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法国大选|马克龙、勒庞风头虽健,但非左即右的传统恐更强大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肖云上 薛晟

2017-03-09 14:58  来源:澎湃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不断爆出“猛料”。前几日,欧洲议会取消极右翼候选人,同时也是欧洲议会议员的马琳娜·勒庞的刑事豁免权,而身陷“空饷门”的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刚刚在3月6日获得党内的支持,不料第二天就又陷入“贷款门”。大选选情愈发扑朔迷离,笔者不禁揣测,在2017年法国是否会再次出现一个左右共治的状态?
何谓左右共治?
二战后建立的法兰西第四共和国多党林立,难以在议会中形成多数,以致于12年中换了24届政府。1958年肇基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力矫前弊,改革了选举制度,赢得了政局的稳定。但半总统制半议会制的制度设计,以及两轮多数投票的总统选举制度也使法国政治产生了分野:总统所属的党派与议会的多数党可能并不一致。任何一个候选人或者政党要在总统大选中获胜,不与其他候选人或政党联盟是无法当选的。
自第五共和国以来,法国一直是左右两派轮流执政。直到1986年,左派的总统密特朗执政5年之后,法国经济受阻,失业率上升,民众对社会党不满,在当年的议会选举中,右派获得多数,出现了第一次左派总统右派政府的左右共治局面。此后一直到1997年,左右共治局面出现过三次。
左右共治在初期甚至得到了不少法国人的好评(所有政策比较缓和,没有极端政策,人们对此并没有那么反感)。但到后期,大家都感觉到左右共治对法国的发展不利,所以在2000年,由前总统德斯坦提议、时任总统希拉克发起全民公决将总统任期由7年改为5年,希望总统的选期与议会的选期同步举行,以避免再次出现左右共治。从2002年至今确实没有再出现左右共治。
从历届选举的结果来看,能够获得超过5%选票的候选人会对选举的最终结果产生较大的影响。因此,在这里,有必要对这些候选人进入第二轮的可能性做一下讨论,进而分析当下法国大选的形势以及此后出现左右共治的可能性有多大?
左派候选人阿蒙。 新华网 资料
阿蒙不是空想家,社会党还有机会
首先是左派候选人阿蒙,在各个网站公布的各项统计数据或者民调数据来看,阿蒙似乎已经被媒体排除在可能当选的候选人名单之外。然而,这种判断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
的确,阿蒙目前在竞选中碰到的困难主要来自社会党党内。虽然阿蒙是通过党内初选选出来的,但他作为党内左翼,与总统奥朗德和前总理瓦尔斯在理念和主张上存在许多不同。
社会党党内希望阿蒙对目前执政的社会党的所作所为予以肯定,这是阿蒙不愿意做的。这也使得党内许多人也没有表态支持他。此外,从左派的角度来说,阿蒙和梅朗雄同作为左派中的左翼,他们之间应该有所交流,但梅朗雄拒绝了与阿蒙的合作,两者又都不愿意放弃竞选。这使得左派的选票更加分散。这些因素都大大降低了阿蒙进入第二轮的可能性。
但是,我们还是要看到,阿蒙是通过左派党内初选被选出来的候选人,是一个法国左翼选民绝对支持的候选人,而他身后的社会党,是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建立于1905年,有着很浓厚的左翼色彩,有着一大批选民和支持者,也有着强大的执政能力。
这意味着在阿蒙的身后有着一支强有力竞选团队。尽管在他的竞选纲领中所提议的包括普遍收入和降低35小时工作制在内的诸多内容被认为是空想,但是民众对于左翼思想的接受度依然存在。
同时,不能忽略的是在他的竞选团队中有法国顶尖的经济学家。而他提出的纲领是经过可行性研讨的而并非信口开河的内容。笔者认为阿蒙还是有很大机会的。法国社会党是一个多种左翼政治思潮结合起来的政党,党内从来不是一种声音。当社会党党内能够达成共识支持阿蒙的话,这台机器能非常有效地运作起来,能获得更多的支持。
当地时间2017年3月8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和妻子参加国际妇女节活动为大选造势。东方IC 图
马克龙:当“中间派”得有底气
马克龙自我标榜的是既非左派也非右派,这让他在政治舞台上的活动空间受到了限制。在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始终是左右交替,他不是左派不是右派,还能真能走出条中间道路来?
他标榜的“超越党派”,很有戴高乐的思想,但他有没有戴高乐的底气?戴高乐在提超越党派的同时,在他周围已经有着一批坚定的支持者,已经有了一个精英党。在现代社会,超越党派是难以参选的。选举是场战争,没有机器,如何打仗?马克龙建立前进党说明他也明白这点。
他的竞选纲领已经出台,将传统的左派意识形态和市场的自由经济结合在了一起,因此有人称其为“自由的社会主义”。然而,这一结合还要看法国人的接受程度。
对他有利的一面是:马克龙40岁不到,是政治舞台上的新面孔。对于法国人来说,喜新厌旧在生活中如此,在政治上某种意义上也是如此,执政时间长了,大家都会厌倦,戴高乐也不例外。这种喜新厌旧的传统为马克龙提供了很大一个平台。但是他要当选还需要克服许多问题。
从最近的选情来看,马克龙的选情看涨。中间派的贝鲁明确表示不再作为候选人参加这次总统大选,并表态站在马克龙这边。马克龙无疑将获得贝鲁的支持者的选票。从历届总统选举来看,贝鲁为他带来的选票相当可观。但是,另一方面,社会党在挤压马克龙的空间,社会党第一书记康巴德利斯2月7日证实,为马克龙竞选总统提供署名支持的所有的社会党民意代表,将“肯定”被社会党开除党籍。
2017年2月5日,在数码发达的时代,政客们会善用社交媒体工具,在法国总统选战中,极左派候选人梅朗雄就投资了3万至4万欧元,以全息投影在两个城市同时现身。当天,梅朗雄真人在里昂欧洲展览中心会场出现,向现场1万2000人演讲;通过投影,他又出现在巴黎北郊奥贝维利耶的会场内,有6000多人参加。东方IC 资料
梅朗雄参选的“醉翁之意”
梅朗雄是从社会党分裂出去的。他带了一批不满意社会党向右转的人,联合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左翼政党,提出口号相对激进,所以他是左翼中的左派。他有一批支持者、追随者。但是左翼联盟还没有达到问鼎总统的实力,其中理想化的口号过多,可实现的内容太少,包括普涨工资。从之前的两届选举来看梅朗雄可以拿到10%左右的选票。然而,这还不足以让他进入第二轮。
尽管如此,梅朗雄还是坚定地参加了总统竞选,虽然当选希望渺茫,但可以借总统大选这一平台为左翼联盟做宣传,传递他的理念,可以为左翼联盟在后续的立法选举中获得更多席位做一个铺垫。
当地时间2017年3月5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在大雨中举行竞选集会,表示仍将参加法国大选。东方IC 图
菲永还能撑多久?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菲永的选情非常糟糕。虽然菲永有个性、有想法,在竞选纲领中提出了非常现实的政策,但是因为“空饷门”的持续发酵,他的竞选集会组织非常不顺,常常遭到地方的推脱。
“空饷门”曝光后,他的竞选团队中,包括他的发言人在内,已经有三十几个主要的合作伙伴退出。这些离开的合作者在共和党内也属于不同派系,主要是朱佩和萨科齐的派系以及独立民主联盟的部分成员。
面对越传越盛的共和党临阵换将的猜测,3月6日朱佩发表演讲明确表示自己将不参加今年的法国大选。同日,共和党召集政治委员会会议,明确表示对菲永的“一致支持”。谁料第二天(3月7日),媒体曝出菲永又陷入“贷款门”:他被怀疑在任总理时以最高荣誉勋章向富商拉德雷德·拉夏里埃换取一笔无息贷款。
菲永总算挺过了在党内压力下退选这一关,而法国人也有着对人宽容的传统,何况当下不受争议的总统候选人越来越少,权威几乎不存在。但问题是,如果继续目前这种时不时爆出个负面新闻的节奏,菲永还能撑多久?
当地时间2017年2月5日,法国里昂,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发表竞选纲领演讲,正式开启法国大选竞选征程。 东方IC 资料
勒庞很有可能止步于第二轮
马琳娜·勒庞从父亲那里接手国民阵线之后,与老的国民阵线割裂,达到了去妖魔化的战略目的。但勒庞去妖魔化只是去掉了反犹太这一块,仍未改变极右的反移民、反欧盟、反全球化的姿态。
她的基本选民是对现状不满的法国人。国民阵线的宗旨——“法国人的法国”——对那些失业和处于社会底层的法国人有很大的蛊惑性。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工作被外来移民抢走了,对社会治安现状的不满也可以归咎于外来移民。
勒庞这一极右的标签不去掉、政策不改变,是无法当选法国总统的。虽然她挥舞着橄榄枝,在不同层面的选举进程中,希望与传统右派结盟。但是,这一政治联姻影响太大,几乎没有政党有勇气与极右色彩浓重的国民阵线公开结盟。这种情况下,其得票率只能维持在15%~20%,甚至更高一点,但是她当选的可能性应该为0。
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勒庞进入第二轮从现在看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然而她仍将如她父亲那样止步于第二轮。国民阵线通过总统大选的宣传,其理念正在不断得以扩大,不断影响着法国人。但在法国主流观点看来,勒庞对法国来说是一种极端化的威胁。
排列组合:左右共治会否再现?
能够进入第二轮的,以目前总统候选人民调来排序是:马琳娜•勒庞,马克龙,菲永,阿蒙。但是法国民调做的时候是以千人为调查样本,千人样本很难反应现状。同时,对于民调的解读,忽略了这一数据背后还有在总统选举时改变自己的投票的问题。这也意味着在总统大选中最终各个候选人的得票率必然与现在的民调会存在差异。
勒庞进入第二轮几乎已成定局,除非爆出猛料。其余三位候选人争夺一个进入第二轮的名额。法国媒体呼声最高的是马克龙。从目前民调数据来看,我们也能不排除菲永将进入第二轮的可能。如果是菲永和勒庞进入第二轮,那菲永将当选总统,法国可能会避免出现左右共治局面。
如果是阿蒙和勒庞进入第二轮,那阿蒙将当选总统,如果阿蒙当选,法国将再度出现一个左右共治的局面,因为从历史经验来看,6月的立法选举将会产生一个右派的多数派。如果是这样,本已很困难的改革还将因为左右互相钳制而雪上加霜。法国要走出困境并变得强大的梦想,也会因此被推迟。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性比较小,即菲永和阿蒙在总统大选第二轮对决。若然,菲永获胜的可能性远大于阿蒙。不仅仅是因为菲永所提出的改革措施较阿蒙来说,更切合法国的实际情况,更重要的一点是两党党内初选的人数差距:右派党内初选第一轮参与投票人数为429万人,第二轮参加投票人数达到了436万人;而左派党内初选的这两个数据是165万和130万。两组数据的对比显示,民众对于右翼的关注程度远高于左翼。
至于马克龙,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选举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间派和极端派要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很困难。老勒庞2002年进入第二轮遭到左右两翼联手打压,2007年法兰西民主联盟(中间偏右)主席贝鲁在总统大选中则以18.57 %的得票率被挤出第二轮。
如果马克龙当选,他在接下来6月份的立法选举中,前进党还能以不左不右的面貌出现,走第三条道路吗?国民议会的选举没有政党之间的政治联姻很难获得议会中的多数。马克龙必须选择阵营,表明他站在左翼或者右翼,无论他选择中左还是中右立场,他必须与议会多数派合作。否则,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可能出现一次不同于前三次左右共治的局面——中间派总统与右派政府总理之间的共治。马克龙的第三条道路是否能走通,我们拭目以待。
目前法国总统大选选情是第五共和国以来最为复杂的。大选将给法国左右对峙的政治局面带来变化。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初选选出了左派中的左派,共和党选出了右派中的右派。社会党候选人阿蒙的左边有“不屈服的法国”的候选人梅朗雄,菲永的右边有国民阵线的勒庞。强化或左或右的政治理念,保持党的政治身份,是两党支持者的愿望。
2017年大选对候选人的爆料也是第五共和国总统大选期间罕见的,外部的变化对法国不无影响。马克龙民调中的异军突起,让我们感受到,法国民众对传统左右政党的厌倦,对政治家的不信任,不断蔓延的不满会给法国政坛带来多大变化呢?
法国社会处于阵痛期,撕裂地伤口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愈合。借用萨科齐2016年年底的一句话,法国,祝你好运!
(肖云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薛晟,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国家文化研究方向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