那将等同于否认他们自己。
但是,虽然特朗普励精图治,但是挫折也不小。
所谓的“禁穆令”受到了了主流媒体和精英们的围追堵截。尽管这项行政令中的几个国家其实是在奥巴马任上确认,并经由国会通过,说对美国安全有危害的。而民意调查也发现,一半以上的人支持“禁穆令”。
第一轮试图废止奥巴马医改法案也流产了。而且是在共和党拥有总统、参议院多数、众议院多数的情况下发生的。也就是说,党内的反对声浪潮就相当大。
特朗普团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还没坐稳就被“辞职”,现在还被追着问罪“通俄”。
美国政治结构的设计,对个人的制约相当强。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特朗普想要大改革,路径是利用新媒体等,把一切所谓精英的内在玩法“显化”,博弈一定会很凶狠。
对于特朗普来说,其基本盘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他的基本盘,就是那些中、下层的蓝领,等着工作机会,等着财政扩张,等着基础建设。
可是,基础建设,财政扩张,减税,加息,贸易需要的美元弱势,一切都根本有内生矛盾嘛。
是,你是大庄家。是,你气势如虹。是,你技术很精。
但是你牌不好,从牌面上就已经能够看得出了。怎么办呢?
很简单。牌势已定,但我们不是非玩德州扑克不可呀。我们可以玩桥牌。
只要你找到最合适的对家。
可合作的基础大有可为
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是政府为数不多的能够支持增长的政策工具之一。此外,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还有利于提高效率和生产力。有研究显示,投资在公共交通基础设施上的每1个美元所产生的经济回报为4美元。奥巴马其实就一直试图扩大国内基础设施投资来帮助复苏经济。
何况,美国的基础设施真的需要建设和改善了。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指出,基础设施质量方面,美国位居全球第19位,排在西班牙、葡萄牙和阿曼之后。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ASCE)在2013年对美国基础设施综合评测结果为D+,并估算至2020年,美国需投资3.6万亿美元升级交通基础设施。根据美国交通部数据,仅地表交通基建投资缺口就高达9000亿美元。
到了特朗普这儿,此问题的迫切性就更强烈了。
那么,猜猜谁是这个世界的基建工程小能手?对外承包工程是中国企业参与海外基础设施投资的传统方式。根据2015年美国《工程新闻纪录》,世界前四大工程承包商是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铁路建筑总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被中国包圆了。
在美国,中国的基建能力也是杠杠滴。美国是中国企业对外承包工程的十大市场之一。中建美国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大桥、曼哈顿富尔顿交通中心等项目由中建完成,还获得了不少重大奖项。
纠结于贸易顺逆差?何不看看投资。2015年,中国对美投资就逾一千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对中国投资。中美双边贸易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帮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每年减少850美元开支。
当特朗普还在为被去工业化困扰的蓝领工人疾呼时,中国企业也做出了实质贡献。福耀玻璃近年来在密歇根和俄亥俄投资的生产基地创造了接近4000个美国工作岗位。
后记
“中美两国合作好了,可以成为世界稳定的压舱石、世界和平的助推器。”
近日,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在会见习近平主席时表示,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不断增进美中相互了解,加强美中协调合作,共同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这与中国所提倡的“新型大国关系”不谋而合。
“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中美两国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不同的发展历程,也有着不同的价值文化理念。许多矛盾的产生,有着复杂的内外因素和不可抗力。与此同时,双方在全球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合作,互利共赢的基础既有广度又有深度。不管在政治上或经济上,都需要用更全面和宏大的视角观看,筹划之时需要小心利弊往往相倚。
“宽广的太平洋两岸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
中美双方都为着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和福祉服务,或有微观矛盾,但宏观意旨其实一致。增进互信,管控分歧,扩大利益契合点,求同存异,求同化异,才是正途,亦能共同走向坦途。
世界这么大,牌局有的打。尤其是当下,全球经济仍旧飘摇,地区冲突按下葫芦起了瓢,价值还是价值观傻傻分不清楚。不一定要做朋友,但一定不要做敌人。唯有放下一些,方能共渡难关,唯有携手同行,方能走出困局。
做对手,不如做对家。
(作者万喆为经济学家,澎湃特约评论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孙扶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