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高校教师不能批孔孟吗:驱逐复旦教授刘清平缘何而起?

庄鲨

2015-06-09 13:51  来源:澎湃新闻

刘清平
        2015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为必然的数学的原理,它是新文化运动爆发一百周年;年初,有博士生返乡笔记,追问知识还有用吗?紧接着,有纪录片追问发展新模式;然后,又有《平凡的世界》热播,追问奋斗还能改变命运吗?然后是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引起关于新权威主义模式有效性的探讨。6月,则有复旦大学刘清平教授事件。
        所谓刘清平教授事件,当然是出自我的概括,为了叙述的方便。刘清平是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有人翻出他去年在微博上谩骂孔子、孟子的言论,发起“将刘清平逐出复旦”的活动。这个倡议得到了中国儒教网、大同思想网以及若干儒学研究者、信奉者等的呼应。
        我读书不多,儒家的书读得更少,还好稍微记得孔子似乎说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那么,逐刘运动当然需要一些理由,否则不仅难以服众,而且,恐怕提倡者本人也会在夜深人静时良知呈现,心绪难宁。让我们看看逐刘运动大致有哪些理由。也许因为本人资质愚钝,在我看来,这些理由,很多充满疑问。
        就第一个提倡逐刘运动的那位复旦博士的第一份意见而言,其实空洞得很。他说:“看了你的微博,只想发动一个活动,叫#将刘清平逐出复旦#,教授啊,您叫这名字,却对祖先说出这等轻佻无知的话,哪还有一点点师者的体面?实在辱没了你名字里那两个好字。生平第一次在网上责詈人,实在是因为你还同时败坏了我们母校的声名”。所谓对祖先说出这等轻佻无知的话,就是指的谩骂孔子、孟子。让我看看这段话里的理由:因为刘清平败坏了复旦的名声,这是其一;其二,提倡者指出,因为“清平”二字太干净了,所以叫这个名字的人不能骂人——这真是什么道理?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提倡者认为,辱骂孔子、孟子失却了刘清平教授“师者的体面”。这个批评从某种角度看的确击中了要害。所以其后这位提倡者紧紧抓住它不放。他坚持说:“我完全不会反对刘教授发表异见的学术自由。我认为他恶劣粗口,有失师德,有辱斯文,影响极坏,出于校友之义愤,去他微博发表了个人评论。任何试图将这场争论引入歧途(比如打压政治异见、打压学术异己)的趋向,皆非我初衷。”
        如此我便要问:教师能不能爆粗口?显然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像柏拉图问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撒谎对不对?”苏格拉底很难回答一样。面对着敌人,也许需要撒谎;可是,面对着自己人,在特殊的情况下,撒谎也是必要的:当然对于康德除外,康德认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撒谎……注意,我不是在讨论要不要撒谎,而是在说明情况很复杂,答案不易得。我们完全能够想象,面对着流氓阿飞侮辱女生,教师爆粗口保护学生完全理所应当。但是,随意辱骂学生,大概总归是不可以的:总之,情况也是复杂的。
        但是,对于教师爆粗口,一定程度上还是存在某种合理的标准判断其对不对。简单地说,这些标准一个是法治,一个是道德。所谓法治,就是从正规的法律到教育部门的规章制度,有无明文规定教授在什么情况下不能爆粗口。如果说得很清楚,那么,刘教授必须接受惩罚;如果没有,那么,不好意思,请提倡者先去立法,再讲逐刘运动。
        可是,世间的事情当然不完全是法律说了算,我们还有道德规范着人心。那么,刘教授爆粗口有违道德吗?对此,上文也说过了,这个问题从某种角度看很难回答。百年前,主张非孝的吴虞被胡适誉为“只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但在林琴南等保守派眼里,肯定是非圣无法,卑劣之至。不过,这次刘教授粗口爆得也过于轰轰烈烈,“狗日的”这种话也说出来了,这的确有点过分,污染了我等普通百姓的眼睛。但也只是过分,是否由此而证明他道德低劣,那是不敢说的。注意,我的意思是,就这些话而言,我们很难对刘教授的道德水准进行评判,如果有其他证据除外。可是,再三强调,我们现在不是只是在就他骂孔孟的言论进行评判吗?按照有的学者所说,刘教授在学术上有投机嫌疑——可是,刘教授之被逐,是因为他的学术投机吗?何况所谓的学术投机更是需要新的论证的。
        看来,就提倡者本人而言,他之所以主张逐刘运动,根本原因只是因为刘教授辱骂孔孟,有违师德,重点在辱骂的不当上,而非由于刘教授骂的是孔孟。
        但是,声援逐刘运动的其他人士不这么看。他们的重点在于刘教授骂的是孔孟。这就又产生若干疑问,让我不解。
        据报道,中国儒教网于6月7日发出了《关于抗议复旦大学教授刘清平侮辱圣贤的声明》,提出刘清平本人“必须就侮辱圣贤一事,必须公开向孔孟圣贤、孔孟后人、广大儒家信徒以及公众进行道歉”,并呼吁有关机构做出处理。先不说刘教授已经对真诚的儒家道过歉[他说:“我向那些坚持仁义至上的儒家道歉,但是那些鼓吹忠孝至上、替专制辩护、并且大骂过我的儒家学者,我不向他们道歉。原因很简单,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十几年来那些仅仅因为我的学术观点就以更恶劣更下流的词语反复咒骂我侮辱我(包括我的家人)的儒家教授博士向我道过歉。”]就这个声明本身而言,的确有若干地方需要商榷:其一,也许你能代表儒家,但是,你凭什么代表公众?我就是公众之一,刘教授粗口难听,但并没有上升到需要向我道歉的程度。吾辈一笑而过,不带走一片云彩。其二,孔孟后人都没站出来要求刘教授道歉,你着急什么?其三,孔孟是圣贤吗?好吧,这下孔孟陷入了一个陷阱之中:如果他们是圣贤,那就不怕别人骂他们,而且还会宽容大度。而且,我分明记得,据说孔子“敷教在宽”;反之,如果孔孟这点容人的雅量也没有,那是否还是圣贤,我表示质疑。
        大同思想网也表示声援逐刘运动:“大同思想网作为弘扬儒家文化,倡导依宪治国的文化学术网站,认为儒家文化不是不可以批评,不是不可以与时俱进,但是坚决反对对儒家文化进行歪曲解释乃至污蔑、泼脏水,对那些疯狂反儒、污儒的极端分子应予以坚决痛击,且刘清平作为高等学府教授,用极其污秽的言语侮辱古代圣贤,不配为人师表。故大同思想网声援此活动,以正学风,以正道统。”
        当然,正如鲁迅所说,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我想仿造一句:谩骂不是学问。也就是说,刘教授辱骂孔孟当然不是在做学问。从这个角度讲,大同思想网说“以正学风”,颇有道理。可是,后面半句却令人费解:何谓“以正道统”?什么是道统?问度娘。他告诉我,原来道统指的是儒家尤其是理学家所自认的一条儒学发展的历史脉络。从这个角度看,逐刘原来是为道统服务的。可是,我很好奇的是,复旦大学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等教育机构,是不是为道统服务的?换而言之,大同思想网也好,中国儒教网也好,你们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主张批评刘教授,那自然可以,可是,难道因此而能够主张第三方(比如复旦大学)驱逐刘教授吗?
        可见,说了这么多,真正能够形成驱逐刘清平教授理由的只是他的爆粗口,有违师德。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翻检法律部门或教育部等方面的规章制度吧:爆粗口该当何罪?大同思想网不是也说了吗,他们是“倡导依宪治国的”。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