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长三角政商

附近居民反对、用地性质不符,无锡一民办养老项目尴尬卡壳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2017-03-20 17:51  来源:澎湃新闻

 
在家门口养老,应该是不少老人的心愿。
过去1年多,江苏无锡的刘锡贤就一门心思想“把养老院开进社区”,经过数月考察,她最终选定将一处居民小区外的宾馆改造成养老院。在国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养老产业的背景下,这一想法起初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支持,一度高歌猛进。
然而,因屡遭居民投诉、选址不合适等多个理由,该养老项目被叫停,尴尬地“卡”在半路。
无锡多个部门认为,刘锡贤太过固执,非要盯着一个“本不合适”的项目。刘锡贤则指责房东——无锡市梁溪区教育局让她投入的400余万元打了水漂。不过,对于梁溪区教育局提出愿为她补偿损失的解决方案,刘锡贤没有提供相关花销凭据。
刘锡贤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到这一步放弃,她不甘心。
项目之初,一路“绿灯”
61岁的刘锡贤是原无锡水泵厂退休女职工。近年来,她看到电视里常说国家鼓励民间力量参与兴办养老机构,平稳过渡即将到来的“老龄高峰”。在与身边亲友们深入聊天后,筹资办个养老院、“抱团养老”的想法在她心中逐渐成形。
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机构,养老院在环境、交通等方面有着诸多严苛的要求。在第一关“选址”上,刘锡贤就犯了愁。
她的想法里,养老院一是要建在交通方便,人口居住较多的地段。这样才能保证一定的入住率。其次,要独立于居民小区,比较安静。附近还要有医院、超市,方便老人生活、看病。
找了两三年,刘锡贤一直没相中合适的地方。直到2015年8月,她听说无锡原南长区中桥乐购超市旁一个宾馆转让的消息。经实地查看,她发现那正是开办养老院的理想场所。
她向澎湃新闻记者说,这个宾馆虽建在居民小区边上,但是独门独院,三层小洋楼,面积大概约2500平方米,“人员、车辆等并不与小区居民同门进出。”从地理位置而言,宾馆的前面挨着乐购超市,百米外有公交站台,附近还有两个医院,步行十余分钟就能走到。
刘锡贤兴办养老院的想法,最初也得到了当地相关部门的赞许。
梁溪区民政局社会福利科科长姚霁此前曾对媒体表示,该区有21万老年人,养老机构的床位数却只有5400张,距离“每千名老人拥有40张床位”这一规划目标还有近一半的缺口。
为了缓解养老压力、应对“老龄高峰”,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相继出台多项优惠政策扶持养老服务机构,鼓励社会资本开办养老机构。比如,2016年底,民政部等11个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整合改造闲置社会资源发展养老服务的通知》。
江苏省和无锡、苏州、南京等地也相继发文,明确政府应采用床位建设补贴、运营补贴、以奖代补、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基础条件较好的闲置厂房、中小学校、幼儿园、私人住宅、歇业宾馆等改建护理院或托老所。
上述因素的合力,加上“老年人自己办养老院”本身的特殊意义,刘锡贤开办养老院的举动在项目伊始,“连最麻烦的租赁、转让、消防等手续,也一度畅通无阻。”
遭到“扰民”投诉,工程停工
刘锡贤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11月,她顺利与原宾馆法人签订转让协议,转让费248万元,约定分三次交付;1个月后,刘锡贤与该宾馆的房东、南长区教育局签订租赁协议,租赁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租金为50.8万。
随后,按照无锡市消防支队的要求,刘锡贤请宾馆的原设计单位,对照养老院相关标准,对宾馆进行改造设计,并于2016年1月收到了无锡市消防部门的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审核意见书。
一切谈妥后,刘锡贤说,她开始落实筹款。她向当初有意“抱团养老”的朋友借款共300万元,年利息为15%。
至此,万事俱备,只欠动工。可随后事情急转直下。
有居民以“扰民”为由,向原南长区教育局投诉。不久后,2016年2月,刘锡贤接到来自区教育局的一通来电。对方称,经请示领导,“三区合并”期间,改建工程一律停工。
“三区合并”是指2016年初,无锡市原南长、崇安、北塘三区合并为梁溪区。
据刘锡贤说,当时,有居民投诉,养老院若开在小区门口,常有救护车出入,太晦气。此外,该地原本是教育用地,以前虽因生源不足,地方闲置,被租给了宾馆,但现在随着小区住户增多,难保之后不会有开办幼儿园的需求。
居民们投诉的效果在不久后得以显现。2016年8月前后,在租赁协议签订半年后,梁溪区教育局称:接到国土局发来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宣布终止与刘锡贤的协议。
梁溪区教育局一位毛姓科长表示,2016年5月他们收到了无锡市国土资源局开出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才知道教育用地只能用作教育,不能用作其他用途,因此教育局摘除了原宾馆的招牌,并停止了与刘锡贤的租赁协议。
事后,无锡市民政局、梁溪区教育局等部门认为,就开办养老院而言,该处选址与原建筑结构均不合适。
他们认为,选址上,距离小区太近,就在小区门口,居民有不少反对意见。同时,该地原本是教育用地,当初出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考虑租给了宾馆,但现在随着小区住户增多,开办幼儿园将提上议程。
此外,原宾馆内外部结构、面积、设施等均不符合养老院建造标准,改造工程量较大。且该养老院即便建成,提供护理、助医等服务的专业能力弱,也属于较低端的养老机构,而非现在稀缺的优质养老资源。
结症何在?
不过,在刘锡贤看来,梁溪区教育局的上述“教育用地”说法,并非症结所在。
刘锡贤向无锡市国土局申请告知函,得知依据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出台的《养老服务设施指导意见》,个人可以将现有空闲的厂房、学校、社区用房等进行改造和利用,兴办养老服务机构。
“刘锡贤开办养老院的问题并非来自于国土局,而是与其有租赁协议的梁溪区教育局。”梁溪区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解释,无锡市国土局对梁溪区教育局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针对的是原南长区教育局将该教育用地租给宾馆经营一事,与刘锡贤无关。
刘锡贤说,眼下的问题是,非营利性养老机构,须到民政局进行注册登记,但民政局对此的要求是,租赁协议至少签5年。无锡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确认并解释称,考虑到养老机构服务是一个持续周期很长,甚至长达20年的项目,要求签订5年以上的租赁协议其实是对投资人的保护。
双方后来协商的结果是,鉴于刘锡贤已经签了一份3年的合约,因此只需要找梁溪区教育局签一个同意再续签2年的协议,便可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养老院。
“可区教育局不可能同意,”刘锡贤说。养老院改建项目的真正症结便是在这儿,“最开始的3年协议教育局都不认,更何况再续签2年?”
怎么解决
梁溪区教育局确实没同意。
1月13日,梁溪区教育局毛科长对澎湃新闻表示,区里面为此开了十几次协调会,提供了三种解决方案:一是刘锡贤改做教育培训,教育局会为此提供相关支持;二是解除租赁协议,教育局会承担违约责任、补偿刘因此项目被叫停的损失。三是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该负责人表达了教育局的无奈,“我们这是教育用地,她不愿意办教育培训机构,我们就说给她补偿损失,但她却拿不出来她所号称投入300万资金的相关凭据。”这位负责人说,“没有凭据,教育局依据什么来补偿?而法律途径,她也显然不愿意走。”
但刘锡贤告诉澎湃新闻,她所投入的 445万元资金,包括与教育局的租金50.8万、与原宾馆的转让费248万、45万元借款利息,十余个员工的工资35万及基建改建费45万等,都有相关凭据为证。不过,澎湃新闻多次询问,截至发稿时,她未能提供转让费收条、土建收据、利息收条等相应凭据。
距离项目停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刘锡贤还是不愿放弃,她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和她一起步入老年的朋友们“抱团养老。”
江苏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国老年人口已逾2亿,很多养老机构远离市区,老人不愿入住,而设在市区的养老院又面临租金高、居民反对、频繁拆迁等问题。
据公开报道,不止一个城市有多个养老院在开进小区时因居民反对而流产。小区居民们的想法不外乎几种:老人身上多病,居民怕脏怕传染;常有救护车出入,“碍眼、晦气”;老人越多,可能遇上的道德抉择就越多,有居民直接问,如果老人倒在地上了,你扶还是不扶?
养老进社区的“落地难”要如何解决?邻避效应又当怎么应对?答案并不简单。而江苏无锡的刘锡贤,还在四处奔走。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