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张旭东:什么是真正的中国道路

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实习生 王紫汀

2015-09-28 10:41  来源:澎湃新闻


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东亚研究系教授张旭东阐述中国梦想与中国道路之作《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一书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在沪出版面世,并于日前在上海人民出版社举行了出版了座谈会。
《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的核心问题,张旭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所谓文化政治,无非是在讲,我们今天在改革、在进步、在启蒙,这个过程中我们要自信,要意识到自己是在探索。自己的问题同时也是世界的问题。”
在这些面对大众的文章里,张旭东一直希望能够抛掉学院腔,更加直白。高剑平 澎湃资料图
文化政治就是哪种文化成为普遍性文化的问题
张旭东认为,任何一个看似偶然、看似独特的文化或者文明实体,一旦形成一个文化系统或文明系统,它必然存在内部的普遍性,“普遍性不但对自我理解来说是普遍的,而且对别人来说也是普遍的。”
“中国人想的问题是所有的问题,西方也是这样,所有的文明其实都是这样,这就造成了局部文化世界之间的冲突。”也就是说,不同文化、不同文明它的具体形态和实践是特殊的,但是所要达到的目标或解决的问题是普遍的,“这就造成了每一个文明实体都是要扩充自己的边界,都要变成普遍的问题,那么哪种普遍性更普遍,是你服从我,还是我服从你?这就是文化政治。”张旭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在张旭东的观察里,今天的中国在很多层面,我们是被套在西方的观念里的,“技术、科学,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靠现代化、现代性。人家是普遍的,我们是特殊的,我们在学,但还没学好。这个我认为没有必要去争辩。”
但是在另一个层面——制度、伦理、情感世界等,这里面每个民族是不同的,历史成分不一样,思维方式、地理条件不一样,“至少还保存着自身文化成为普遍性的可能,还是要留住这样的一个空间。”
探讨中国道路必须处理好两个30年的关系
《文化政治与中国道路》一书中非常吸引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处理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的问题。在王鸿生看来,这两个30年联续中间有断裂,断裂中间有连续,张旭东引入了一个“主权者”的概念来勾连这个问题,比较具有说服力。
但他认为仍然有需要进一步探讨的空间,因为张旭东所谈的范围只是就中国本身自我而言,但没有看到“这两个30年的参照在哪里,这两个30年和外部世界的关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两个30年是和整个国际各种各样的变化背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得把国内的这样一个变化的脉络的理由和正当性,和国际的变化处理好。”
“因为这里面也涉及到国外一些人把邓小平看成是自由主义的代表,为什么产生这样的理论?我们现在不能简单说人家都很偏颇或是妖魔化,我们应该给出更具有说服力的解释。”王鸿生认为张旭东是开了一个好头,“如果能够把外部世界这样一个参照系引进来、勾连起来,可能更好。”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也认为,讲中国的故事是要以中国为本位,但在讲的时候,也同时应该具有全球的视野、人类的光环。“仅仅的讲我们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很难把中国的故事讲清楚。”
张旭东对此回应道,“两个30年,如果毛泽东的道路和邓小平的道路是反的,那就没有中国道路了。”
在张旭东看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两个30年和社会上的一些价值判断存在偏差:“我比较在意这种负面的影响,看了以后就想去反驳一下。用邓小平的30年否定毛泽东的30年,再往前就是否定五四,否定辛亥革命,这是要重新引出一个历史规律或是普遍性道路,是一种让我觉得非常危险的一种倾向,就是在知识上让人觉得非常不满意的一种状态。”
“但是如果正过来说,如果坚持中国革命往前走的话,如何理解两个30年的内在一致性,或是至少是连贯性,就变得特别的重要。”张旭东认为,两个30年的关联点要比近代中国和儒教中国的关联点更重要,因为只有完成后两个30年一贯性的论述,后者的连贯性论述才有意义。“不然的话就已经是历史终结了,国就不存在了。”在张旭东看来,论述这一问题的困难性“在于不是党自己要说清楚,而是知识界如何对媒体、舆论等说清楚。”
那么两个30年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内在一致性呢?张旭东解释说,“毛泽东时代跟邓小平时代的关系,是如何处理实践的问题。毛泽东的实践有点像基督教,虽然那时候中国人一穷二白,但是在精神层面和政治层面上,已经达到天国了。”
“邓小平就说暂时不谈来世,你就看现在吃什么,你想不想吃得更好,现在一个月拿多少钱,明年翻一番,这样就回到很具体的实践上来。在书中,我看上去是认同毛主席的,其实我认同邓小平的。真正的中国道路,文化政治也好,中国道路也好,回到它的具体性来说,只能按照邓小平的道路走,这是中国道路。”
从文化政治角度来看,张旭东觉得,毛泽东的时代在政治性上更接近普遍性的存在。“但是毛泽东时代给我们建立起来的平台过早了,现在是怎么把我们从这个高处不胜寒的平台,自己找一个台阶下来,然后在地上走,走的方向是毛泽东的那个高度,但是具体的道路要走邓小平的道路。”张旭东总结道。
在这些面对大众的文章里,张旭东一直希望能够抛掉学院腔,更加直白。“我觉得很多话如果三言两语说不清可能长篇大论也说不清,伟大的经典语言很多都是非常直白的。我们有现成的榜样,毛主席就是用最直白的语言和最深奥意思的大师,这一点没有人比得过他。”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