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朱锋:朴槿惠下台,韩国政治进入新的变革期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朱锋

2017-03-10 15:11  来源:澎湃新闻

 
2017年3月10日上午,韩国宪法法院对朴槿惠总统弹劾案进行了最终宣判,8位法官一致投票支持韩国国会通过的总统弹劾案成立。2016年12月韩国国会通过弹劾案后,立法机构罢免朴槿惠总统的法案终于完成了所有法律程序,朴槿惠的总统职务和权力瞬间彻底成为明日黄花。这是韩国民主体制的胜利,是半年以来渴望韩国政治彻底走出“财阀政治”、走出“官商勾结”、走出在任总统的“崔顺实丑闻”的韩国民众的胜利。
这半年来,韩国民众震惊于青瓦台竟然有如此多的“丑事”,一而再、再而三走上首尔市厅广场呐喊发声。在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最出最终判决之前,77%的韩国民众支持宪法法院判决弹劾案生效。在如此强大的民意面前,事前被认为依然存在多种不确定性的宪法法院裁决,竟然“一边倒”地支持弹劾案,韩国宪法法院的法官们,清晰而又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立场。
按照韩国法律,3月10日宪法法院的裁决做出之后,韩国总统选举将在两个月内进行,现任代理总统黄教安的权力也将在新总统选举产生后迅速交接。这是韩国历史上第一次总统被弹劾下台,也是韩国第一次依照宪法举行非正常总统选举。整个进程,将对韩国政治产生历史性的冲击和影响。
从目前来看,反对党力量在未来2个月的总统选举中将占有明显的优势。由韩国“进步势力”组成的反对党中的文在寅、安溪正、安哲秀等人获胜的机会显著上升。已经改名“自由国家党”的韩国执政党当前四分五裂,缺乏具有选民号召力的候选人。特别是在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不再谋求参选2017年韩国总统之后,韩国政坛中执政的保守势力选举乏力的僵局难以突破。很可能将定在2017年5月10日举行的韩国大选的结果,将对未来的韩国政治和外交、半岛局势产生重大影响。
从2007年李明博政府执政以来,韩国保守势力已经赢得了两任总统选举。从李明博到朴槿惠,保守势力外交安保政策的核心就是“亲美、亲美、亲美”!过去10年,被打压和边缘化的韩国“进步势力”则相对“柔和”,更多地主张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与朝鲜接触,坚持在对日关系中的“历史问题”主张。
1998-2007年10年韩国“进步势力”执政,恰恰是中韩在朝鲜问题与朝核问题上合作深化、六方会谈得以启动和发展的时期。目前在韩国2017年大选中支持率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是韩国现任政治家中少有的公开表示要暂缓、甚至反对“萨德”系统部署的韩国政党领袖。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的裁决,既让“后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治迅速启动,同时,也给韩国国内各种政治势力的竞争开启新格局,同时,更给围绕着朝鲜半岛局势的各方力量博弈拉开了新帷幕。“萨德争议”需要迅速地转换视角,中国能够实质性地影响韩国的人心、民心和政心,才是有效反映中国的萨德关注、构筑中韩关系长期稳定与合作性发展的关键。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这是大国外交中真正颠覆不破的法则。“萨德”部署尽管性质恶劣,但毕竟是中韩关系、中国和朝鲜半岛关系的历史进程中的一次短暂的“逆流”。平息这一“逆流”说到底,靠的是两国能够站在中韩关系以及中国和朝鲜半岛关系发展的战略高度,靠的是紧贴历史长河的脉搏,靠的是在今天半岛乱象丛生中牢牢把控“尊重民心和民意”的宽广胸怀!迅速管控两国已经出现的情绪化对立,让中韩关系在“乐天纠纷”中尽快摆脱出来,两国人民和社会迫切需要共同“往前看”。
做出“萨德”部署错误决定的朴槿惠“倒掉”了。今后究竟是会继续有牢狱之灾,还是像前总统全斗焕一样,在黄卷青灯中了却余生?这位当年的女强人,这位爱好中国哲学、以《三国演义》中的赵子龙为自己偶像的韩国政治人物今天的结局着实让人叹息。
然而,面对韩国政治今天再度出现的“自我更新”,我们或许不需要喝彩,但一定要“静静地看”!
(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