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互联互通前,哪些人开始行动了?
2021-09-16 11:43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丰收
各大平台解除链接屏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9月9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等一批互联网代表企业参会。
9月13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进一步表示,已要求企业能够按照整改要求,务实推动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能够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
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相继作出回应,均表达了配合整改的决心。
究竟互联互通会带来哪些改变?
是微信里打开淘宝链接,还是朋友圈能分享抖音视频,亦或是在抖音里挂上微信二维码?
对各大平台又将带来哪些影响,对其他人又有什么新的机遇和挑战?
巨头拆掉围墙
腾讯拥有微信这样的超级流量池,一旦开放链接,势必将涌入大量的信息。
用户在微信生态里分享淘宝链接以及抖音的短视频内容应该不成问题。
但是微信会不会给阿里和抖音带来指数级流量增长,这个是要打问号的。
因为目前人口红利已经不复存在,对顶级平台来说,新用户可能不多了。
但是互联互通后,确实会增加分享的顺畅度,用户的分享频率应该会增多。
之前,口令、分享码等折中方式都是无奈之举,消费者也缺乏分享的动力,这次互通后应该会有很大的改观。
而字节和阿里则欣慰地接收来自微信的巨大流量。多少人在微信看抖音、逛淘宝的愿望也许马上就要实现了。
另外购物时自由的选择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或许也不远了。
也有人好奇,即时通讯会不会迎来一波浪潮,比如老罗的聊天宝/子弹短信、王欣的马桶MT会不会复活。
虽然聊天宝去年还在更新,但在笔者看来,复活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做一款新的产品倒是有可能。
总之,互联互通后,打开了一定的流量缺口,这些流量此前被企业的闭环措施所限制,这次终于得到释放。
巨头们长期建立的护城河终于有望被彻底打破,在商业上的发展空间也广受外界关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此次工信部力促互联网平台开放,一方面是为了打破各互联网平台的闭环生态,向开放生态转变;另一方面是为了给用户提供便利化。一旦平台之间分享链接更加方便,就有更多企业或平台可以借大型互联网平台实现流量入口搭建。
抛开巨头们的故事,对于其他企业和创业者,互通又能带来哪些机会?有没有人已经行动起来了呢?
互联互通前,谁在蠢蠢欲动?
已经有人开始行动了
认为新风口出现了
在不少人眼中,流量是互通后的关键词,也是机遇所在。
搞互联网营销经常使用私域流量、公域流量这样的概念,在有些人看来,互联互通后,公域流量私域化和私域流量公域化将是一个重大的风口。
有私域流量人士认为,各大平台释放了“红利”,建议每个人做个人IP,给自己搭建独立站。
还有人真这样做了,上了个私域一站式导航独立站,并且声称每天突破一万人了。
此外,就在今天,一家数字营销公司宣布获得了5000万Pre-A轮融资。在对外的宣传稿件中,这家公司把互联互通当做了一次机遇,认为私域营销的新风口出现了。
新闻稿写道:参与此次融资的投资人指出,互联网平台互相开放生态系统,全面实现互联互通,势必产生巨大的创业机遇和商业势能,公域流量私域化和私域流量公域化将是一个重大的风口。
但是也有人对互通没抱太大的期望。
一位私域流量人士对三言财经表示,互通对创业者和小企业带来的影响有限。
他认为即便互通也不代表营销就容易了,也不代表流量就多了,更不代表卖货就就更简单了。
在他看来,因为人口基数就在那里。转化还是很难,用户还是很难获取,流量成本还是非常高昂,决定了流量难题的原因不在于微信作为互联网基建屏蔽了谁,也不是因为几个互联网巨头互相屏蔽导致的,而是人口红利消失了。
微商大V龚文祥分享了他对互通的看法。他列举了19条,分析了互通对微信、抖音、淘宝从业者的影响。
比如,他认为私域从业者能把流量通顺的汇聚到微信上;品牌DTC、独立页会行得通,品牌方能把微信服务号+小程序+个人微信号+抖音直播间+天猫旗舰店等全面贯通;服务号和订阅号的投放市场会持续繁荣;流量从抖音来,经过微信裂变,最后还回到抖音成交;可能会有私域CRM系统工具出现或是做数据分析、数据营销的;真正的搜索引擎,可以收录一切、流动一切。
但是他也表示最怕各平台不是“真正开放”,对外链偷偷地采取降权限流的方法。
事实上,对于这次的互联互通很多人持有观望的态度。
某视频号MCN负责人向三言财经表示,仍然在思考互通一事,现在还没想好,并表示身边还没有人有所行动。
另一食品快消品负责人则称再等9月17日的落地,看情况再作调整。
其实,我们也发现,对于这次互联网的这次大变革,大部分投资人都保持了沉默,很少在公开场合讨论此事。
这也许是好事,哪有那么多风口,大部分都是人为吹出来的。
互联互通是个长期过程
正如各大平台的“围墙”不是一日建成,互通也注定是个长期的过程。按照工信部的说法是按步骤、分阶段的整改。
这次的互联互通与以往有所不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相比之前部分互联网平台之间一对一的互联互通是属于协作范畴,而此次互联互通属于法律规范的范畴。”
但是互通也需要各平台在数据、隐私安全和用户体验上下功夫。
《比较》杂志研究部主管陈永伟认为,相关部门需要就数据安全、技术安全等问题设立红线,规范平台行为的边界;开放外链既需要考虑用户使用体验的影响,也需要判断所带来的社会成本和社会收益是否平衡。
如果平台监管缺位,虚假宣传链接、恶意病毒链接、伪装信息链接等则可能再次泛滥。
不过目前各大平台在安全上应该不成问题,重要的是互通的过程中难免又是一轮新的博弈。
虽然能够互通,但是可能衍生出其他的细化规则。
比如,偏营销的接口调用可能会被限量,一定时间后再恢复正常;又或者接口调用会收费;还可能加大对垃圾链接的惩罚力度。
南开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陈兵指出,“互联互通是肯定要做的,要制定好游戏规则。”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