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10%公司

互联网医院之银川样本:列入医保定点医院,向政府开放数据

澎湃新闻记者 包雨朦

2017-03-20 20:42  来源:澎湃新闻

 
作为全国首批智慧城市试点之一的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目前在互联网医疗方面的尝试迈开了大步伐——成为第一个出台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的城市,并首次将医保账户与网上诊疗费用对接。
3月19日,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在签约仪式上,“丁香园”、“北大医信”、“春雨医生”、“医联”等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加上之前入驻的“好大夫”、“微医”,在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已达到17家,至此全国四分之一的互联网医院落户在银川。
互联网医院的“银川样本”
在发布会上,银川市发布了《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这是国内第一个关于互联网医院管理较为完整的系统监管体系。
“对互联网医院认可问题、电子处方与医保衔接问题、职称评定问题等,这些问题不解决,互联网医院还是一个边缘化的医疗机构,潜力还没有挖出来。所以我们这次进行了比较大胆的试点。”银川市人社局局长尤峰表示。
根据《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规定,银川互联网医院列入医保定点医院、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药店全面接入、可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网上诊费、授予互联网医院进行职称评定权利、限区域限额度选择互联网医院进行统筹账户支付网上诊费试点。
“互联网医院首次接入医保是银川制度创新的一大亮点。”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能够把医保账户,尤其是医保统筹账户与互联网医疗进行对接,是政府对互联网医疗最大的认可。”
“银川政府对互联网医院政策的开放程度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大。”丁香园创始人、CEO李天天告诉记者,银川的互联网医院模式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打破了互联网机构必须与实体线下医院合作共建的模式。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银川市政府为了互联网医院在当地的落地,针对符合资质的企业提供了包括税收优惠、政策倾斜在内的一揽子扶持计划。而作为一种交换条件,17家互联网企业均在银川当地注册了公司,所有公司的服务器均放在银川,并向政府开放了数据接口。
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指出,所有互联网医院面向银川大数据局开放端口,可以实现全过程连续监管,这比线下的断点式监管更为科学、有效,能够实现政府部门对互联网医院的有效管理。
互联网医院的盈利前景
2016年被称为移动医疗“移不动”的一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6年约有38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死亡”,其中绝大部分没有挺过A轮;另一方面,老牌移动医疗企业仍迟迟没有找到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
春雨医生CEO曾柏毅则指出,银川互联网医院模式的最大突破是已经可以支持医疗服务在线上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他指出,过去移动医疗大多停留在“问诊”阶段,而政策放开之后,在线医生不仅能对病情进行判断,还能够开出电子处方,电子处方被送到合作的医药电商,最后配送到用户家里。
“当这个闭环形成之后,一些新的机会也被放大了,比如说药的方面,我们通过与上游的医药供应链的厂商合作,能够把整个药价降低,我们希望把药品流通的一些中间环节省去,这样用户可以获得物美价廉的药品,我们也能获得一定的利润。”曾柏毅还称,“我们发现从去年开始我们平台上用户付费的意愿和行为都呈现了非常快的上涨趋势。我们在帮医生挣钱的同时,自己也能挣到钱了。”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银川建设互联网医院的17家企业,虽都集中在移动医疗领域,却各有秉赋,发展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与春雨医生试图从医、药两个方面从现行医疗市场中分得一杯羹不同的是,李天天向记者表示,丁香园互联网医院将专注在现有医疗机构无暇顾及的领域,即挖掘诊前和诊后的价值机会,“所谓的诊前就是患者教育,而诊后领域则涉及到慢病管理方面。就目前来看,公立医院鲜有涉及,是很大一块空白的市场。”
而作为体检机构美年大健康子公司的大象医生,打算在网上医院重点切入检后阅片服务。大象医生CEO芶正猛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大象医生讲围绕现代循证医学中‘检查诊断’的关键环节,依托美年大健康的平台,实现合理范围内的分级诊疗。”
作为首批试点的两家单位之一,截至3月19日,好大夫银川互联网医院已运营100天。数据显示,100天内已有98.5万人次在好大夫互联网医院进行了诊疗。10%的病患属于疑难重症,其中有1500名患者得到了来自北京、上海等重点医疗服务机构医生的诊治。王航指出,仅就从这1500位患者身上,就节省了1600万-1700万左右的诊疗费用和交通成本。
郭柏春指出,互联网医疗是个新生事物,虽有所发展,还比较缓慢,2016年互联网医药收入只有223亿元,占整体医药收入的0.5%左右。但中国目前整体医药市场的规模能达到4万亿,互联网医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互联网医院的“合法身份”
澎湃新闻记者与签约的众多企业交流后发现,不少企业都曾经试图在国内一些主要城市发展互联网医院模式,但方案到了当地卫计委,往往会被打回来。“一些地方卫计委大多以无例可循驳回,因为互联网医院还不是一个写入国家文件的正式说法。”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2015年7月4日和9月11日,国务院先后出台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和《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均明确提出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
尽管目前,政府对鼓励发展“互联网+医疗”多有表态,但互联网医院本身却尚无官方定义和国家层面的身份认可。而此次银川市向17家互联网机构颁发的“互联网医院牌照”从本质上来讲,只是来自当地卫计委的一种行政许可。
“从比较经济学的意义上来说,互联网医院不会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率先出现,因为中心城市一直以来都是医疗资源的高地,而银川、贵阳等中西部城市本身在医疗资源上有所欠缺,互联网医院才得以发展。”一位行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说。
春雨医生合伙人、首席内容官万静波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据他们从各方面了解到的信息来看,目前政府出台“一刀切”政策的可能性较小,“国家层面政策可能还没到这一步,国家更多的想法可能还是允许各地先行先试,这是我们的推测。但我们相信银川的政策将来会逐步被其他地方所认可和接受。”
在李天天看来,银川在政策上的创新已经将互联网医院管理制度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但国家层面的制度支持才会推动行业实现质的发展。
“比如说医保的跨省互认、异地医保的报销问题等,这个问题一旦解决了,互联网才能最大化地发挥资源调配的作用。”李天天说道,“这是钱的方面,医疗行业还有人的问题。原来的医院对人的约束是非常强的,虽然现在出了多点执医政策,但可以看到公立医院的管理者对医生出来多点执业的态度还是不明朗的,多点执业政策究竟能不能不走样地落地,还需要一个博弈的过程。”
万静波也向记者坦言:“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医生可以把线上作为主要的执业平台,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才真正到来了。”
责任编辑:包雨朦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