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一号专案

北京锋锐律所律师王宇取保后受访:无论境外颁什么奖都不接受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2016-08-01 16:00  来源:澎湃新闻

取保候审后的王宇接受媒体采访。(04:21)
公安部在去年曾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所为平台,涉及地下教会及境外势力的滋事扰序犯罪团伙。  东方IC 资料图
在羁押一年多后,涉北京锋锐律所案的律师王宇日前被公安机关依法取保候审。
7月3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宇表示,她现在身体状况良好,计划近日与儿子团聚。谈及美国律协等机构将向她颁发国际人权奖,她表示自己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更没有计划委托、也不接受他人代她领奖。
谈周世锋:他不是一个称职的法律人
2015年7月,公安部指挥多地公安机关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少数不法律师、网络推手、职业访民和地下教会、境外势力深度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公安机关查明:2012年7月以来,该团伙勾结境内外势力,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大肆煽动群众对党和政府不满情绪,抹黑政府形象和司法公信力,矛头直指我国政治体制和司法制度,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在国内国际造成恶劣影响。
2015年7月,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王宇等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6年1月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
7月15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发布消息称,经审查决定,依法分别对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谈及即将开庭的周世锋案,王宇表示她也很关注此案,毕竟她曾在锋锐律所工作过。
“在我看来,作为锋锐律所主任的周世锋,在工作上不是一个称职的法律人,他的业务水平、法律素养、辩护能力我都不敢恭维。”王宇说,周世锋给她印象最深的是他常挂在嘴上的话:“别人不敢接的案件咱们敢接,别人不敢做的案子,咱们都敢做。”
王宇说,周世锋在所里还招纳一些维权律师、网络大V,包括一些退休的政府官员。他比较喜欢利用这些人来代理、炒作敏感案件,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在网上发布微博微信,接受外媒采访,对这些案件进行炒作,抬高锋锐律所的名气,赚取一些经济利益,抹黑体制、攻击政府,来作为在中国实施颜色革命的基础。
谈人权奖: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
在采访中,王宇还对自己过去错误的行为表示悔悟。她说,到锋锐律所后,她先后到过英国、瑞士、巴厘岛、泰国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接受培训、参加会议,费用全部由境外的机构和组织出。他们培训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她在国内的名气和在访民、律师界的影响力来对她代理的一些案件进行炒作。
“他们还给人权律师灌输一些西方民主人权理念,然后借这种形式来攻击中国政府,还有的培训是教我们如何逃避风险,比如在泰国参加的一个电脑技术方面的培训,就是教如何使用翻墙软件和电脑加密软件,来逃避侦查。”王宇说,她现在对这一点已经看得很清楚,今后她将彻底与这些组织决裂,不给他们以利用的机会。
在锋锐律所代理案件时,在法庭内外言行都比较激烈的王宇还被称为中国律师界的“女战神”。王宇说,她觉得这称呼是对她的羞辱,这仍然是在利用她,达到攻击抹黑中国政府的目的。
王宇也承认,过去她确实有一些错误的行为,对法官和法庭秩序很不尊重,有的也涉嫌违法犯罪。另外,她还经常在微博微信上就一些案件发表不当言论,频繁接受外媒采访,企图通过这些行为给法庭施加压力,达到自己的诉求。“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做法不是一位律师和法律人该有的行为,我很惭愧,也很后悔。”
在王宇被羁押期间,有境外媒体还报道称,境外个别组织准备给她颁发人权奖。对此,王宇表示,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奖,她的态度是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
“我想说的是,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境外给我什么奖,我认为他们颁奖的目的,都是想利用我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王宇说,今后,无论境外什么组织颁给她什么奖,她都一样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更没有计划委托他人代她领奖。
谈将来:回归家庭,做孩子的好妈妈
谈到自己身体状况,王宇表示,她现在身体还挺好,2016年二三月份时,她的乳腺里长了一个瘤,天津公安机关和看守所领导非常重视,帮她联系医生和医院做了手术。“我很感谢公安机关的领导和看守所管教,还有咱们办案民警。手术后,我得到很好的照顾,现在恢复得非常好。”
王宇还郑重声明,羁押期间她的各项合法权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她充分感受到了司法文明和人性关怀。
2015年10月,有人曾试图将王宇的儿子偷渡到国外,谈及此事,王宇非常愤怒。她强烈谴责道:“他们这么做,就是想要利用我的事,利用我和我儿子之间这种母子关系,利用我的家人,来对我进行牵制,达到他们卑劣的目的。我想再次告诫这些组织和个人,不要再利用我和家人来做文章。我将来也没有计划把儿子送到国外。”
取保候审这几天,王宇也一直在调整心情。她说,这一年来,她想明白了许多,也认真思考了今后的人生。“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回归家庭,做孩子的好妈妈,做父母的好女儿、好儿媳,把自己的心思和绝大多数的精力投入到家庭,以前我亏欠他们太多,以后尽我所能慢慢补偿他们。”
王宇还特别说道,她被羁押后,一些不明真相的同行为她组织捐款,这些钱她家人一分没动,她也不会要,将一一如数退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雷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