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绿政公署

中国出口牛肝菌发现新物种,英科学家命名meiweiniuganjun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辰 记者 吴跃伟 实习生 张梦圆

2014-09-17 22:54  来源:澎湃新闻

 
        世界上有接近100万种真菌,但是被文献正式记载的只有10%(大约10万种),剩下的90%藏在哪呢?
干牛肝菌。 @黄晓磊HuangXiaolei 图

        至少3种,躲藏在中国出口到英国的牛肝菌中。英国皇家植物园的真菌学家布林•丹廷格(Bryn Dentinger)的太太从伦敦一超市买了袋零售的干牛肝菌,布林拿了15块去实验室测了DNA序列,分析后发现包含3个从未命名的牛肝菌新种。在线开放学术期刊《PeerJ》于9月16日发表了这项研究。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这篇文章中看到,布林•丹廷格将他发现的3个物种分别命名为:Boletus bainiugan,Boletus meiweiniuganjun,Boletus shiyong。
        这一把汉语拼音直接加到种名的做法,一下在中文网络引起热议,因为如果按照这一命名,对应的中译名分别成了“白牛肝牛肝菌”、“美味牛肝菌牛肝菌”、“食用牛肝菌”。读起来不仅重复拗口,还造成了描述和理解上的混乱。
        这似乎是作者开的一个玩笑。在《PeerJ》对布林的采访中,他也坦陈,是因为“心血来潮”买下了这包蘑菇,去测试DNA序列也只不过抱着试一试的看法,但最终的结果有点出乎意料。至于命名,显然是随意摘录了牛肝菌外包装上的汉语拼音。
        相比之下,更有意思的是网友对这个发现和命名的态度,直称命名方式“威武雄壮”,“咱们都只记得吃了”。也有网友称赞这种做科研的方式,“做科研,就要有这种娱乐精神,让科技有点意思”。网友不光开玩笑,也通过质疑-举证的方式,最终证明了这三个用拼音命名的牛肝菌新种,确有其事,“只不过太直抒胸臆了”。
        发表这篇文章的《PeerJ》其实更有意思。这个去年才上线的在线学术期刊,为的就是挑战现有的学术评价体系和学术文章发表体系。类似“美味牛肝菌”牛肝菌这种结合科研的严谨性,和命名的娱乐性于一体的文章,正是其试图努力的方向之一。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类似“威武雄壮”的命名有先例。1997年7月,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论文宣布他们在埃及伊蚊中发现的三个新基因,基因被命名为:Wukong,Wujin,Wuneng。论文唯一作者ZhiJian Tu,显然很喜欢《西游记》。
        该论文称,“Wukong、Wujin、Wuneng”基因都是微型反向重复转座元件,可能与调控基因的进化有关。
链接:《PeerJ》对布林的专访:来自中国的新物种
        9月16日,PeerJ发布了几段对布林•丹廷格的采访,以下是部分对话:
        PJ:能简要解释一下发表在PeerJ上的研究吗?
        BD:我和我的同事用DNA编码技术辨识了从伦敦一家食品商店里买到的蘑菇。我们从随机挑选的15片牛肝菌中,发现了3个独特的种类,它们还从未被科学家命名过。
        PJ:研究过程中有什么趣事吗?
        BD:我妻子心血来潮地买下这包蘑菇,只是因为标签上写着该蘑菇产自热带,而一般能买到的牛肝菌不会长在那里。她知道我会对里面有哪些蘑菇菌种感兴趣。这么说来,发现应该归功于妻子。
        PJ:研究成果中什么最让你惊讶?
        BD:我最初只是希望发现没有正式命名的蘑菇种类。我询问了该公司的员工,确认这包牛肝菌产自中国南部。我很惊讶能在一包牛肝菌的区区15片里就能发现这么多的种类。在一包伦敦出售的牛肝菌中找到3个新物种就像是在一听罐头中发现新品种的金枪鱼。
        PJ:你希望公众能从研究中得到什么启发?
        BD:期望公众能了解生物分类学如何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对生物命名和分类通常很理所当然地就完成了,但大部分未知的种群,比如菌类,仍然是能有科学重大发现的精彩领域。我也希望人们能理解菌类的种类繁多和研究的不足:我们大概只发现了世界上5-10%的菌类,仅仅这些就已经给我们带来重要的食物(面包、啤酒)、药物和生态系统服务。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