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浦江头条

泉州上海联动,警车开道急救车千里护送福建重症女婴到沪诊治

澎湃新闻记者 邬佳文

2014-09-19 06:29  来源:澎湃新闻

 
因上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入院当晚,仅6个月大的沫颜就戴上呼吸机。

        9月18日上午8时43分许,一辆儿童专用救护车搭载着一名病毒感染重症患儿从福建省泉州市出发,沿着高速公路疾驰,这一路需10至12个小时,经过福州、台州、杭州,最后抵达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车上的女婴沫颜仅6个月大,经收治沫颜的泉州市儿童医院介绍,沫颜于9月4日入院,因上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嘴唇发紫,反复抽搐,呼吸不畅,入院后出现高烧、昏迷等症状。入院当晚,沫颜就戴上呼吸机。
        在对沫颜进行治疗后,医院仍发现沫颜出现了心脏、肝脏、脑部等器官损伤,血液也遭到破坏。医院为沫颜紧急联系了外省医院,终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同意接收沫颜。
        9月17日晚,从上海市120急救中心派出的儿童专用急救车抵达泉州;当晚7点左右,从浦东机场出发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医务人员抵达晋江机场。
9月初突然发病抽搐
        沫颜来自福建省惠安市,母亲何雪娥介绍,沫颜出生后活泼好动、爱玩爱笑,也没生过病。9月4日之前几天,她突然变得不爱吃饭、易烦躁。
        何雪娥把沫颜送到惠安的医院,医生初步判断沫颜的症状类似于缺钙,开药后嘱咐何雪娥,把女儿带回家观察两天。
        就在观察期中,沫颜的情况愈发不对劲。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还不断抽搐。当地医院建议将沫颜送往泉州市儿童医院。

惠安的医院里,家属守候在重症病房门口,不愿放弃任何希望。

脏器受损,曾陷入昏迷

        沫颜到了泉州市儿童医院后被送入儿童重症病房。“医生说情况很严重,要戴呼吸机。”何雪娥说。
        沫颜的父亲何建平表示,医生说孩子的感染指数很高,正常人数值0.2,沫颜的数值高达6.8。由于反复发烧,沫颜的脑部也遭到病毒感染。此后,沫颜陷入昏迷状态。
        经过泉州市儿童医院的抢救,沫颜的情况趋于稳定,可泉州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负责人介绍:“孩子的发病时间较长,入院时有反复抽筋、呼吸不畅等问题,并发展为高烧及至昏迷,我们诊断后发现,孩子的情况不好。孩子身体的损伤很严重,接下来仍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或者留下严重后遗症”。
        沫颜是何建平与何雪娥的第一个孩子,“不论她是我的第一个孩子,还是第十个孩子,都是亲骨肉,我不想放弃。”何建平说,“不管她以后会变成植物人还是瘫痪,这也是一条生命,我想尽力救她。”拿着沫颜的诊断报告,何建平曾经托人到省内和省外的其他医院挂专家号求诊,看了诊断报告,医生的评估都不乐观,
        泉州市儿童医院看到何建平的决心后,帮助联系省外医院,最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愿意接收沫颜。
沪闽医院联动,救护车专送警车开道
        上海的医院同意接收沫颜之后,沫颜在泉州的主治医生巢建新经过多方考虑,决定采用急救车专车护送她来上海。
        “孩子太小,脏器受损又很脆弱,她现在不能离开呼吸机。泉州到上海的路途太远,如果搭乘飞机或者动车,无法提供她所需要的环境与救治设施。”巢建新说。
        权衡再三后,上海市120急救中心派出了儿童专用急救车,车上配有儿童呼吸机、儿童监控仪,儿科医院派出医护人员,泉州和上海的医院联动,共同为沫颜赴沪求医提供生命保障。   
        9月18日8时43分许,泉州市公安局警车开道,载着沫颜的救护车从泉州出发赶往上海。泉州到上海,遥远的921公里,车程需要10至12小时。
        由于救护车座位有限,母亲何雪娥决定乘坐动车前往上海,父亲何建平则沿路跟随。泉州当地报纸今天也报道了小沫颜要来沪救治的新闻,呼吁市民如果果看到急救车经过,请尽量让路,共同为孩子开辟出一条生命通道。截至18日下午2时,救护车行至浙江省境内,当地交警在了解情况后也给予协助,确保救护车能以最快的速度平安通过。
        何建平在电话里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救护车上的救护设备齐全,孩子的情况相对稳定,“希望能尽早到上海。”
        今晚8时左右,护送沫颜的救护车预计将抵达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