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唐人街

中国女性赴海外冷冻卵子人数持续走高,动机和实效为何?

CAROLYN ZHAN/《纽约时报》

2016-08-31 19:58  来源:澎湃新闻

 
受制于中国的法律法规以及社会观念,越来越多的中国单身女性为平衡人生节奏选择出国冷冻卵子。  纽约时报 图
注射了麻药后,陆伊(音)开始渐渐失去知觉。30分钟后,医生从她的体内取出了8个卵子,然后将它们转移到一间液氮冷藏库中。就这样,这些蕴藏着人类生命的娇弱液泡,被封进了充满希望与无常的未来之中。
陆伊有一个斯坦福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毕业后在上海创办了一家中介公司,负责对接中国的癌症病人与美国的医学专家。但和很多女性一样,她发现自己很难在事业追求和家庭安稳之间做出平衡。
如今仍单身的陆伊说道:“我知道,也许未来某些时刻我会想要孩子,但这个时刻一定不是现在。”
因此,在去年,34岁的陆伊决定冷冻自己的卵子。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中国,未婚女性被禁止接受辅助生殖技术诊疗,因此陆伊去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进行卵子冷冻。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单身女性选择走出国门冷冻卵子,为自己的未来多保留一个选项,也为自己的人生节奏做出把控。
然而直到去年,在女星徐静蕾在其微博上爆出自己曾在2013年赴美冷冻卵子的消息之前,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一选项仍一无所知。
陆伊说:“那时我们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这种技术的存在。我们想:既然她(徐静蕾)可以这样做,为什么我不行?”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规定,辅助生殖技术不适用于“未婚女性或不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法规的夫妇”。即便是已婚女性,除了需要出具结婚证、准生证等相关证明外,还要符合如下至少一种情况才可进行卵子冷冻:一是有不孕病史及助孕指征的夫妇,在取卵日丈夫取精失败并不接受供精的特殊情况;二是希望保留生育能力的癌症患者,在手术和化疗之前可先进行卵子冷冻。
《纽约时报》指出,这种限制措施也是中国1979年以来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部分体现,旨在控制人口。
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专家王红霞说:“中国对辅助生殖技术仍缺乏热情,这是因为政府担心该技术会对人口政策产生负面影响,且有可能产生买卖卵子的黑市。所以政府的应对措施就是严格控制这一技术,但未婚女性的生育权就受到了影响。”
此外,王红霞还补充道:“允许女性婚外生育的观点,与中国当下的社会道德秩序相悖。”
徐静蕾的经历在中国引发了关于生育治疗的适用范围的争论。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为此播出了6分钟的节目,重申了对卵子冷冻技术的限令。但节目播出之后,微博上发起的一项相关投票吸引了8.3万多名网民,结果显示,有近80%的人反对“未婚女性不得冷冻卵子”的规定。
《纽约时报》称,为了规避法律限制,一些女性开始效仿徐静蕾的做法:离开中国出国进行手术。
上海的叶琴敏(音)也是这支特殊“出国大军”中的一员,这位39岁的室内设计师在加拿大的一所生殖医院冷冻了自己的卵子。
据《纽约时报》报道,不少医疗中介机构看准了这一潮流,开始填补中国顾客与海外生殖医院之间的市场空白。
上海某医疗公司自称与俄勒冈生殖医学中心(Oregon Reproductive Medicine)有合作关系,该公司的市场部主任杨洁(音)说:“过去三年以来,每年到美国接受冷冻卵子服务的人数都以10%至15%的速度增长。” 该公司会帮助客户安排签证、接机、住宿、翻译,甚至还配有会说普通话的司机。杨洁说:“无论客户需要什么,我们都会帮他们准备妥当。”
一些美国的医疗机构也开始在中国设置分院。来自加州HRC生殖医院(HRC Fertility)的6名医生在中国创办了一家公司,目前已在中国10座城市设有办事处。其官方微博主页上写着:“为L.G.B.T人群、艾滋病患者、单身女性提供生育服务,助您圆梦。”
该公司的CEO邓旭阳(音)说:“我们的客户基本上都是30岁左右的中国女性,大多家境富裕且受过良好教育。她们思想比较开放,也能负担得起这些服务费用。”在美国,冷冻卵子的花费一般在1.1-1.6万美元(约合7-10万元人民币)之间,且每年要支付450-600美元(约合3000-4000元人民币)的储存费用。
邓旭阳说:“我们和多家机构开展合作,以满足不同潜在客户的不同需求。我们还和房地产商合作,将海外接待与医院参观结合起来。”
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协会(Society for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的统计数据显示,加州的51家生殖医院中,有33家提供针对中国客户的服务,例如中文的网站和资料以及说中文的职员。
然而,《纽约时报》发现,卵子冷冻的实际成果却并不与其日益升温的热度成正比。
辅助生殖技术协会主席凯文·多比(Kevin Doody)博士称,从2009年到2014年,全美冷冻卵子的人数从568人飙升到了6165人。然而这5年来,解冻卵子生殖的成活率却不到24%。女性的卵子数量和质量都会随年龄的增长而下降,34岁以后尤甚,且冷冻卵子也会产生副作用。
陆伊在冷冻过程中服用促排卵药物时,很不幸出现了只有1%发病率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症状。她说:“那之后5天之内,我都看起来像是一个怀孕8个月的孕妇。我不确定我是否还能继续进行卵子冷冻,但我不断告诉自己:我要继续,我必须继续。”
陆伊在微信公众号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并获得了10万+的浏览量。她还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里面有超过100名正在考虑或已经开始进行卵子冷冻的中国女性。
陆伊说:“我们互相交流信息,彼此打气加油,有些人甚至结伴赴美冷冻卵子。”
现在,陆伊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公司经营上,她觉得冷冻卵子为她的私人生活赚得了更多的时间。回首这一决定,陆伊说:“这既没有改变什么,也改变了一切。”
(编译:邵景楷)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