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浦江头条

工厂领班凌晨跳楼被阻再跳致重瘫,事发前升职失败调岗被拒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实习生 姚沁文

2017-03-21 08:17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春节前,洪柯(化名)本应等着假期回甘肃老家,在大年初六给刚满一岁的儿子庆生。可是意外突然发生:1月18日凌晨,他纵身一跃从上海的工厂3楼跳下,造成肢体严重瘫痪,目前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重度昏迷。
根据公司的视频和工友的描述,洪柯跳楼前情绪失控,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可在家人的印象中,洪柯在电话沟通中没有任何异常。他为何选择要跳楼,身边的亲友没人知道确切答案。
对此,洪柯所在的日沛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拒绝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采访。记者从亲属口中得知,该公司已停止垫付洪柯的医药费;而每天高达5000元的医疗费用已经让洪柯一家至少欠了医院10万多元。
洪柯之前所住的出租屋。家属供图
跳楼被阻后再次跳楼
两个月来,洪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2月21日,在上海松江区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躺着的洪柯,一根管子插在他的喉咙里,联通机器辅助呼吸。
该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告诉家属,洪柯高位颈髓受伤,神经系统受到严重伤害,造成肢体瘫痪;且颅内多处血肿,脑组织受损,将带来一系列后遗症,“即使冒风险做手术也就是保命,愈后终生躺在床上,需要家人照顾。”
2014年,25岁的洪柯从甘肃武威大凉区来到上海打工,成为日沛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条生产线上的领班。
该公司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和询问目击者得出的调查报告显示,洪柯于2017年1月17日20时30分上班,在1月18日0时30分用凳子将T3栋3楼北面窗户玻璃砸破要跳楼,现场组长殷某和备品间人员发现后,将其拉到备品间安抚情绪。
组长殷某的笔录写道:“我们把他拉到备品间后,问他他什么都不说,一直跟我们道歉,还给我们跪下,嘴里说什么听不清楚。”洪柯随后到洗手间,试图用便池里的水洗脸被工友制止。凌晨4时30分,洪柯情绪失控,快速冲到窗户旁拉开窗户,跳了下去。
事发后,洪柯家人立马赶来上海,没人想到他会不顾一切地跳下去。
1月17日上午,洪柯还给妻子打电话,商量正月初六给刚满一岁的儿子庆祝生日,下午4点多,他给母亲打电话说会早点回家过年。妻子和母亲说,在电话中都没有发现洪柯的任何异常。
洪柯的弟弟洪君(化名)在松江荣乐东路派出所报了案。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经过调查取证,得出的结论是:当事人洪柯先自己想跳,后来被工友劝住,之后又趁工友不注意跳下楼去,没发现有人推的迹象。
对于这样的结论,洪君不能接受。他认为哥哥在跳楼前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希望公司提供哥哥1月17日20时30分上班后,到次日0时30分第一次砸玻璃之间的监控视频,然而公司以泄露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了洪君的要求。
洪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重度昏迷。家属供图
已连上夜班3个多月
从洪柯的工作考勤表上可以看出,从2016年10月1日开始,一直到事发,除去元旦放假两天,他已经连续上夜班3个多月,均是从夜间20点30分上班到次日上午8点30分,每天昼夜颠倒,上班12小时。
同事张世裕(化名)透露,在日沛公司上班是可以转班的,但是洪柯一直不转白班,还主动跟夜班经理要求上夜班。
事发前几天,张世裕发现洪柯经常在车间里一个人来回走,也不跟人家说话。
老乡刘伟强(化名)1月16日看到洪柯,“很郁闷很压抑的样子,我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吭声,我还在后面拍他一下,他也没搭理我。平时见面的话,多少都要聊几句。我感觉怪怪的,结果隔天真的出事了。”
在刘伟强印象里,洪柯平时性格开朗,“别人跟我说他跳楼了,我还有点不太相信,怎么会是他呢?”
刘伟强称,洪柯有几件事一直念叨在嘴边。洪柯大专学历,从2014年12月进入日沛公司之后一直担任特制一部特制二课领班,负责一条生产线,手下管着50个员工。2016年,公司有升职的机会,他琢磨着自己干了这么长时间领班,也该轮到自己升组长了,但是升职没有成功。“他在下面做相当于代理组长的事情,干了那么久升职也没他的份,私下老跟我念叨这个事情。”
升职失败后,洪柯就想着调岗到技术岗,学一点技术,但是也被拒绝了。“那时候他就念叨说不给他升也不放他走,他当时要辞职也不批准。”刘伟强说。
洪柯的直属领导杨涛(化名)表示,升组长都要综合考评,不是说一定时间到了就可以,“大概今年10月11月的时候,当时他说要调科,我说让他慎重考虑一下,也没说不放,之后他就再也没找我了。他从来没有跟我提出过辞职的意思。发生这个事情我们也很遗憾,在我印象中他工作还可以。”
妻子说,洪柯每天都会给自己打电话,升职、调岗的事她都知道,“他升组长那时跟我说过‘升不了了,不想干了’,我说‘那就回来吧,别干了,我们在家找个工作’,他说好。我有时候感觉他在工作上是有压力,但是他就是不说。”
如今,洪柯还处于重度昏迷当中,他为何要跳楼,身边的亲友没人知道确切答案。
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洪柯的家人在2月底都已经回甘肃,他仍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不能移动,借助外部机器勉强维持生命,在上海工作的表哥不时地去照看他。
3月14日,医院打电话通知家属,称洪柯病情恶化,有呼吸衰竭的趋势。
1月18日凌晨,洪柯从工厂三楼跳下,肢体严重瘫痪,目前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重度昏迷。家属供图
公司已停止垫付医药费
记者从洪柯的家属处获悉,自从洪柯送医抢救后,日沛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直为其垫付医药费。可是从2月13日起,日沛公司停止支付洪柯的任何开销,每天高达5000元的医疗费用已经让洪柯一家欠了医院近13万元,医院已在催缴医药费。
洪君表示,公司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我们不管,让走司法程序”逐渐转变为“尽力配合申报工伤”,但是洪君认为“公司完全是糊弄我们,他们申报的材料根本没有办法报工伤”。
而从2月28日洪柯家人最后一次去公司后,公司再也不接听他们的电话,也不接待他们。“最起码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公司这种不管不顾的态度,说难听点就是变相逼我们放弃治疗。”洪君说。
洪柯的家庭情况并不好,父母都是农民,妻子刚生完孩子也没工作,弟弟洪君则在部队。“现在已经欠了医院很多钱了,但哥哥还是昏迷不醒。接下来也不知手术费需要多少钱,家里已经支撑不住了。”洪君说,虽然做手术有风险,但是他们还是想试试。
2月22日,记者致电日沛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询问情况,公司人事处晏女士以“公司新闻发言人在台湾”为由拒绝了采访。3月17日,记者拨打该公司官网所公布的人力资源部联系电话,对方表示对洪柯的高坠情况“不清楚”,同时也无法提供其它部门联系人进行回应。
上海市工商局官网显示,日沛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23日,经营范围是从事电脑配件科技领域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设计、研发、生产精冲模等。而洪柯的同事透露,该公司是苹果等世界知名电脑品牌重要的部件制造厂商。
律师:洪柯的情况无法报工伤
上海蓝白律师事务所律师陆胤表示,法律明确规定,员工自伤、自残的,不能认定工伤,“无论之前的诱因是什么,只要他是自己跳的,没有意外和工作场所的因素,就不能认定为工伤。”陆胤还表示,对于因工作原因造成的精神伤害,中国法律也没有非常明确的相关规定。
“目前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工作对这名员工的精神状态造成了很大伤害,从而导致了其跳楼;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员工在跳楼时精神状态是异常的。” 陆胤说,很多时候,跳楼等极端情况一定存在员工精神状态的不稳定,但这很多是多因一果,很难衡量工作对员工精神造成了的伤害。因此,在实践中,一般都是建议企业做好工作场所精神健康的预防工作,很多企业也在逐渐建立这方面的自我防范体系,但是与医疗保险或者工伤保险还没有形成衔接。
他认为,像洪柯目前的情况,只能通过民政的帮扶和其他的慈善工作来得以解决帮助。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徐晓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