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打虎记

廉政大家谈|新加坡学者黄靖:有习近平领导,是中国人的福音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9-19 20:46  来源:澎湃新闻

 
黄靖认为,反腐不仅是保持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的方法,更关系经济发展。IC 资料

        “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要敢于啃硬骨头。”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这样宣誓。同时,以反腐、节约、整风为核心的一系列施政举措也全面铺开。
        十八大以来,各级纪检系统打虎拍蝇,已落马近50只“老虎”。作风建设被作为反腐倡廉的治本之策,“中央八项规定”、反“四风”成效显著。
        “习近平执政后以反腐作为改革的突破口,抓得对。”黄靖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
        黄靖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客座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加盟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他在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所任资深研究员。
        “通过反腐打击利益集团,才有可能在新的利益分配、资源分配的基础上,重新构建经济。”黄靖认为,十八大后,改革共识已经形成,能否打破利益集团这个制约中国发展的瓶颈,已经成为中国梦能否实现的关键。
        澎湃新闻:去年“两会”之前,很多人都在追问改革步入深水区后突破口在哪里?一年多过去了,你觉得这个突破口抓住了吗?
        黄靖:习近平执政以后抓住反腐作为突破口,我觉得这个突破口抓得对。
        反腐不仅是保持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的方法,更关系经济发展。
        现在看来,我认为应该紧紧把握住反腐这个大方向,因为反腐可以“一举三得”。
        第一,反腐说到底,是清算特权利益集团。他们倚仗特权垄断资源和市场,用公权力牟取私利,这是一切腐败现象的根源。任何一个社会都有两个中心,权力中心和金钱中心。如果两个中心并在一起,就是腐败,是政治和经济的“癌症”。
        现在美国的问题也非常严重,因为华尔街掌控了华盛顿。人类社会无论发展到哪个阶段,都要努力地把两个中心分开。权力归权力,金钱归金钱。习近平也说过,你要当官就不要赚钱,要赚钱就不要当官。
        利益集团把权力和金钱并在了一起,反腐败就是把这两个中心分开,用权力来监督金钱的运用,用金钱更好地推动经济发展。抓住这一点才能实现社会清明。
        第二,只有彻底反腐,才能重新合理地分配资源和利益,保障社会的公平与公正,为政治的清明稳定奠定基础。
        第三,要改革经济结构,确保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打破特权利益集团的垄断,真正做到让市场在资源流转、市场开发、利益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让经济朝正常健康的方向发展。
        从这个意义上,我对现在领导人反腐的决心和力度是非常赞成的。我也认为这就是关键点和突破口。
        澎湃新闻:通过反腐打击利益集团,成为现今改革的一个突破口。而从长远来看,就腐败这个问题本身,机制保障就显得特别重要。你如何看待十八大后,针对腐败问题的制度设计?
        黄靖:制度设计说起来简单,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和艰难的系统工程。反腐机制的核心,是对官员的管理机制。
        在任何政体中,对官员的管理不外乎三个系统:选拔系统,监管系统,惩罚系统。就结构而言,这三个系统在中国的干部管理体制中早已确立:任免、升迁干部的组织系统,监督、检控干部的纪检系统和依法惩处贪腐干部的司法系统。
        在中国,这3个机制都存在。关键问题是怎么做到纵横结合。所谓纵,就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控制结构,横就是地方党委的领导机构。
        有一个方向是对的,就是渐渐把监督机制先独立出来。纪委的各层官员,越来越多由中央到地方所谓“一条鞭”的任命,是非常好的。
        另一方面是体制外的因素,任何一个国家的反腐,如果没有社会的参与是很难的。在监督机制独立出来的同时,要加大媒体和社会的监督。
        在目前情况下,通过改革、改良、进化的方式,理顺各方面的关系。现在,在监督机制上先走一步,一方面把监督机制独立起来,加强纵向控制,另一方面让社会积极地卷入监督机制中。
        有了监督,鼓励和惩罚这两头就比较容易了。什么事情都要有节奏、有步骤。
        澎湃新闻:你刚才侧重谈了监督机制的改革,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专项小组也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下设的6个专项小组之一。那么,监督机制改革所取得的成效是否与小组机制有关?
        黄靖:十八大以前的改革基本上是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问题是中国这条河又大又深,现在已经摸不到石头了,现在的改革必须要有顶层设计。
        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是顶层设计,制度改革本身就需要顶层设计。成立这么多领导小组,说明顶层设计越来越受到重视,已经成为不能让步的权力。
        领导小组的作用包括三个。第一个作用是凝聚共识,用小组协调各个部门、各个政府的机构的意志。
        第二个作用是协调政策。政策扭曲现象在中国时有发生,一个地方的政策在另一个地方不一定有用,形成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等问题。
        如果要提高政策的效率和效果,需要协调。一方面要加大政策的可塑性和弹性,另一方面要保持原则不被破坏,因而需要小组来协调政策的执行。
        第三个是制定新的政策,来为今后的改革做顶层设计。
        领导小组非常必要,中国是发展不均衡的国家,如果没有共识、没有政策协调,任何政策都是制定不出来的,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当中。
        澎湃新闻:你提到习近平在一线工作时,对中国的问题有了直观感受。那么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后,你如何评价他的执政风格?
        黄靖:在中国需要一个强势领导人的状态下,习近平执政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天时地利人和。
        强势领导人有三个特点,第一是意志力坚强,第二个是要有非常高超的政治技巧,第三个是要有非常高超的管理和领导能力。
        习近平确实是这样的一个领导,这是中国人的福音。
        从习近平执政以来的两年来看,第一,他的意志非常坚决,这是可以肯定的。第二,他的政治技巧也是可圈可点的,他的领导能力不管对内还是对外都能体现出来,比如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习近平就能够做成。
        另外,习近平最近高度强调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特别有意义。
        十八届三中全会时,他还在谈深化改革,到四中全会已经变成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就说明他本身就意识到这一点。
        习近平一直说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强调法治等,包括对于周永康案,也是通过法律的程序来完成的。
        我对于习近平还是非常佩服的,他在变成强势领导人的过程中,能意识到必须依法治国,要有秩序地进行改革。
        改革要完成两件事情,第一是必须提高经济的效率,打破垄断,让市场发挥效应。提高经济的效率,必须要提高权力的效率,这是第二件事情。
        提高权力的效率,把权力适当地集中起来,完成顶层设计、推动顶层设计,才能真正完成深化改革、市场重建的任务。
        澎湃新闻:李光耀先生曾评价习近平是个曼德拉式的人物,因为习近平所经历的人生波折。习身上具有的特质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吗?
        黄靖:不光是习近平,而是整个这一代领导人,他们有几个共同特点。
        第一,为了保证共和国繁荣下去,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血液上的动力,这一点是共通的。
        第二,这些人都经历了曲折的人生。
        习近平刚9岁的时候,父亲就被打倒了。习近平、李克强包括王岐山都在农村度过了年轻时最好的时光。这不仅是物质上的受苦,更多是精神上的,他们属于从云端跌落到尘埃当中,经历了心理上和精神上的炼狱。
        第三,也正因为这种从高到低,再一步步走上去的经历,使得他们真正了解这个社会。
        所谓“接地气”,不是能够装出来的,而是因为他们在社会最底层生活过。在青年时期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使他们对社会有深刻了解。他们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等曲折,知道稳定的意义,政治上也是成熟的。
        习近平从大队书记一步步做起来,用了30多年,没有落下任何一个坎。
        他们每一个人在不同领域、不同地区工作过,所以他们非常了解这个体制,他们了解这个体制胜过了解他们的body(身体)。这是一种非常难得的机遇。
        第四,这一代领导人对外部世界有深刻理解,比如,习近平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就到美国待了3个月,王岐山在欧洲学习过,他们知道外部什么样。
        第五,他们的从政经历就是改革开放的经历。1978年改革开放初期,也是他们差不多开始踏入政界的时期,他们知道改革是怎么起来的、有哪些问题、经历了哪些波折。
        这五个条件使这一代领导人确确实实是中国的福音,中国有幸有这样一代领导人在今后10年可以领导中国。
        习近平个人的经历、家庭背景、对外部世界的了解以及对改革的理解,无人能出其右。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