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深入江户城:步行探索东京历史

Sophie Ibbotson; 图/Sophie Ibbotson;编译/Deanna

2017-03-20 11:43  来源:澎湃新闻

 
清凉的早晨是这样开始的:我站在东京市中心,上空是耸立的摩天大楼,忙碌的高架桥当头飞跃。平木聪子朝我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这位“行走日本”旅行社的步行观光向导骄傲地宣称,这里就是通往江户的入口,通往古老的皇都、日本的武士之城。
不过,我们所处的日本桥上倒是少有这段伟大历史的印记,只余下一只装饰性的狮子(象征东京的平安与繁荣),以及一块里程碑,提醒着旅行者:在一段过去的时代中,这里曾是地图上的起始点。欧洲人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在日本,江户才是枢纽与轴心。日本的每位臣民都注目着天皇,因此也就是注目着他的江户城。
御所一角

我短暂地闭上双眼,将现代都市的杂音排除在外,于是在脑海中看见了聪子描述的场景;我凝视着富士山从低矮的建筑后升起,然后转身步入江户——日本最令人惊叹的城市。
没错,现代的东京已经变得任谁也认不出了,但旧日的痕迹仍然在这里,只要你知道去何处找寻。有一位专业向导引路,在偏僻小巷里或庙宇的庭院中,江户时代(1603-1888年)——武士的黄金时代会栩栩如生地重现在你眼前。
这座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

武士是中古日本的战士阶层,他们的形象在文学与艺术中得以不朽。武士遵照严格的法典生活,其地位几乎是传奇性的,声名也往往令人望风而降。关于他们的功绩和武技的故事早已传出了日本国界,半个世界之外的国家都有所耳闻。与艺伎一样,武士逐渐在一代又一代西方人心中成了日本的象征,尽管这些人从未有机会踏足此地。
在相对和平的江户时代,武士是地位优越的“公家人” 和朝臣。作为受过教育的官僚,他们与西方的同行们实在是区别甚远。19 世纪时,日本被迫进行军事现代化,建设了一支西式军队,武士们为此发起了最后一役。他们斗争、失败。幸存者则为自己披挂起新的身份,成为政治家或日本工业革命的领导者。
江户皇居位于东京中心地带,是一片庞大的、有围墙的建筑群,护城河中依然水流深深。巨大石块建成的城堡塔楼和警戒塔俯瞰着水流,是大名——通常来自武士阶层的封建领主——筑起了它们。每位大名都被分配了不同的筑塔任务,为保证自己的塔楼比对手的作品更加坚固、更引人注目,他们总是不吝金钱,而没有钱的大名自然没办法发起叛乱。总之,幕府将军要让大名们一直都忙忙碌碌,就不会给他惹麻烦了。
御所墙上的皇室纹章
十九座大名们建造的城堡主楼中,有三座留存至今,一进入皇居建筑群,你就能看到它们。主楼的护卫墙以一种震慑人心的姿态立在走道两侧。这样的建筑原本就是要造访者自觉渺小的,至今依旧如此。我跟随聪子过桥,几乎是小心翼翼、安静地站在门房前。每隔十天,每位大名都必须觐见幕府将军;他必须从自己的领地前来都城,不管旅途中有何艰险,或者手头有何责任。然而他最远也只能担心会被大名们推翻,安抚祖先和其他神灵真是非常必要,镇压叛乱也一样。
园林中的小神社

如同之前的一代代朝拜者——当然,还有幕府将军们——那样,我们从签筒中抽取一张纸条,看看未来运势如何。吉签会被珍重地带回家中;如果签运不大吉利,那么最好还是将它留在寺里,直到它的负作用被消解掉、不会再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损害为止。有相当多的纸条被挂在了树上,我可不敢问它们代表的运势究竟如何。
日本一些最精致的建筑与皇宫源自同一时代,其中最令人惊叹的莫过于浅草寺,17 世纪中叶由第三代德川将军主持建造。从地铁出来,我们沐浴在阳光中,挤过熙熙攘攘的浅草商业街。这条街本是最主要的娱乐区之一,然而如今街边的戏院和艺伎屋已不复存在,变成甜品店和售卖神社符咒的纪念品小摊。男人们西装革履,年轻女郎们为访问寺庙特意穿上挺拔而鲜艳的和服,而穿牛仔裤的少年们在人群中鲁莽地挤开一条路。燃香的气味在空气里飘荡,与新鲜咖啡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这里是观看和被观看之地:在东京,再没其他地方更适合观察人间百态了,消磨一下午也足够有趣。
浅草寺

笔直的步行街通往浅草寺的台阶,面前木质的五重塔上,每一层分别代表佛教中的五行之一:空、火、水、风、地。浅草寺自公元645 年以来即伫立于此,但德川家族将之奉为祈愿寺,因此进行了大规模扩建。毕竟将军时刻要担心会被大名们推翻,安抚祖先和其他神灵真是非常必要,镇压叛乱也一样。
如同之前的一代代朝拜者——当然,还有幕府将军们——那样,我们从签筒中抽取一张纸条,看看未来运势如何。吉签会被珍重地带回家中;如果签运不大吉利,那么最好还是将它留在寺里,直到它的负作用被消解掉、不会再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损害为止。有相当多的纸条被挂在了树上,我可不敢问它们代表的运势究竟如何。
聪子引领我们来到步行观光中关于武士历史的最后一站,这里颇为阴郁,却给了我们的故事一个适当的结尾。経王寺是一片包含60 余座僧墓的建筑群,也曾是大名们侍奉的德川将军与明治天皇交战的战场。木质大门上依然留有子弹的伤痕,忧愁地提醒我们:大名们最终失败,明治天皇重掌政权;武士时代结束了,只留下无用的名牌。日本的新统治者们渴望强力推行改革,渴望征召一支职业军队巩固他们的权力。于是,武士的后代抛弃了作为战士的人生,而在失去土地和权利之后,却也在商业、政府部门和出版业中找到了新的角色和获得权力的方式。
德川纲吉建造的根津神社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钱成熙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