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快看

对抗资源枯竭的玉门:人去城空,靠红色旅游寻找重生的契机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张敏

2016-12-21 09:00  来源:澎湃新闻

甘肃玉门,一场百年难见的浓雾笼罩在玉门油田上空。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张敏 制作 江勇(06:44)
【编者按】:
资源型城市总难以逃脱"建设-发展-萎缩-荒废"的宿命。长期依赖资源的开采,忽视产业的多元化发展、技术的创新,加上环境污染,让城市不可避免走向衰亡。这类城市因资源而生,往往也因资源而亡。而何时能真正走上转型之路,对当地的GDP和政绩也是极大的挑战。
玉门油田开采于1939年,诞生了共和国成立后第一口油井,至今已77年。这座依赖石油开采发展起来的城市,随着资源逐渐枯竭,面临新一轮抉择。


废弃的玉门市南坪玉局一中大门内。
2016年8月,甘肃玉门,一场百年难见的浓雾笼罩在玉门油田上空。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全国房价一路高歌猛进地上涨,而位于西部城市的玉门则落寞冷寂,房价非但没涨,甚至还不断下跌,以至于当地老百姓调侃道“玉门是中国房价最低的城市”。
2016年8月22日,几名玉门油田的工人行走在街头。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周延龄今年75岁,李耀旭34岁,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玉门人,亲历了玉门房价的贬值。“2005年那会儿,60平米一套,3万元,位置稍偏的价格更低”,2016年8月25日,在油城公园遛弯的周延龄老人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道。年轻稍轻的李耀旭也记得,“稍微好一点的位置,90多平米,一整套的房子,也就是八千到一万之间的价格”。折算下来,当时玉门的房价仅为100-500元/平方米。
彼时作为一线城市的上海,2005年1月23日,上海新建商品房交易备案信息显示,当日成交套数614,均价9298元/平方米;截至当日,内环线已售均价13778.16元/平方米。
2016年8月23日,甘肃玉门市,废弃的油田医院矿区分院大楼。
2016年8月22日,一座荒废了的学校。
而这一年正是玉门市老君庙采油厂厂长熊中辉所说,“2004年油田生活区开始往下搬,2005年分批搬”。公开的资料显示,自从2003年玉门油田生活区和玉门市政府分别搬迁至酒泉和玉门镇后,玉门整体形势急转直下,10多万人口城市骤然减至2到3万人,医疗、教育、文化等设施每况愈下。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自2005年集中搬迁后,不少楼房空置。
2016年8月23日,甘肃玉门市,一名油田工人在街头休息。
人走房先空,首当其冲的便是房价走势快速下跌和接踵而来的人心涣散。68岁的语文老师周延龄说起陈年往事,他关心的倒不是房价,而是医院里的好医生都走了,看病不方便,“不想跑去100多公里外的酒泉市”。但是,老人住惯了这里也不愿意搬到新玉门市,“玉门这里冬天冷但有暖气供应,夏天不热,海拔高,日温差大,气爽,舒服,主要还是有感情”。
2016年8月25日,路人经过甘肃玉门市石油工人电影院门前。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已废弃的体育场。
李耀旭一家是第一批搬至酒泉的油田职工,他清晰地记得那是在2005年底。“酒泉的新房子由企业补贴一半,剩下自己掏一半”。他们很满意企业对于石油工人后代的关怀,国家没有忘记他们父辈的默默奉献。李耀旭搬来酒泉后的那一年,他们的房子是500元/平方米,一年后涨到800元/平方米,今年市价至少4000元/平方米。
相对于老玉门市的百姓来说,有油田身份的李耀旭们是幸运的。自打16年前玉门市政府和玉门油田正式分道扬镳之后,老玉门市成为一座“弃城”,有财力者跟上市政府步伐进入新城玉门镇开始新生活;经济不济者,或钟情于此的市民则只能围着这座旧城打转。直至今日,城市主干道两边,大批楼房空置,医院、理发店、杂货铺等大门紧锁,窗户被封,无论是沿街小铺还是苏联老专家楼,依然能够感受到衰败底色之下曾有的繁华。
2016年8月23日,甘肃玉门市,废弃的油田医院矿区分院大楼。

在今年6月16日甘肃新闻网的一篇报道一度让当地玉门人欢欣鼓舞。玉门市政府对该市的规划似乎正渐渐浮出水面——打造一条红色石油旅游之路,成为西部地区,乃至全国范围一张特色旅游名片。此前,玉门油田红色旅游景区已先后被命名为“全国首批工业旅游示范点”、全省第二期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备选项目,列入全国第二批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油城公园一处围墙。
从石油开采到石油旅游,要改头换面,少不了资金的推动。文章称,“‘十三五’期间,玉门市计划投资10.7亿元,拓展红色旅游文化新天地,让青山绿水转化为金山银山”。
然而在澎湃新闻发稿前的最后核实阶段,该市委相关部门领导十分重视,经反复核实、多方查证,表示“该数据取自2011年某旅游规划公司编制的《玉门油田红色旅游景区建设规划》(初稿)第八章投资估算与效益分析中”。也就是说,这一规划仅停留在初稿阶段,属于内部信息,未通过相关部门的评审和可行性研究论证,不作为指导玉门红色旅游景区建设的依据,不料被意外捅向外界。该官员强调,“我市也从未认可该规划提出的项目建设内容及投资估算”。
2016年8月22日,几名玉门油田的后代结伴来到玉门老君庙参观游玩。
这一来自主流媒体的好消息最终让玉门人空欢喜一场,未经“坐实”的10.7亿元也随风而去。
8月26日,玉门市旅游局副局长王海芳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确实没有听说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投入,但是相关部门对该项目确实很重视,国家发改委拨了一千万,省发改委拨了200万,市政府也投入400多万配套工程,自2015年到2016年,一共是1612万”。她指的配套工程涉及对老市区的市场和人行道改造,以及水电、暖气、卫生、亮化工程等基础建设。
“这点儿钱杯水车薪”,熟悉该项目的业内人士方华(化名)表示,他认为以区区一千万元来撬动玉门地区的红色石油旅游线路,成功率很低。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油田建设前辈在参观老君庙处的油田开采现场。老君庙是玉门油田的发祥地。
来自官方资金投入有限,旅游局副局长王海芳盼望红色石油旅游项目能带动招商引资发展当地经济,让老百姓生活能好起来。她在采访中一再强调,玉门是“铁人”王进喜的故乡,是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油田从1939年开发至今逐步发展壮大,铸就了“铁人精神”和“石油摇篮”两张品牌。她坚信,通过这些故事情节,比如,王进喜用身体来当搅拌机搅动水泥压井,王进喜住过的窑洞等等的渲染,那些曾经战斗在石油岗位和他们的子女等“有关的游客,对我们玉门油田红色旅游景区还是会感兴趣的”。
王进喜用身体来当搅拌机搅动水泥压井。(翻拍图)
玉门油田3223钻井队发扬玉门精神,“三块石头支口锅”,奋战在甘肃陇东高原。(翻拍图)
“精神的力量是可以鼓舞人心的,玉门石油人的核心就是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扎根祁连、自强不息,也是老君庙精神。” 玉门市老君庙采油厂熊厂长这么说道。
在油田人火一般的革命热情、理想信念和教育引导面前,身在其中的两位行业代表充满信心,他们坚信主打红色石油旅游情怀这张牌能够点燃普通游客到此一游的兴趣。

2016年8月27日,甘肃玉门市筹建中的国家地质公园大门。
玉门市位于甘肃省西北部,河西走廊西部,东连嘉峪关市和金塔县,西接瓜州县、敦煌市,南北与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为邻。从地理区位观察,玉门有意从东西两地的文化历史重镇中分得一块旅游市场的蛋糕,颇具挑战。
玉门国家公园旅游景区位于玉门市赤金镇红柳峡。
据报道,景区将打造一个集观光游、科考游、乡村游、竞技游和休闲游为一体的综合性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玉门国家地质公园的钢结构大门远远地矗立在戈壁之上,园内地裂式丹霞地貌、火山遗迹、硅化木、石窟、红柳峡谷和奇特的波浪谷,颇为壮观;大门另一头是赤金峡景区,一条整修近半的道路向远方伸展,但两边都未被完全开发面向市场。在该市旅游局高正升局长眼里,未来要将两边景区打通,形成规模、连带效应,将前往玉门西边游玩敦煌和东边嘉峪关的游客留在玉门,“我们这里不仅有自然风光,也有历史人文红色石油概念的特色景观”。
国家公园希望在2017年5月份开园迎客。
作为另一个系统的石油工人李耀旭则更为期待“红色石油概念的旅游能成为这个城市的标杆,能在玉门油田开采100年的那天,让人能记住这个地方,从心里自觉自愿想来旅游”。但他并不乐观,石油人和他们的家属对油田有情节、有寄托,再远可能也会跑过来缅怀一番,尤其是曾经在此出生、工作长大的孩子。但是,“别的小孩,可能连他们的父母都不了解石油,也不会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可能有机会路过了,看一下,我觉得他们不会专门跑来”。在他看来这个红色旅游这个项目比较单一。
2016年8月27日,甘肃玉门市国家地质公园建设现场。
2016年8月27日,甘肃玉门市赤金峡景区。
石油后代钱行(化名)先生向澎湃记者反映,今年8月他们一批石油后代十余人相约从酒泉出发租大巴车到玉门去参观“石油人朋友圈”盛传的红色石油之旅,很遗憾,除了老君庙,王进喜故乡,其他“没有惊喜”。他不认为这些景点能够吸引普通游客。但同时,他又从内心盼望这条红色石油之旅真的能够搞起来。
“真正的困难来自外界对玉门的不了解”,虽然玉门市政府每年度借助重大节庆活动做了不少推广,但是所波及的层面和效果有限,“借助红色石油旅游的概念招商引资是现阶段工作内容之一,希望社会各界支持”,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地官员私下告诉澎湃新闻。
2016年8月23日,甘肃玉门市老君庙对岸的窑洞。老君庙为玉门油田发祥地,当年王进喜等先辈为寻找油田而居住于此。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油城公园里的铁人王进喜的塑像。
油城公园里,工人在整修王进喜和油田第一代知识分子孙健初雕塑下的地坪,观景台附近新树起来4个移动厕所。在偏离城市主干道的一处山坡上,成排整栋的楼房空无一人。
从1939年初打井开采石油,玉门油田走过了一条艰辛而又漫长的工业发展之路。油田在抗日战争期间共生产原油25万吨,占同期全国原油产量的90%以上,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解放后,又为新中国建设立下汗马功劳,无数次地担负起了支援国家新油田建设的历史重任。1999年,玉门油田的原油产量下跌到了历史最低谷,年产原油仅40万吨。
2016年8月25日,甘肃玉门市,空置的楼房内一棵干枯的植物。
玉门油田老了,玉门市陈旧不堪,因石油兴旺起来的玉门走在十字路口,转型迫在眉睫,玉门人引颈期待,涅槃重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