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湃

别克君越·思想湃|郭培:我一直在追寻那件最美的衣服

蔡木兰 刘玉侠

2017-03-20 10:00 

3月10日傍晚,上海黄浦剧场外排起了长队,队伍从剧场入口处沿北京东路一直排到很远。大家想要见的不是什么演艺大明星,而是思想湃的讲者,服装设计师郭培。
当晚,郭培身着一件玫瑰坊出品的黑色连衣裙,她说,上面绣的是三只锦鸡,表情特别可爱。
“祖母是我服装设计的启蒙老师”
作为中国最早的服装设计师,郭培有很多“标签”。她是中国高级定制梦工厂的掌门人,是章子怡、范冰冰等影视明星的御用服装师。她曾为很多出席重要场合的人士制作礼服,春节晚会90%以上的服装来自她的工作坊。
郭培走到今天,很多人都会好奇地问她,“郭培,你走上设计之路是不是跟父母的教育有关?”对于这个问题,郭培当天在演讲台上开门见山,给出这样的解释:并没有。
1967年,郭培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军人,母亲是教师。郭培从小就跟着祖母生活。小时候能玩的比较少,郭培就喜欢听祖母给她讲故事。出身“大户人家”的祖母经常给小郭培讲自己小时候穿的漂亮衣服,那些衣服面料滑滑的,上面绣着花儿和蝴蝶。这给年幼的郭培留下了极其深刻美好的印象,对郭培后期的服装设计影响深远。
追寻最美的衣服
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代,郭培成了第一批中国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不过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以为服装设计就是“裁缝”。
后来,从学校毕业,那是中国服装的“黑白灰”时代,作为最早的一批科班出来的设计师,郭培设计的衣服非常好卖,有时候一个款式可以卖到五万件。“每天走在街上都能看到很多人穿我的衣服,在那个万元户的时代,我每年已经拿到几十万的收入,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打工皇帝’”。
但是慢慢的,郭培开始对做成衣设计没兴趣了,因为做成衣有很多限制。她想不受限制地去做美的衣服,就像小的时候祖母给她讲的,衣服上面有花,有蝴蝶,摸起来滑滑的。于是,郭培自己算了一笔账,这几年存下的钱可以给自己两年时间,如果失败了,大不了再回去打工。于是,玫瑰坊成立了,那是郭培的“小王国”。
创业并不容易,对郭培来说,那几年疲惫不堪,每个月付完房租就要发工资,月底账户上基本清零。郭培回忆,那段日子都已经快忘了最初的梦是想做一条美丽的大裙子了。转机出现在2004年,大金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大金的制作前后花了两年,最后的版本花了5万个工时。100个刺绣工人用了4个月的时间绣满了精美的花纹。
在思想湃的舞台上,郭培还自我调侃,说现在老外习惯称这件作品“大金”,早知道它会这么出名就取个好听点的名字了。大金是郭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作品,正如郭培所说,她把所有想表达的情感都倾注在大金上,这条裙子不为了卖钱,它是当初成立玫瑰坊的理由。
唯有嫁衣最美
尽管如此,郭培还是觉得大金不是那件最美的衣服。
直到有一天,偶然看到报纸上讨论女人一生最美的十几分钟,郭培感觉犹如窗纸被捅破,最美的女人不就是新娘吗,那最美的衣服就是嫁衣。
“中国嫁衣”的想法一出来,几乎身边所有人都觉得郭培疯了。现如今都流行西式婚纱,没人会穿中国嫁衣。郭培说,不相信流行是一成不变的,她相信美好会打动大家,婚纱不会流传百年,但是嫁衣承载着民族的血液,你的精神情感,它是一种可以传承下去的美好。于是在2012年,郭培做了30件嫁衣,并做了一个展叫“中国嫁衣”。
后来再提起郭培,已不再是老生常谈的“董卿”、“范冰冰”、“春晚”、“奥运”这几个标签了,后缀多了很多新娘明星。郭培说,她的客户有40%是普通老百姓,当在为她们做设计时,自己会更用心。这可能是她们一生中唯一的一件最美的衣服。明星在郭培眼里跟这40%的人是一样的,“如果总想着靠他人名气附加自己,那么设计师也会像流星一闪而过,靠自己的作品,靠自己的双手,这一份自信远远超越借助于他人。”
郭培现在已经有了两百款嫁衣的设计,她希望有一天她做的嫁衣不仅是最美的,也是所有女孩都能够接受的,这才是郭培真正的理想,而不是一味的做一些艺术品,摆在博物馆给人欣赏。“我想走进每一个人的生活,用美好,影响到你的生活。”郭培说。
没有工匠,再美的东西也是一张图纸
郭培这次演讲主题是“时装艺术与手工精神”。讲到手工精神,郭培说她特别感谢自己的团队,她们都是郭培在河北农村挖掘过来的,她们的技法不是苏绣、朝绣……她们的手工艺术没有称号,直到去年年底有了“宫绣”的称号。
刚入行做服装设计的时候,郭培是不太看得上工艺师的,现在反过来了,她觉得设计只是开始,真正的工艺才是它的过程,工匠是一种态度,一种精神,是着重于细节。恰恰灵感可能是一瞬间迸发的想法,几分钟就可以画下来,但是做出来可能需要一年、甚至十年。越有创造力的想法,越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去实现它。服装是做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也是因为自己在工艺上的兴趣与研究,所以郭培觉得一个不会动手拿针的设计师绝对不是一个好设计师,工艺可以超越设计。
郭培说:“我用五万个小时、100个刺绣工人、花4个月的时间完成的那件‘大金’,曾经有人要用500万来买,我不卖。”库克在拜访玫瑰坊的时候说:“透过每一件衣服,我能看到设计师的用心与对细节的执着。一针一线都能够感受到设计师的爱与专注,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是开玩笑,我以后要把这件‘大金’写进遗嘱里面。”郭培在台上郑重地说,这种用匠心做出的衣服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她应该是一件能够传承的艺术品。情感和时间是无价的,制作人把情感编织进了衣服里,穿着这件衣服的人就拥有了制作人的情感和生命,这就是这件衣服的价值所在。
对话郭培:
澎湃:这次巴黎高定的作品似乎更多与欧洲的教堂、宗教、建筑有关,看不到任何中国元素。你觉得中国设计师应该如何将自己的传统与根基在设计语言中呈现出来?
郭培:人类是一个大家庭,如果总是强调自我,我们家如何如何,这样倒是有隔阂,站在高定的舞台上,我们是大家庭,即便我用哪一种内容去表述自我,在西方人眼里我都是一个中国设计师,我的技法的细节都被认为来自东方,我的作品来自中国,来自我自己这种文化的土壤。
澎湃:可否给那些学服装设计的孩子一些建议?
郭培:人生取决于你对它的态度,你内心知道你要做什么就好了,没有最好的意见给你,只有说你要让自己做选择之后,永远忠诚于它。
澎湃:您关于美的理解是?
郭培:美一定是内外兼修。内在的东西是一种从容、优雅,自信就是一种从目光、神态中能够传递出来的美。人需要外在的修正,调动内在的美好,所以人要靠衣服、形象,通过形象去影响去传播,所以一个优秀的女人一定要有更优秀的外表。
澎湃:平时您是如何与明星客户维护关系的?
郭培:不需要特别的维护,我希望她们是为我的设计作品而来。不是我求着别人穿我衣服,那我永远是依附别人的名声。设计师的名声要靠自己,这一份自信远远超越于你借助别人。
澎湃:您会往影视服装设计的方向来发展吗?
郭培:二十年前我就参与了大明宫词的服装设计,和国外的一些舞台也有过合作。因为舞台很特别,它脱离生活,它像我们的T台一样,你可以营造一个想象的空间,很美好,我喜欢舞台设计,我也喜欢电影的服装设计,目前也在参与一部电影的服装设计。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殷玥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