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还在拍裸体捆绑?Out!国际摄影界喜欢怎样的中国作品

澎湃新闻记者 徐佳和

2014-09-17 16:54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很多摄影师正在学习荒木经惟、南·戈尔丁的“私摄影”,在摄影史学家菲利普斯看来,那不过是20年前的流行风潮,而今,国际摄影界更关注的是中国当代摄影中反映社会变迁的部分,例如《垃圾围城》和《海岸线》。        
图为王久良摄影作品《垃圾围城》

        国内首个专注于影像领域的艺博会——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刚刚在上海展览中心闭幕。随之而来的,除了由一些国际画廊组成的参展团队,也包括一些对中国当代摄影界充满了热情与了解的摄影领域学者。
        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主任、知名出版评论家、摄影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从1999年开始第一次来到中国,他差不多在此后的15年间来中国40余趟,与中国摄影师交往颇多,对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都有浓厚兴趣。在他看来,那些由颇受争议的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和美国女摄影师南·戈尔丁所代表的“私摄影”风潮在1990年代十分流行,前者以拍摄捆绑的女人体而饱受争议,后者以拍摄自己被男友打得鼻青脸肿的面孔而闻名。当“私摄影”的风潮过去了二十余年后,而今的国际摄影界更感兴趣的是中国当代摄影中反应社会变迁的部分——其中就包括《垃圾围城》以及《海岸线》的专题。近几年,王久良用镜头真实纪录了北京城周边数百个垃圾场的状况,引起摄影界乃至社会各界的关注;另一位摄影家张晓沿着中国的海岸线行头,拍摄了沿海的区域既荒诞又真实的场景。这些年轻摄影师正在逐渐形成一股“寻路中国”之旅,而这正是国际摄影界所期待的。
        
        澎湃新闻:从你首次到访中国至今,你感觉中国摄影是否在进步?
        菲利普斯:1999年,我刚开始来中国时,许多艺术家开始进行摄影,他们互相之间讨论如何进行摄影的自我训练,而不是摄影圈里的专业训练,他们或者是自学成才,或者是艺术院校训练有素的画家、雕塑家。但是如今情形大为不同,在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和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有先进完备的摄影相关的院系设置和新媒体项目,所有的八大美院都开设了摄影专业,为年轻的中国与摄影家提供教育,这样的教学模式在十五年前是不存在的,现在的摄影师比我刚来中国的时候要显得专业得多。另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是,今天,许多中国年轻摄影师在世界各地旅行,他们非常了解视觉领域中在何处,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非常重要和好的变化。
图为荒木经惟摄影作品《东京旅日记》

        澎湃新闻: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做过包括卡帕在内的很多纪实摄影师的展览。你是怎么看待私摄影的?中国很多摄影师在学习荒木经惟、南·戈尔丁等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菲利普斯:我的注意力确实都在当代摄影领域,我很少关注传统的纪实类摄影,许多当代艺术的创作手法都被挪用进了当代摄影的创作领域,许多当代艺术家利用摄影、录像等作为艺术创作的新媒介,对摄影师主导的影像艺术带来了全面的冲击。我关注的那些摄影师用非常个人的眼光来看世界,创造出很有想象力的作品,让很多“他者”看到摄影师自己的想象,我们把这类私摄影称为“日记摄影”,也就是每天都在记录的。
        在1990年代,“日记摄影”非常非常流行,这也是一个重要演变,人们开始区分照片中的艺术家的作品与摄影师的作品,南·戈尔丁也在此时成为非常经典的摄影。她让很多年轻摄影师明白,你可以把你的生活变成一个非常戏剧化的照片。我想很多现代的摄影,都已经在脸书等等社交媒体上出现,在此方面,南·戈尔丁其实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但她走在了社交媒体的前面。
图为南·戈尔丁摄影作品《只有我自己》(All by Myself)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策展人,你觉得中国与西方是不是走在了两个不同的方向上?
        菲利普斯:就像我在很多不同的国家旅行,这些不同的国家地区之间的摄影师总是有各自很强的地域性、本土性,有着不同的发展方向,我想真正的世界性的、国际化的艺术家,那是少而又少的。我发现,最有趣的摄影师其实也是表现各个地区不同文化的,具有本土特色的发展,中国的当代摄影中有关当代社会变迁发展这方面的作品就很有意思,现在也逐渐在世界各地摄影展上出现这类作品。
图为张晓摄影作品《海岸线》

        澎湃新闻:你觉得中国当代摄影界让世界认识自己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菲利普斯:中国很少有摄影写作、批评文章会被介绍、翻译成英文、法文等等外语。我这几天接触许多外国收藏家,他们都觉得寻找一些关于中国摄影的信息非常困难,许多关于摄影师的内容没有翻译成为大家都能看得懂的语言。我很了解中国当代摄影师,与其中的许多人交谈过,但是我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你对于摄影家的个性和兴趣了解越多,对于他们探索的问题了解越多,你才可以开始进行判断,看他们是否成功解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看他们是否创造了一种新的有意义的摄影作品。
        澎湃新闻:中国的摄影市场与西方已成熟的摄影市场的差距主要在哪?
        菲利普斯:与西方市场相比,中国的摄影市场简直就是个完全不成熟的“娃娃市场”,但是,正是这样的“娃娃”市场才是重要的、标准化的摄影艺博会在这里举办的重要意义。影像艺博会在上海举办非常有趣,这里可以创造一个有创造力的中国市场。
        在西方世界,一些特别的收藏家会有很庞大的很特别的收藏,二三十年的积累放在一起,这些收藏具有很好的品质。在中国,一些收藏家刚刚开始打开一些特殊领域的收藏眼光。
        澎湃新闻:本届摄影艺博会上似乎没有看到欧美画廊呈现西方最先锋的作品?
        菲利普斯:画廊确实没有安排许多艺术家的个展,大部分是带了好几个艺术家的作品,我想这是因为很多画廊是首次到中国,不清楚中国市场需要什么,观众群体的组成是怎样的,于是他们就带来他们认为比较“安全”“妥当”的作品。也许下一届,当这些画廊知道哪些人会来,他们可能会目标性强一些,集中带一些人的作品来。也许下一届,就会出现很多韩国日本亚洲地区的画廊。
        澎湃新闻:为什么没有把艺术影像展放在当代艺术创作和市场更为火爆的北京?
        菲利普斯:北京确实已经被当代艺术包围了,但是摄影并不局限于当代艺术,从19世纪老照片到新闻摄影,建筑摄影都归入摄影的领域,很多摄影的拍卖其实也集中于这些领域。上海是个更影像的城市,我们要走一条更性感的、闪闪发光的道路。 (实习生李丹对此文亦有贡献)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洁树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