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尴尬的北宋驸马:娶了公主,父亲变兄弟

刘云军

2015-11-04 16:54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古代传统上讲究“合父子之亲,明长幼之序,以敬四海之内”。但在北宋前期,皇帝出于一定目的,强令驸马升行,即将驸马辈分抬高一辈,以祖父为父,以自己的父亲为兄弟,相应的,驸马的名字也进行改动。这与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极为不合,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一尚公主便升行:尴尬的驸马
北宋咸平五年(1002)五月初三日,宋真宗封自己的姐妹、宋太宗第四女宣慈长公主为鲁国长公主,下嫁给镇宁军节度使柴禹锡的孙子、太子中舍柴宗亮的儿子——左卫将军柴宗庆,同时下诏“特升其行,令禹锡子之”。于是柴宗庆由柴禹锡的孙子,摇身一变成了他儿子,与自己的父亲柴宗亮成了兄弟。
次年,宋太宗第五女郑国长公主下嫁宋初宰相王溥的孙子王克明,真宗下诏王克明“赐名贻永,令与父同行”。
大中祥符元年(1008)十二月,宋初高官李崇矩的孙子、李继昌之子李勖尚宋太宗第九女万寿长公主,宋真宗“特于其名上益‘遵’字,升为崇矩之子焉”。
柴宗庆(原名不详)、王贻永(原名王克明)、李遵勖(原名李勖)三人在娶公主成为驸马后,在家族中的辈分都升了一辈,变成自己亲生父亲的同辈人,并且名字相应地进行改动,以与改变后的辈分相符,他们后人的行辈也相应提高一个辈分。
古代人对人伦特别重视,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改变人伦,无疑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挑战与扭曲,宋真宗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改变人伦呢?
六十余年之后,宋真宗的孙子宋英宗一日私下对自己的儿子宋神宗评论此事,称:“国家旧制,士大夫之子有尚帝女,皆升行以避舅姑之尊。”意思是宋朝旧制,为了维护皇帝至高无上的尊崇,避免身为皇帝女儿之尊的公主向身为臣子的公婆行跪拜礼,所以驸马娶公主后,要人为抬高一个辈分。
这个解释表面上似乎说得通。既然是“国家旧制”,那这个“旧制”从何时开始,又是否一直为驸马所遵循?细细考究,发现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被掩盖的真实原因:异辈通婚
据史料记载,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有六个女儿,其中三个女儿早夭。赵匡胤称帝后,三个女儿分别出嫁,其中魏国大长公主嫁给王审琦之子王承衍,鲁国大长公主嫁给石守信之子石保吉,陈国大长公主嫁给魏仁浦之子魏咸信。现存史料中并无王、石、魏三位驸马升行的记载,而且从他们的名字以及其后人的名字来看,三位驸马在娶公主后辈分并未发生任何变化。
宋太祖(赵匡胤)的弟弟宋太宗赵匡义有七个女儿,其中一个早夭,两个出家入道,剩下四个正常出嫁。太平兴国九年(984),徐国大长公主嫁给后周旧臣吴延祚之子吴元扆,史料中同样没有吴元扆尚主后升行改名的记载。其余三个女儿,分别嫁给柴宗庆、王贻永和李遵勖,而三位驸马婚后奉诏改名升行。
如此看来,宋英宗口中所谓的“国家旧制”,应该是从宋太宗的三个女儿(鲁国长公主、郑国长公主、万寿长公主)出嫁开始实行,具体执行时间则是宋真宗朝,创立者是宋真宗。那么,为何在宋朝立国四十年后的第三代皇帝宋真宗要颁布这一诏令?
宋真宗
这可以从赵宋皇室的联姻目的、对象等方面入手分析。
宋朝立国后,为维护自身统治,宋太祖一方面对诸如李筠、李重进等敌对势力采取强硬手段予以打压,另一方面,对于合作的前朝旧臣与开国功臣积极采取拉拢与收买的方法。如著名的“杯酒释兵权”之际,宋太祖除了用金钱、显赫的地位来换取武将的兵权,他还特意允诺与他们结成儿女亲家,于是在这些武将交出兵权不久,一系列皇室与武将的联姻便展开了:石守信的次子石保吉娶宋太祖次女、张令铎的三女儿嫁给宋太祖的三弟、韩重赟的次子韩崇业娶宋太祖侄女、王审琦的长子王承衍娶宋太祖长女。所以说,宋朝开国之初的皇室联姻,带有强烈的拉拢与安抚功臣的目的性。但若抛开这一点,考虑到这些开国功臣与宋太祖年龄相当、在宋朝建国前资历相似,甚至还有结义之举,当时的联姻无论在辈分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是相匹配的。
宋太宗与宋太祖虽然是亲兄弟,但二人之间年龄相差13岁,两人女儿之间的岁数差距可能更大。因此“杯酒释兵权”之后皇室与武将大幅度联姻时,太宗儿女不在其中,只能说明当时宋太宗的儿女年纪尚小,还不到婚嫁年龄。
宋太宗(生于939年)的第一位亲家吴延祚(生于917年)后周时曾任枢密使,入宋后继续担任朝廷高官,其身份地位与宋太祖的亲家魏仁浦不相上下。可以说,宋太宗与吴延祚的联姻,和宋太祖与王审琦、石守信、魏仁浦三人的联姻情况相似,属于同辈分之间的结合。但宋太宗其余三位亲家的情况便截然不同了。
柴宗庆的生父柴宗亮曾任太子中舍,李遵勖的生父李继昌官至刺史,王贻永的生父王贻正官至国子博士,很显然,宋太宗的这三位亲家官爵方面都远远逊色于吴延祚,资历也低很多。这是因为,他们与吴延祚还差了一辈,也就是说,他们的父亲、驸马们的爷爷,与吴延祚才是同辈分之人。
李遵勖的爷爷李崇矩是后周旧臣,在宋太祖朝曾任枢密使,他还与当时的宰相赵普是亲家。可以说,李崇矩在宋初算得上是位高权重。赵匡胤称帝后,为了笼络李崇矩,曾打算将女儿嫁给李崇矩的儿子李继昌,李崇矩以君臣地位尊卑悬殊婉言拒绝,李继昌也表示不愿意高攀皇室。李崇矩便赶紧为儿子娶妻完婚,从而断了皇帝联姻的念头。赵匡胤知道此事后颇为不悦,但亦无可奈何。
李崇矩
王贻永的爷爷王溥在后周时曾经与魏仁浦分任宰相。宋朝建立后,也曾一度任相,地位之尊不容置疑。
柴宗庆的爷爷柴禹锡在宋太宗尚未登基前,便给事左右。太宗即位后,柴禹锡以从龙功臣身份在朝廷地位迅速提高,特别是他主动告发秦王赵廷美图谋不轨,帮助宋太宗除去皇位继承的心腹之患后,柴禹锡更因功劳被提拔为枢密副使,显赫一时。
很显然,吴延祚(生于917年)、李崇矩(生于924年)、王溥(生于922年)三人均属于前朝旧臣,且在宋朝立国之前已经是朝廷高官,入宋后继续担任高官,他们三人无论从年龄抑或资历来看,几乎旗鼓相当,属于同辈之人。相比之下,柴禹锡年龄、资历上虽然都要逊色三人一等,但也属于高官系列。
因此,从各方面来看,宋太宗的女儿嫁给吴延祚、李崇矩、王溥、柴禹锡的儿子更合适,但实际情况却是,宋太宗的三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后三个人的孙子!如此一来,吴延祚、李崇矩、王溥、柴禹锡与宋太宗属于同辈分之人,但作为第二代人的宋太宗的女儿,除了嫁给吴延祚之子吴元扆的扬国大长公主属于同辈人之间结合外,其余三位公主则以第二代人身份分别与第三代人的柴宗庆、李遵勖和王贻永结婚,公主的辈分无形中降低了一级,连带着她们的父亲宋太宗的辈分也降低一辈。这是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无论如何难以接受的。
另外,宋代反对异辈婚,即不同辈分的男女不互相通婚。根据张邦炜先生的研究,宋代在法律上严厉禁止异辈为婚,不仅普通人,连士大夫、皇亲也必须遵守。而宋太宗三位公主的婚姻,恰恰属于异辈婚,为了既不违背人伦,又不与法律相悖,宋真宗不得已升高驸马的辈分,使与公主辈分相符,这样虽然与法律无碍,但却无形中造成驸马家族中辈分的混乱,是在婚姻中曲男方以迁就女方的表现。这又与中国父权传统观念相违背,体现了典型的皇权高于父权,皇室在婚姻中的优越地位一览无余。
宋真宗很清楚自己的做法与传统伦理道德相悖,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所以,在现实生活中,他的一些处理便显得自相矛盾。
如柴宗庆被升行为祖父柴禹锡的儿子后,下嫁给柴宗庆的宋太宗女儿也相应的从孙媳妇变成儿媳妇。据《东都事略•柴禹锡传》记载,宋真宗以柴宗庆娶公主,特意将在外地任职的柴禹锡诏归京城,“公主就第谒见,行舅姑之礼”。
而《宋史•公主传》记载,宋太宗的女儿万寿长公主嫁给李继昌之子李勖后,虽然根据宋真宗诏令,李勖升行,并改名李遵勖,成为李继昌兄弟。但在李继昌生日之际,万寿长公主“以舅礼谒之”,即以儿媳妇的身份向“同辈”的公公拜寿。宋真宗听说这件事情后很高兴,私下给她衣物、宝带、钱币等“助其为寿”。可见宋真宗一方面要从维护皇室尊严角度,提高驸马辈分,但对实际的人伦、尊卑并不敢视而不见。
南宋佚名《女孝经图卷》之《贤明章》,宋代帝后形象。
遭唾弃的驸马升行
实际上,宋代真正执行升行的驸马仅前面提到的柴宗庆、王贻永、李遵勖三人。因为宋真宗的两个女儿,一个早亡,一个出家奉道,并无女儿出嫁。宋仁宗的十三个女儿中,九个早亡,四个女儿出嫁。其中长女陈国大长公主嫁给宋仁宗母舅之子李玮。李玮与公主辈分相同,所以并未升行,其他公主年龄尚幼。
宋英宗是一个“有性气,要改作”的皇帝,面对仁宗遗留下来的诸多问题,宋英宗即位后有心振作,而大臣也将振作宋朝的希望寄托在这位新皇帝身上。恰在此时,宋英宗的女儿已经成年面临出嫁,于是驸马升行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
宋真宗的驸马升行诏令违背“长幼之序”,大臣并非不知晓,正因为他们洞晓了皇帝的目的所以才避而不谈。在经历了仁宗朝四十余年淡化后,特别是宋英宗的养子身份,使得大臣们现在谈及此事不会让皇帝反应过于强烈。
还有重要一点,古人相信治家、齐国、平天下。所以大臣们在抨击驸马升行违背人伦时,暗讽宋朝运行到宋英宗时所面临的诸多问题,根源之一便是由于真宗此举导致家不治而国不理。如宋英宗即位不久,大臣邵亢提出:“陛下初政,欲治天下,必自正家始。……公主下嫁,不可杀舅姑之尊,以屈人伦之序。”御史中丞贾黯也指出:“国朝公主出降,皆以祖为父,以父为兄,遂废公主事舅姑之礼,臣常惜之。臣愿陛下诏诸公主下降,其有舅姑者,皆令备礼,于以厚人伦,正风俗,无大于此矣!”
宋英宗对大臣上奏表示认同,“以为废人伦,不可为天下法,思所以厘正之,”但就在他准备“诏有司革之”时,却“婴疾疹,其议中寝”。
治平四年(1067)年正月,宋英宗驾崩,其子宋神宗即位。二月,宋神宗便下诏:“朕昔侍先帝左右,恭闻德音,以本朝旧制,士大夫之子有尚帝女者,辄皆升行,以避舅姑之尊。……岂可以富贵之故,屈人伦长幼之序也,可诏有司革之,以厉风俗。”自此,从宋真宗朝开始的,历时六十余年的驸马升行制度正式被废除。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