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谁能救拜腾?那些困在“破产”拜腾里的造车人
星车场
2021-07-26 12:49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近日,消失在汽车圈视线里许久的拜腾又有了新的消息,多家媒体“披露”,拜腾即将破产!《“烧光”84亿造不出车的拜腾面临破产》、《富士康见死不救?拜腾倒在量产前夜》这样的消息一时间铺天盖地。
那么,这个去年对外公告宣布重组,并暂时停工的造车新势力,是否即将凉凉?它的造车团队是否真的已经是树倒猢狲散?拜腾破产到底真相几何?
星车场APP记者独家采访了拜腾多位内部员工,在外界喧嚣的破产声音之中,作为局中人的他们,眼中的拜腾还有得救吗?
破产与被破产
“破产其实是媒体的误读”,目前负责法律事务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此次拜腾破产的风波的主要源起是一则诉讼信息。7月13日,相关查询信息显示,拜腾的母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苏0113破申26号),经办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诚然,有债权方向法院申请对拜腾提起破产重整是真的,但就此作出“拜腾确定被破产重整”的判断并不准确,因为一方面法律流程还没有走到这一步,法院到底会不会受理还不确定;另一方面债权人做这一申请也是为了挽回损失,如果拜腾能够尽快与债权人达成和解,那债权人自然就会撤回申请。
“实际上,这并非第一家债权方提起破产重整,上一起法院驳回了申请,我们一直都在积极同债权方协商解决问题。”该名负责人表示。
此外,同时还负责政府公关的这位负责人表示,虽然拜腾现在确实身处困境,但是政府和有关部门一直都是秉持着“不离不弃”的态度,这让拜腾的团队感到非常鼓舞。
根据他介绍,当地监管部门一直都跟拜腾的团队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就目前企业面临的现状和债务情况提出专业的指导意见,并就相应的时间节点给予提醒与警示。南京开发区在过去这一年多的困难时期也一如既往地力挺拜腾。
那么,破产传闻对于拜腾内部的员工心里有着怎样的冲击呢?颇感意外的是,不少接受采访的员工并没有记者预想中的焦虑与恐慌。
“破产的消息传出后,我的电话就没停过,很多的供应商给我打电话询问,甚至还有朋友跑过来给我介绍工作,我都一一跟他们进行了解释。实际上,我们现在仍然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工厂的量产准备工作。”生产制造部门的一位业务负责人哭笑不得地对星车场记者表示。另外一位研发部门的负责人对星车场表示,他自己实际上已经对这类传闻麻木了,没有新鲜感了,“我们这些留守的团队习惯了各种外界的传闻。而这几天也有供应商来办公室询问情况,当看到大家都在正常的工作,公司的基本运营情况没有恶化也就都回去了。”
“(供应商)看到我们的活照干,会照开,留了句传闻就是传闻就走了。”这位负责人开玩笑的表示,“最近这类消息确实有点多,但我觉得没准是好事,因为说明大家对于拜腾还是比较关心的。最可怕的是无人问津。”
“现在管理层对公司信息都保持透明的态度,让员工都能第一时间知道相关信息,我们实际上早已经知道有相关的债权方申请,而公司也一直跟对方沟通协商,所以我们还是比较安心的。”上述员工纷纷表示,这让他们能够在风波之中做到心中有数。
那么,拜腾屡屡陷入破产传闻,今年刚刚入伙的富士康是如外界所受不闻不问吗?
根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富士康团队在进驻到拜腾以后,一直就工厂制造环节上的降本、制造工艺的精益化方面同拜腾团队进行交流,引入资源支持拜腾,同股东们就理顺资金进行深入的探讨。
拜腾危机之下,入局的富士康并没有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实际上,富士康并不像外界所说的一毛不拔,而是根据协议按时进行了注资,以支撑拜腾的日常运营。“为了工厂的正常运营,富士康还超额支付了相关费用。”该知情人士表示。
不仅如此,据报道,拜腾的重要股东之一一汽集团不久前也向拜腾派驻了董事长和管理团队,支持拜腾的运营管理工作。
拜腾还是那个拜腾吗?
拜腾此时此刻的破产自然是个传闻,但是经历了去年至暗时刻的拜腾,此时站在悬崖边上,资金上捉襟见肘也是不争的事实。
彼时,拜腾也曾经是和蔚小理想可以相提并论,无限风光的造车新势力。
自2017年以来,拜腾先后完成了3轮融资,其投资人不乏中国一汽、宁德时代、丸红株式会社等知名企业。去年7月,一篇《300人吃掉5000万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84 亿?》的文章爆款朋友圈,让外界一窥拜腾的大手大脚。
时过境迁,此时的拜腾并不是“零食、奢华名片和五星级酒店”包围的拜腾。
工厂员工对星车场表示,去年最困难的时候,甚至一度只有41个人维持工厂的运转。“一个1200亩地的现代化制造工厂,只有41个人在干活,甚至保安的工作我们都要负责,经理也要排夜班去夜间巡查。”
回忆去年的艰难,这位员工仍然记忆犹新。“去年夏天南京的梅雨季节里,工厂里的不少模具都生锈了,我们所有人把模具搬到了冲压车间,用砂纸除锈,并且做了一系列的保养工作,当时没有空调,把大家热得够呛”。
大起大落也一度影响了很多人的士气。一位研发人员表示,“一直以来公司的氛围都是高大上的,但去年却瞬间冷了下来。原本热热闹闹的办公室变得空空旷旷,这确实一度让我们感到很憋屈。”
他感慨地表示,自己在主机厂有很多的朋友,去年拜腾最困难的时候,关系好的会主动联系帮助介绍工作,但也有一些人是抱着看热闹、看笑话的心态给自己打电话“嘘寒问暖”,这让他感到了世态炎凉。
“有很大的落差,至少办公室的零食是真没了。”一位员工对星车场记者半开玩笑地苦笑道,“现在出差都是住200-300元的酒店,能有张干净的床和能洗澡就行。”
而富士康进驻到拜腾的团队成员也对现状感触颇多,在他看来,现在的拜腾团队务实和拼搏的态度让人感到眼前一亮。“根据我们的观察,拜腾的文化倡导艰苦奋斗,倡导专业的知识能力和肩负造车的使命,现在的拜腾真的是踏踏实实在造车。”
实际上,对于拜腾的现状,距离量产造车比距离破产更近一些或许是更为准确的描述。
根据星车场记者了解,拜腾的办公室和工厂里并没有空无一人,实际上,虽然资金问题仍是严峻的挑战,但留守的团队仍然抓紧一切时间为量产进行着最后的冲刺。“拜腾的工厂里有100多人的团队在加班加点调试设备,有多个长期的供应商已经进驻到工厂支持量产准备工作。”拜腾工厂的一位负责人对星车场透露,对于他们而言,虽然很关切融资进展,但作为技术人员,认为加速实现量产资金只是必要条件,处理现实技术难题,实现一款创新产品的完整工业化落地也是充分必要条件。
“我们留下来的人心理里承受能力更强了,我最关注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站起来的技术难题,因为拜腾应用了很多全新的技术和材料,需要解决一些技术难点,而这些是之前没有经验可供借鉴的。”上述负责人表示。
而研发团队的一位负责人对星车场表示,去年最少的时候,团队只剩下了不到10个人,但是今年随着研发工作的开展,团队已经扩充到了百余人,不少人还是去年离职的同事,他们又纷纷返回拜腾。
“在拜腾,研发人员能够真正掌握从零到一的正向研发能力,而在外资企业,中国研发人员大多数只能负责应用层的技术开发,很难体现个人最大价值。”这位多年在外资车企工作的中国工程师道出了团队的心声。
“我可以负责地说,当下的拜腾虽然困难,但是正向研发能力仍然是行业的上游水平,当下拜腾的量产研发准备工作已经接近完成。”
“我们对产品本身有信心,对工厂的建设质量有信心,对留守的管理团队也有信心,只要核心团队还在,我们就能把失去的阵地抢回来!”上述工厂主管同样也表达了对于拜腾的信心。
谁能够救拜腾?
拜腾破产风波再起,此时拜腾的当家人是作何感想呢?
去年在拜腾创始人相继出走之后,在重组之际被视为救火队长接手的联席CEO丁清芬一直都是刻意保持着低调,同外界交流甚少。作为拜腾的创始团队成员,丁清芬不仅亲历了拜腾早期的诸多高光时刻,更是在过去一年拜腾深陷危机之时稳住了公司的基本盘,谈定与富士康的战略合作,让命悬一线的拜腾重拾希望。
多位受访者对星车场记者表示,“丁总是全天候24小时在线,把自己的全副心思都铺在拜腾上,她的电话是不分时间的,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处理问题。”
一位研发部门的负责人表示,“丁总非常务实,她从来不空喊口号和画大饼,这让我们所有人非常有归属感。”
一位富士康的工作人员谈道,“丁总在这个岗位上,每天都要面对来自供应商、债权人、股东、投资人还有员工的巨大压力。这真的非常不容易,更何况她还是一位女性。她总是以积极的态度去解决困难,这让我感到佩服。”
对于自己的付出,丁清芬却不愿意多谈,她更愿意谈及团队的拼搏。
“一想到团队,想到员工们的期待,他们也是把身家放在了拜腾上,我就不能轻言放弃。有一次在高铁站,一位男孩跑过来,说:‘丁总,我是您的员工,您不能放弃呀!’这句话让我莫名的感动!”
提及拜腾重组以来的工作,丁清芬用“自我革命”来形容。
“我们要想活下去,必须要自己革自己的命!这当然很难!我们要在短时间内处理历史问题,还要自我革新谋发展,要为未来的竞争做准备。”
对丁清芬而言,重组之后这一年的时间,拜腾并没有坐以待毙。自己带领团队实际上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当然,痛苦和打击也是如影随形。
一方面,在供应链、构架、业务规划、商业目标等方面进行了“瘦身减负”,加大了对运营成本的控制,对海外研发团队进行精锐化整顿,目前单车的造车成本已实现两位数下降。
此外,也要持续研发,把研发工作正常向前推进。其次,则要团结内部士气,要安抚员工、股东和供应商各方的情绪。最后,还要寻找一切外部融资的可能和机会,也要兼顾处理一些外部的诉讼事务。
“每一天都有很多事情涌进来,挑战无处不在。”丁清芬自我评价是一个忍耐力极强的人。“我不怕别人的嘲讽,我也在乎别人的质疑和评价,因为我觉得人的一生太短暂,我们要坚持做正确的事。”拜腾到底有没有救世主?
对拜腾员工们而言,这是一个灵魂拷问式的问题。
“一个大能人或者大资本力挽狂澜是不现实的,需要我们团队自己一点点地死磕。”“救拜腾的只有自己!自救者,人恒救之!”“过往的历史我们只能妥协,但明天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很多的留守的拜腾员工都传递出了“自我救赎”的心声。
而在丁清芬看来,拜腾要想翻盘,需要靠自己的全力拼搏、股东以及合作伙伴的支持与信任。
“能够救拜腾的只有自己!但我们也需要真正有市场化思维的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的鼎力支持。”
虽然身心俱疲,前路漫漫,但对于未来,这位在记者眼中的“2021最惨CEO”却仍心怀期许。
“时间会证明所有的努力,只要努力,只要我们拜腾还活着,结局总不会差的!”丁清芬坚定地说。
新能源的万亿赛道依旧在,汽车产业变革的大戏刚刚开始,一切尚未定型,对于这些困在拜腾“破产”传闻里的人而言,黑夜格外漫长,但刺破重重迷雾的,或许只是需要一个机会,一份信任。
(原文标题为《独家:那些困在“破产”拜腾里的造车人》。因南京疫情防控要求,本文采访皆采取视频或电话形式)

责任编辑:陈华

校对:刘威

18
点击进入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