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唐人街

彭博新闻:数百万中国人正在直播自己的日常

Lulu Yilun Chen 彭博新闻

2016-07-06 20:58  来源:澎湃新闻

人们在镜头前跳钢管舞、蹦极,甚至有人对着镜头吃蛆。中国首富在私人飞机上打牌则吸引了超过30万人同时在网上观看。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数百万中国人在用手机直播着这一切,以及更多其他内容。
彭博新闻7月5日的一篇报道中写道,不管是初创公司,还是网络巨头,都开始通过向观众出售虚拟礼物赚钱,虚拟礼物可用于赠送给热门主播。“直播热”正在中国兴起。
冷的城市里,渴望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彭博新闻报道称,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市场中,热点以极快的速度变化着。但中国的直播现象却后劲十足,展现出了持久力,还发成了一项红火的生意。小型初创的直播平台和互联网巨头正通过出售虚拟礼物赚钱:虚拟花、虚拟汽车、虚拟玩具,人们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主播赠送虚拟礼物。随着业务的成熟,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其他公司可能会开始在热播的直播中打广告。
“这不是昙花一现,这种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是可行的。”彭博新闻援引金沙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朱啸虎的话说。金沙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了刚在北京创办两年的公司“映客”直播,包括这一家公司在内的200家直播初创公司,总计吸引了大约7.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但是这个行业的利益是如此之高,有可能会形成泡沫,很多人都会失败的。”
事实上,“直播热”并非中国独有。在美国,科技公司希望能让直播变得更热门。Twitter去年收购了app“Periscope”,并整合了视频直播,成为其主打产品。Facebook已开发了用户直播功能,并在动态消息中大肆推广了这一传播方式。移动应用程序“YouNow”也已经在青少年中发展壮大。
但是,彭博新闻认为,中国的直播流行得更迅速、更广泛。数千万年轻人(其中许多是单身男性)远离家乡,生活在冷冰冰的大城市里。他们渴望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即使这意味着与一个陌生人互动、看一个陌生人吃饭。“中国对手机的广泛使用,以及迁移性社会带来的孤独感,使得人们更愿意以这种方式相互关联。”陌陌公司负责直播业务的副总裁贾维对彭博新闻说。陌陌公司是一家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社交媒体。
“只是有想要分享的冲动”
彭博新闻称,许多直播拍的都是普通人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30岁的周小虎(音译)是内蒙古一建筑工地的安全领班,同时他也是“映客”直播千万活跃用户中的一个。像许多“映客”的用户一样,周小虎从下班开始一直看直播,一直看到睡觉。又单身、又无聊的周小虎,有时看看其他人的直播间,有时也会直播自己吃饭、看电视。他有很多直播间可选,“映客”上有多达六万人同时直播。
“它满足了我的需求。”周小虎对彭博新闻说。他花了约700元给他关注的主播送了礼物,他也获得了大约200元的回报。“我把它当做是电视节目和游戏的替代品。”
31岁李文奇(音译)是一名在日本神户的中国理发师。他在直播中带着粉丝们去旅游景点和餐饮场所。彭博新闻了解到,在东京红灯区的直播是李文奇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次。李文奇在红灯区附近游荡了近六个小时,即使他从来没有进入室内,还是有超过三千人观看此次直播。“我只是有想要分享的冲动,”他说,“我想要让那些从没去过日本的人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
李文奇告诉彭博新闻,他已授权两个受信任的粉丝,来帮他维持直播室的秩序。他们可以屏蔽或踢出爆粗口、挑事的观众。在以直播为副业的两个月里,李文奇已经在陌陌上挣了约15000元,都来自粉丝赠送的虚拟礼物。
主播们每月最多能挣几十万美元,陌陌公司副总裁贾维说。来自粉丝的虚拟礼物中,他们获得多达50%的报酬,直播公司拿其余的。虽然直播对于像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这样的大公司来说,是一项相对较小的收入。然而令人上瘾的视频是留住网站用户的有效方法。小一点的公司则正在做一项蓬勃发展的业务。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陌陌就从虚拟礼物中获得了1560万美元。
严格的审查制度
彭博新闻报道称,最热门的直播在同一时间能吸引多达40万人。它们拍的通常是名人。王健林是房地产巨头大连万达集团的创始人。他在他儿子投资的一个app上,直播自己与合作伙伴在私人飞机上打牌。有超过30万人观看了此次直播,还有许多人送虚拟礼物给这位中国首富。许多直播会拍摄衣着暴露的女性做这样的事:购物、玩游戏、挑逗地吃水果。
为了能在镜头前出挑,主播们也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举动,比如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更有甚者直播嚼蛆。彭博新闻表示,中国的监管机构正在监视、打击任何被视为色情或对国家有潜在危险的直播。当很多年轻女性在网上有伤风化地吃香蕉,当局很快将他们踢出网络。官方审查规定企业必须雇佣审查团队。在“映客”,有一千人负责监视每一个直播间,判断其是否包括批判政府,或色情、暴力的内容。
审查制度并没有让李文奇担心,因为他主要集中在于日本的休闲旅游。“我喜欢以这种方式与其他人互动,”李文奇告诉彭博新闻,“它比其他形式的社会媒体更快、更令人满意。”

(编译:李子箫 李怡清)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李怡清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