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竞选搭档还是互补型僚机:杜特尔特的“理想外长”或5月上位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查雯

2017-03-14 15:29  来源:澎湃新闻

 
3月8日,菲律宾帕赛市,菲律宾外长亚赛出席参议院任命听证会。菲律宾国会下设的任命委员决定,因亚赛隐瞒美国公民身份,不批准其担任菲律宾外长。 视觉中国 图
3月8日,菲律宾外长亚塞因被指隐瞒自己的美国公民身份,而被菲国会下设的任命委员会罢免,总统杜特尔特随即任命恩里克·马纳洛为代理外交部长。
亚塞不仅是杜特尔特的政治盟友,还是其学生时代的室友。因此,有媒体猜测这一人事变动或将对杜特尔特的政权运营产生影响。也有人担心,菲外长的更迭可能为该国的对华政策增添变数。
但类似担忧似乎没有太大必要。事实上,亚塞一直是一位过渡性人物,杜特尔特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亚塞将于今年5月以后卸任,可以说,亚塞的离场只是提早了几个月而已。
为什么会出现亚塞这样一位过渡性人物?这一切都源于菲律宾宪法的一项特殊安排。根据菲律宾宪法,在任何一级选举中(村级选举除外)被击败的候选人,在一年之内不得担任政府公职。菲律宾于去年5月9日举行了大选,而对于败选的所有政治家而言,他们面临的一年任职禁令将于今年5月8日到期。杜特尔特之所以需要亚塞这样一位过渡性人物,正是想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选保留位置。
那么,谁又是杜特尔特的理想人选呢?从杜特尔特以往的言论判断,最有可能获得任命的是现任参议员艾伦·卡耶丹诺。卡耶丹诺出身于菲律宾政治世家,是家庭成员中第三个当选菲律宾参议员的。在阿基诺三世政府时期,卡耶丹诺曾是参议院中反对派的代表。他还曾独创了一个塔加洛语词汇(TOPAK),用于描述阿基诺阵营的成员,意指他们是“传统政治家、机会分子,且均沾亲带故”。
2016年,卡耶丹诺与杜特尔特搭档参选,但在副总统竞选中,不敌自由党候选人莱妮·罗布雷多而落败。尽管面临一年的任职禁令,但卡耶丹诺并没有将自己雪藏,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一直是杜特尔特的重要“僚机”,利用自己的参议员身份为杜特尔特提供了重要的政治支持。他曾对ABS-CNB新闻网发出公开信,质疑其对杜特尔特的报道充满偏见,指责ABS-CNB新闻网是在为由副总统罗布雷多领导的“倒杜”运动助攻。参议院中的反对派议员指控杜特尔特有隐秘的银行账户,卡耶丹诺也积极充当杜特尔特的辩护人,指责该议员是在试图亲近杜特尔特不成的情况下挟私报复。
在外交方面,卡耶丹诺担任了参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主席,从过去一段时间的种种迹象来看,卡耶丹诺正在积极为出任菲外长做准备,并多次陪同杜特尔特出访。作为参议员,卡耶丹诺的外事活动所受限制更少。去年杜特尔特访华结束后,美国前驻菲大使古德伯格还曾“有意”向媒体披露,卡耶丹诺曾先于杜特尔特到访中国,而出访是“非公开的”。对此,卡耶丹诺倒大方承认,并回呛古德伯格说,“只有总统的出访是‘公开的’”,“作为参议员,我可以出访。有一种东西叫议会间关系”。
如果获得杜特尔特的任命,卡耶丹诺将继续执行杜特尔特制定的外交政策。从处理外交事务的风格方面来看,杜特尔特较为强硬,经常口不择言,卡耶丹诺则可能与杜特尔特互为补充。
比如,在去年东盟峰会期间,卡耶丹诺就曾公开致信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杜特尔特辩护,在信中卡耶丹诺恳请美国总统“给予菲律宾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个机会”,并“帮助菲律宾追求其民族身份认同和独立的外交政策”。特朗普当选后,卡耶丹诺也发表了积极言论,称杜特尔特与特朗普都将“变革”作为其竞选纲领,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对菲律宾来说是有利的。
可以预见的是,杜特尔特与卡耶丹诺很可能采取“一柔一刚”的手段,继续维持菲律宾在中美之间的平衡外交,并以此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作者系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讲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