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解读|德国三党公布组阁协议,对华政策会向何处去?
澎湃新闻记者 闫颂阳
2021-11-26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当地时间11月24日,德国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宣布就组阁协议达成一致。如果一切流程顺利,预计新政府将于12月初正式成立,德国即将迎来首个联邦层面的“交通灯”联盟(三党代表色分别为红、绿、黄,与交通信号灯相同,故名)。目前看守政府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社民党人朔尔茨将接替已经连续执政16年的默克尔,担任下一任总理。
“交通灯”三党24日还公布了177页的组阁协议文本,涵盖内政外交、人事安排的各个方面,其中“中国”一词出现了12次,协议中的对华表态较此前政府更为强硬。
“这份组阁协议的对华表态非常明显地体现了自民党和绿党的色彩,而不是社民党的色彩。”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欧洲研究”特色研究生班负责人胡春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对于这份协议中的对华表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这体现出新执政联盟“为革新而革新”,但仍希望保持中德关系在比较稳定的框架内运行。澎湃影像 图

澎湃影像 图

“合作”仍在首位
这份“交通灯”三党的组阁协议中有许多涉及中国的内容。
在协议的对外关系段落中,“交通灯”三党的组阁协议沿用了欧盟对中国“伙伴、竞争者和体制性对手”的定义。文件还提到南海、东海、人权、台湾、新疆和香港,并称要“在欧盟的一个中国政策框架内”支持台湾地区参与国际组织。
这份文件的外交政策部分非常强调所谓价值观,称德国和欧盟层面都要采取更加一致的对华政策,在对华问题上加强跨大西洋协调,和“有同样想法的国家”合作,“减少战略依赖”。在所谓“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段落,三党提出要与“价值观伙伴”加强合作,并和日本开启定期的政府磋商。
此外,三党发布的这份文件还在核裁军问题上提到中国,并称“由于各种原因”,欧洲理事会现在不能批准《中欧投资协定》。但同时,文件也在“国际高校合作”一节称要提高所谓“亚洲能力和中国能力”(Asien- und China-Kompetenz)。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1月2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重视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认为发展好双边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共同利益,也有利于推动中欧交往合作。明年是中德建交50周年,希望德国新政府延续务实的对华政策,与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发展双边关系,把精力用在推动中德各领域务实合作上。
赵立坚强调,台湾、南海、新疆、香港等问题都是中国内部事务,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历届德国政府均秉持一个中国政策,希望德国新政府继续恪守这一政策,尊重中方核心利益,维护双边关系的政治基础。预计出任总理的朔尔茨在11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澎湃影像 图

预计出任总理的朔尔茨在11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澎湃影像 图

在三党24日于首都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朔尔茨还提到,未来全球会有许多重要国家对全球事务产生影响,不仅中美,亚洲、非洲、南美洲也有许多重要的国家。同时,朔尔茨也强调跨大西洋关系尤其是与美国合作的重要性,“对未来政府具有核心性意义。”组阁协议还花大篇幅讨论了德国俄罗斯“深刻而多样”的关系。
对于三党组阁协议中的涉华表述,崔洪建对澎湃新闻分析道,首先这体现了新执政联盟“为革新而革新”。他指出,执政联盟想树立自己形象,对美、对俄、对华想打造有区分的立场。默克尔时期中德关系积极面大于消极面,合作大于分歧,而新联盟想要“革新”,刻意对以前的表述做出了比较大的修改。
崔洪建同时指出,尽管中德关系的消极面可能增加、摩擦可能增多,但是这三党还是希望保持中德关系在比较稳定的框架内运行。“协议中对华三重定位还是提及伙伴和合作,在顺序上目前还是把合作放在第一位,这实际上也表明三党内部有所妥协。”崔洪建表示,之前德国的对华政策也包含社民党的主张,社民党目前也是执政党,“交通灯”联盟想要革新也不能把社民党“革掉”。
德国电视一台则评论道,“交通灯并没有计划完全改变对华政策的路线,但是想显得更加自信。”澎湃影像 图

澎湃影像 图

“向美国表态”
与2018年默克尔领导下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达成的组阁协议相比,此次“交通灯”三党对华姿态显然更为强硬。2018年的协议虽然有一些负面措辞,但称要加强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并称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德国经济界的“巨大机会”。默克尔今年11月接受路透社专访时也表示,“我认为完全(与中国)脱钩是不对的,对我们有损害。”
这份组阁协议中的对华立场,未来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予以落实?
胡春春表示,相对两党合作,三党组阁谈判的局面更为复杂,这份文本是一个妥协的结果,三个党派都在文本中找到了“存在感”,但这种“存在感”在多大程度上能形成德国真正的对外政策,在具体的国际议题上贯彻下去,还是要看不同的外部环境和内部势力所进行的角力。
一方面,德国自身需要消化三党执政的问题,另一方面,也需要从国际背景和德国国内背景来理解这些表态。“夸张地说,三党协议涉华部分是对跨大西洋关系、对美国对华立场的表态;极端地讲,这就是向美国表态的文本。”胡春春说道。
崔洪建认为,实践中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绿党和自民党从不同角度、各自分管的部门体现自己对华政策所谓“革新”的一面,包括强硬的态度、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但一旦矛盾出现,又需要社民党来调和。
“短期内中德关系会有比以前更大的风险,尤其是舆论和外交层面的冲突可能会有增多的趋势,但是对双方实际利益影响可能并没有那么大。如果双方有意识共同管控分歧,可以把一些所谓观念上、话语上、表述上的激进和冒险色彩对实际双边关系的影响降到最低。”崔洪建表示。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德国柏林,德国举行大选后首次联邦议院全体会议。 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德国柏林,德国举行大选后首次联邦议院全体会议。 人民视觉 图

部门分歧和党派差异
这份协议还规定了联邦政府各个部门的分配情况。协议中只公布了各部门的党派分配,没有透露具体人员安排。
除了推出总理人选,社民党还将执掌内政部、国防部、卫生部等6个部门。绿党将获得副总理职位,并执掌经济与气候保护部、外交部、环境部等5个部门。媒体普遍认为,绿党双主席之一哈贝克将出任副总理兼经济部长,该党另一名主席、大选中的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则将出任外交部长。在24日的发布会上,贝尔伯克也谈到不少外交相关的内容。
自民党则将执掌财政部、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等4个部门。自民党方面已经公布了部长人选,该党主席林德纳获得了他一直要求的财长职位,并担任新政府三号人物。
在两个月前的德国大选中,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得票率分列第一、第三和第四,三党曾在州层面合作执政,但还未在联邦层面执政过。社民党是传统的中左翼政党,绿党主张环保议题,其政治立场也偏左,而自民党主打自由主义,强调个人自由和市场作用,三党在财政、税收、环保、外交等许多问题上都存在差异。
据德国电视二台梳理,在能源转型和环境保护方面,三党在组阁协议中提出“理想情况下”在2030年之前淘汰煤电,增加太阳能和风能建设,2035年起不再销售内燃机汽车,并大力发展氢能。将“退煤”期限从2038年提前到2030年是绿党的要求,但他们2030年停售内燃机汽车的要求没有被接受。但和此前媒体披露不同,文件中并未提到淘汰天然气的具体时限,只是说“在(能源转型)过渡时期不能放弃天然气”。
组阁协议还强调要推进德国的数字化进程,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新建住房、管控房租,将选举年龄降低至16岁,并有条件地允许大麻合法化等多项事宜。面对严峻的新冠疫情形势,“交通灯”联盟还提出建立新冠疫情应对小组、提高护理人员待遇等措施。
“三党之中最难合作的就是绿党和自民党。”胡春春举例说,对于是否要在德国许多高速公路上限速的问题,绿党以环保为由支持,而自民党以个人自由为由反对。胡春春指出,需要关注各党未来作出妥协后能否安抚自己的传统选民。
“接下来新政府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内部的三党权力分配,和各部门的职能磨合。”崔洪建表示,各方本来有分歧,而且三党博弈的难度远远高于两党协调。默克尔执政时期形成的对华政策模式是,总理府制定基本规则,外交部处理具体事务。当中德双方的事务性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再由总理府来主导,通过领导人会晤或政府间对话来加以平衡。
但是新政府是否有可能形成这样的“分工模式”,仍有待观察。崔洪建表示,绿党的对外和对华经验不像社民党那样丰富,若与总理府出现分歧,绿党可能坚持观点,不会很快妥协。
“新的三党政府如何在部门利益分歧和党派政见差异的双重矛盾中,来体现相对一致、统一、平衡的对华政策,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崔洪建总结道。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张艳

4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