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观中东|美军重装亮相重塑力量格局,土耳其心痛却无法言说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千里岩

2017-03-17 17:48  来源:澎湃新闻

 
进入3月以来,美军在叙利亚增兵的消息不绝于耳。先是有美国军方背景的媒体在8日爆料,在叙利亚北部战略要地曼比季,美军已经部署了一支作战部队,他们除了装备悍马车之外,还有M777榴弹炮、“斯崔克”装甲车等重型装备。《华盛顿邮报》15日又报道称,有美国国防官员透露,美国正在拟定计划,要再向叙利亚北部增派1000名美军士兵,使在叙美军人数达到近2000人。
近日,互联网上陆续出现了这支部署在曼比季的美军部队的图片,既有他们挂上库尔德武装YPG臂章的照片,也有他们同部署在曼比季附近、支持巴沙尔政府军的俄军车臣宪兵旅一起联欢的照片。
有土耳其媒体将美俄军队在叙利亚战场上的碰面,与二战时美苏两军在易北河畔小城托尔高的会师相比拟。但是,如果说托尔高会师的历史意义在于盟国正式将纳粹德国切成了两段,即将埋葬纳粹德国这个野蛮邪恶的政权,那么今日美俄军队的“会师”,又为何会引起土耳其媒体的高度关注呢?
曼比季:佩戴YPG臂章的美军
奥巴马时期,在叙利亚境内就已有约500人左右的美军特种部队在活动,只是出于对美军的伤亡可能带来无法承受的政治包袱以及陷入又一战场的担忧,奥巴马才严令美军地面部队不得直接参与作战,仅作为库尔德武装的军事顾问存在,主要帮助库德尔武装进行人员训练,指导战斗行动组织规划,教授武器装备和通讯器材的使用方法。
新增的美军之所以立即引起叙利亚战事相关各方,尤其是土耳其方面的高度关注,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出现的地点和存在的方式非常特殊
到截稿为止,美国政府和军方对于美军作战部队成建制进入叙利亚一事始终既不正式承认也不否认,仅仅是部分军方背景的媒体引用一些军官的说法认为,美军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为即将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首都”拉卡城发动进攻的库尔德武装,提供必要的炮兵火力支援。
但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么?
从地图上可以发现,美军部署的曼比季虽是一个位于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小城,却地处要冲。它东与库尔德武装的主要控制区隔河相望,北距叙土边界不远,而如果沿着拦河形成的阿萨德水库顺流而下,沿东南方向就可一路直抵拉卡
2017年3月的叙利亚,各方势力在曼比季附近犬牙交错(红色为叙政府军,黄色为库尔德武装,蓝色为土耳其军队,灰色为“伊斯兰国”武装)
目前,曼比季的大部分城区都在库尔德武装的控制之下,而在城市的西部和北部,则部署有进入叙利亚的土耳其军队;城市南郊部分地区为“伊斯兰国”武装所控制,而巴沙尔政府军及其盟友俄罗斯车臣宪兵旅则前出到了城市西南角。曼比季的正西方是另一个叫巴布的小城,“伊斯兰国”武装、土耳其及其支持的“自由军”、巴沙尔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在那里混战正酣。
从当地形势来看,土耳其的作战决心应该是坚决拿下“伊斯兰国”控制的巴布,可惜在过去的将近三个月中土军攻势连连受挫。目前,土耳其虽已拿下巴布中心城区,但巴沙尔政府军在解决了阿勒颇之后也从南翼向巴布城靠近。
从其战略目的考虑,土军的动向就更为明晰。毕竟,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阻止库尔德武装的控制区越过幼发拉底河。这一目标决定了土耳其必须控制巴布城和曼比季城,唯有如此,才可能将库尔德武装控制之下的科巴尼城和东部的主要控制区,分割成东西不相连的两部分。
但是,美军的突然进驻,却让当地本已错综复杂的局势又横添了变数。目前,在叙美军数量已经超过奥巴马时期的水平,而且从装备种类来看,其人员构成不仅包括海军陆战队,还有陆军精锐的游骑兵75团的部分部队。更重要的是,大批美军出现在曼比季,且佩戴有库尔德武装YPG的臂章,其对库尔德武装的袒护之情已溢于言表。这种以己身为“人盾”来劝架促和的方式,甚至暗含有向土耳其发出警告的意味。
库尔德武装:土耳其的“心病”
去年8月以来,土耳其虽以“反恐”为名发动了“幼发拉底之盾”行动,但该行动的最主要目标不是去反“伊斯兰国”这个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而是来“反”一向被土耳其视为眼中钉的库尔德武装这个“恐”。因此,土耳其在制定行动目标的时候就曾经明确警告库尔德武装——不得再在幼发拉底河西岸开展任何军事行动,必须全部退往东岸。为此,土耳其多次对库尔德武装发动攻击。
对于土耳其来说,在叙利亚问题上确保自己的发言权是在多年加入“欧盟”未果后,转向伊斯兰世界拓展战略腹地的重要一步。但若涉及叙利亚的库尔德人,那就升级为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三十多年来,土耳其与库尔德工人党持续不断的冲突不仅让土军警死伤累累,而且其东南部的“维稳”也如无底洞般吞噬了大笔经费与物资。如今,假若库工党再于土叙边境拥有一块合法的地盘,对于土国内的库尔德分离主义者将不仅是精神上的鼓励,更可能成为可怕的物质支持来源。有鉴于此,相较“打着反恐旗号不反恐,专打反恐的”骂名和得罪美国的风险,“打击”库尔德势力在土耳其政府的天平上无疑是最重的砝码
可以说,也正是在这个指导思想的带动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既敢在不跟北约盟友磋商的情况下就直接击落俄罗斯空军的战斗机,也能迅速转身,亲自前往莫斯科向普京“负荆请罪”。
埃尔多安看似反复之举,其实正好利用了美俄各自的“心病”来精明地谋求自己的利益,但其失算之处就在于土耳其选定的代理人——叙利亚“自由军”战斗力实在是太弱,如果土方再不出兵恐怕其在叙利亚将彻底难以立足;而土耳其一时放纵、用以嫁祸他人的“伊斯兰国”组织,则最终翻脸反噬,接连在土耳其国内制造恐怖袭击。
更令土耳其辗转反侧的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精明地在美俄之间左右逢源。叙利亚内战刚爆发,库尔德立即宣布自己是反对派的一部分,可是除了利用巴沙尔政府军收缩兵力的机会拓展控制区之外,并不太主动攻击政府军,位于其两小片“飞地”式的政府军要塞甚至存在达数年之久。
但与此同时,在“反恐”问题上,库尔德武装又能够绝对尽心尽力,丝毫不打“小算盘”,他们不仅没有像所谓的“自由军”那样与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征服阵线”纠缠不清,而且还与“伊斯兰国”连连血战——从冒着土耳其的炮火袭击,拼死守住被“伊斯兰国”猛攻的土叙边境小城科巴尼开始,到最近主动向拉卡发动攻势,他们因为坚决与“伊斯兰国”作战而得到美国的青睐,大批援助接踵而至,其中就包括他们最为短缺的装甲车辆和反坦克武器,势力可谓一日千里。
开始于2014年9月的科巴尼保卫战,库尔德武装被当时攻势正盛的“伊斯兰国”武装三面包围。“伊斯兰国”武装配备有坦克大炮,而库尔德武装在兵力、武器和弹药补给上均处于劣势,但在经历为时三个月的浴血奋战后,终于迎来转机
土耳其:哑巴吃黄连
目前来看,困于美国制裁而经济不景气的俄罗斯无力独撑巴沙尔政权再次统一全国,而美国在急于寻求能够直接打击“伊斯兰国”力量的同时又担心再次陷入伊拉克式的泥潭,因此态度明显较为谨慎。所以,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俄军与美军尽管在叙利亚战场上“比邻而居”,并且各怀心思折冲博弈,但是美俄都很清楚抛开对方解决叙利亚问题是不现实的,而直接冲突更是巨大灾难的开始,因此可以确信,美俄两国基本会保持相安无事。
对于俄罗斯来说,降低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成本是当务之急,因此才会接受了与美国立场有所差别的土耳其的道歉,并且达成某种妥协。
对于美国来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因为缺少党派机器的支持,所以政策推进步履维艰。他面前的最大需求就是早早拿出一个像样的政绩,否则不足以树立威信,因此强力支持打击“伊斯兰国”最积极的库尔德武装是个非常合理的选项。
美军此时出动一定数量的部队直接部署至叙利亚一线,一则可以在必要时大力支持库尔德武装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另一则是打破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上一家独大的局面,为未来的叙利亚和谈争取更多的筹码。而最重要的,就是充当“人盾”,坚决阻止土耳其向库尔德武装发动大规模攻击,否则很可能诱发新的混战,以至于让“伊斯兰国”逃出生天——这就是为什么美军第一时间部署到了曼比季的原因。日后,美军地面部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介入打击“伊斯兰国”的一线,不是由库尔德人决定,也不由“伊斯兰国”决定,甚至不是美军自己决定,而是要看土耳其的行动。
但是,假如土耳其巧施外交手段,能否争得俄美两大国回心转意,为其背书呢?毕竟在库尔德人的历史上,曾被大国数次背叛。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至少目前如此。
俄罗斯正在争取叙利亚问题早日解决,因为广日持久的战事着实耗费不菲,俄罗斯下一财年的军费也将创下冷战后的最大跌幅。在俄罗斯积极推行的和平计划版本中,显然给库尔德人留下了相当的政治空间。另外,库尔德人的纲领与巴沙尔政权的路线也没有完全的你死我活之争,二者有充分的妥协空间。
在美国当下的考虑中,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打击“伊斯兰国”以取得“政绩”。如果贸然放下库尔德武装这个最好用的棋子,转身去重新跟土耳其打交道,在错综复杂的中东地区操作难度极大。何况,土耳其前期对于“伊斯兰国”的放纵、以及在美俄之间飘忽不定的态度,都会让美国心有芥蒂。此外,美土重新联盟产生的连带效应将迫使各方调整现有政策,这对目前各方暂时聚焦打击“伊斯兰国”的局面来说毫无益处,进一步复杂化的叙利亚战场只会把美国更深地拖在这里——这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
对于库尔德武装来说,美军的出现可谓喜出望外。对于俄罗斯和伊朗来说则是喜忧参半,毕竟原本占尽上风的战后话语权,要因为美军的介入而不得不“以利分人”了。而对于土耳其来说,美军的出现可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其劳师动众的“幼发拉底之盾”无论如何都难以达成预想中的效果了。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