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科技湃|对话VICE总经理:年轻人对主流媒体叙事失去兴趣

澎湃新闻记者 陈栩

2015-08-19 11:41  来源:澎湃新闻

Hosi Simon 资料图
VICE正在做新媒体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
“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过去,边吃云南菜边解决你的问题。”当被问及对中国的媒体转型有何建议时,VICE全球总经理赫西·西蒙(Hosi Simon)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正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肖恩·史密斯(Shane Smith),曾放言“传统媒体大可以去死”,他也曾对传媒大亨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说出了“你们没有的东西,我们全都有”这样的话。
创立于1994年,VICE Media从加拿大蒙特利尔市一家杂志逐渐扩大成为在线内容和新闻兼具的数字媒体新贵。
2006年,VICE以网络视频形式进军网络,通过一部关于伊拉克巴格达的重金属乐队的纪录片一炮而红。
2013年,VICE制作的前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罗德曼(Dennis Rodman)出访朝鲜的“篮球外交”视频在HBO上播放,获得惊人反响。同年,默多克麾下的二十一世纪福克斯以7000万美元价格收购其5%的股份。VICE传媒的公司估值达到14亿美元。
而VICE的野心远不止于此,7月15日,VICE与美国电信公司Verizon达成协议,将推出新的OTT视频服务。
澎湃新闻对VICE全球总经理赫西·西蒙和VICE中国总经理孟金辉进行了专访,就媒体转型和媒体区域化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不是一个抱着权威态度的媒体”
澎湃新闻:如果用一个“VICE”之外的词来形容你们自己,会用什么词呢?而您又怎么看待人们给你们贴的标签?如“朋克”、“享乐主义”、或是“奇才”这样的?
赫西·西蒙:信息 (Information)。大家可以给VICE 贴任何标签,但我们想要传递的是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信息。
澎湃新闻:你们对编辑和记者的要求是怎样的?还是说没有这样的划分?VICE的记者对于被日本女人抽鞭子、被韩国中医灌粪酒这一类的选题是怎么看的?在做完之后会抱怨吗?
孟金辉:我们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要求,基本上你需要是一个态度上开放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喜欢并对不同类型文化有了解。怎么会有抱怨,我们得到的反馈是 “我也很想去体验和尝试一下”。
澎湃新闻:这些稀奇古怪、十分多元的选题是怎么选出来的?流行文化或者说青年文化类型多样,代表很多不同的群体,体现不同的口味。在选择的时候,你们会否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和倾向?
孟金辉VICE不是一个抱着权威态度的媒体,我们不喜欢以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来看事情。
体验和对等交流对VICE很重要。在开放的态度下换个角度看,对于我们感兴趣的人和事,无论主流还是边缘,他们的故事和观点在真实状态下带来的启发,就是我们认可的媒体方式和有价值的信息。VICE可以聪明或者愚蠢,但要真实。
澎湃新闻:你们会对VICE最为出名的“浸入式采访”(指采访人员深入采访题材本身,进行体验型的采访,这种采访相对于普通采访而言,具有非常大的主观性。)做出改变吗?人们会讨论这样做是否专业,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呢?它的利弊在哪儿?您认为VICE是在制造新闻,还是在报道新闻呢?
赫西·西蒙:VICE的读者背景多种多样,他们为了不同的目的汇集在VICE。很显然,在过去几年里,我们覆盖的内容领域越来越多元;但无论是 Broadly、Noisey、Munchies,还是在 HBO 上的节目,我们的内容都与读者相关,即使是千里之外的故事,我们也会用让读者感同身受的方式进行报道和讲述。
澎湃新闻:对于罗德曼的朝鲜之行,这是谁的点子?这能不能算是一个“冲击之作”呢?之后你们又对“伊斯兰国”和乌克兰危机进行了不同角度的报道。虽然在此前VICE也对利比亚骚乱、墨西哥毒品黑帮和卡拉奇暴力事件进行过报道。但是否可以说,将VICE推向媒体的最顶端的事件,还是罗德曼之行?
赫西·西蒙年轻人是我们的主要读者和观众。面对身边的环境,他们很生气,感到自己被夺走了很多东西,不仅对主流媒体的叙事方式失去了兴趣,更对这些媒体失去了信任。
但其实在任何国家,和音乐一样,新闻同样也是能让 “Y世代” 激动和感兴趣的领域,所以VICE News 就是要重获年轻人的信任。如今,VICE News是全球成长最快的新闻平台,已经取得了令人激动的成就,也为 VICE 整个网络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澎湃新闻:VICE向网络进军的最初动机是什么?收效如何呢?而你们当前已经着手进军视频产业,这又是出于怎样的原因呢?
赫西·西蒙:在杂志时代,我们用十年时间积累了一百万读者;在数字时代,我们的用户一年就达到了一千万。我们依然热爱杂志,但我们更希望VICE能影响到更多人,让全球更多的人在尽量多的平台上看到我们的内容。我们的总体目标,就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青年文化网络和平台。我们喜欢不同的内容形式,我们的视频节目很受关注,文章也同样受欢迎。
澎湃新闻:6月底曾有消息称VICE将推出女性板块,能否具体介绍一下女性板块会主打怎样的内容?女性板块是否也会如此年轻化呢?
孟金辉:我们的女性频道Broadly已经在美国测试上线,我们也正计划在中国的落地。Broadly会从女性视角讲述女性关心的内容,当然会是年轻化。
VICE中国收益非常好,但还没数钱数到累
澎湃新闻:怎么看中国的媒体市场?在中国,你们的最大竞争对手会是谁呢?
赫西·西蒙: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需要多样的声音和内容,不同城市和背景的人对信息的需求不一样。我们在中国完整运作了将近三年,并通过与优酷、土豆、腾讯等视频平台的合作,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中国一直在发展,在这里我不觉得VICE有竞争者。对这些合作伙伴的规模和野心,我们非常尊重,我们更期待结合各自的资源一起创造出新的事情。
澎湃新闻:VICE中国启动已经近2年,有什么经验教训?英文版和中国版在内容上是有很大的区别的,VICE是如何处理这种文化差异的?VICE中国的定位是怎么样的,如何界定“本土青年”文化呢?
孟金辉:经验和教训都谈不上,重要的是有自己的节奏,明白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在网络环境里大家每天接收到来自全世界的各种信息,知识架构和信息的丰富让文化的差异性越来越弱。VICE中国是一个看世界的平台,这里有来自中国和全球各地VICE办公室的内容,我们希望以开放和分享的态度,用真实和直接的方式呈现给大家。“本土青年文化”就是本土年轻人感兴趣的以及他们创造的文化。
澎湃新闻:中国版的收益如何?主要的利润来源是什么呢?是广告吗?VICE与广告商合作的方式是怎么样呢?你们会自己来构思立意新奇的“软文”吗?
孟金辉:收益非常好,但还没数钱数到累。在VICE的架构下,一是内容团队,另外一个就是独立的创意机构团队。内容的收益在中国的版权和知识产权环境里,占的比率很少。
利润主要来源于品牌合作,这两年VICE的合作品牌涵盖了大多跟年轻人相关的时尚/消费/科技/汽车类品牌。VICE跟品牌合作的范围要远远大于传统的媒体公司,除了常规的广告形式,我们的创意机构会为品牌提供策略咨询,创意制作、执行,内容传播,媒介购买等服务。相对传统的广告/公关公司,VICE作为全球青年文化场景里最重要的内容制作者,又比他们更了解如何跟年轻人沟通。结合品牌内容的文章我们当然会写,但品牌必须要适应我们的方式。
澎湃新闻:中国版对“同时致力于做严肃媒体”这一件事怎么看?进入这一领域之后会以怎样的视角和操作手法来做新闻?还是“浸入式报道”吗?
孟金辉:VICE一直对它关心的事情很严肃,即使有时候我们选择了轻松的方式。如果这里谈到的是新闻性质的内容,对热点事件的表象报道,不是我们要做的。“在现场” 和“第一视角” 很重要,简单地说就是“去看看,听听事件里的人怎么说”。
澎湃新闻:VICE中国和虎扑合作过体育类的项目,你们还和其他的媒体进行过合作吗?或者是否有类似打算呢?您怎么样看待这种融合方式?效果如何?同样,你们与Magnum的合作是怎样的呢?
孟金辉:我们和很多媒体都有合作,虎扑是其中一个,现在在跟腾讯合作一个跟他们的数字长城项目相关的内容,都是很愉快的伙伴。融合是特别好的形式,结合各自的特长,一起做些更有意思的事。但,重要的是合作双方从各自的品牌价值和做事方式上要有一个高度的认同。
“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过去解决你的问题”
澎湃新闻:对近一段时间的媒体并购是怎么看的?VICE在2012年买下了i-D,而默多克麾下的福克斯收购了VICE的部分股份。《赫芬顿邮报》的赫芬顿女士说媒体并购是一件好事,您怎么认为呢?
赫西·西蒙:VICE一直都喜欢跟志趣相投的媒体与人打交道,也从未停止过对话和交流。另外,我们还喜欢跟那些长得和我们一样好看、穿得一样有范儿的人合作。
澎湃新闻:肖恩·史密斯在和小默多克会面的时候真的说了“你们没有的东西,我们全都有”这样的话吗?那是怎样一种场面?默多克是怎么回复他的呢?
赫西·西蒙:是的,他的确这么说了。最终的结果是:21世纪福克斯成为了VICE的投资者之一。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Circa之死?独立的新媒体如果没了大树依靠,是不是就活不长?
赫西·西蒙:VICE就是一个独立的媒体公司,所以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澎湃新闻:您对希望转型的中国传统媒体有什么建议吗?您对中国的数字媒体又有哪些建议呢?
赫西·西蒙: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过去,边吃云南菜边解决你的问题。
澎湃新闻:您平常自己读哪些新闻?您会花多长时间来阅读?您还看纸质书籍吗?
赫西·西蒙:我个人每天要读很多东西,看无数的媒体。我所有的业余时间(尽管非常少),都用在了消费各种媒体上,而这其中就包括纸质书 —— 我依然喜欢纸质书和杂志这样的传统媒体。
澎湃新闻:那么下一步呢?VICE在未来有什么计划?
赫西·西蒙:现在VICE已经成为了整个媒体工业里最优秀的视频、新闻、文化内容提供者,在诸多平台上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掌控着世界上人数最多也最有价值的受众群之一,触角无处不在。我们会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扩张,希望在更多的平台和领域上建立自己的地位;同时继续竭尽全力,用最好的方式讲述最好的故事。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郑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