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汇金新掌门人要求银行不要隐瞒坏账,防止银企过度融合

澎湃新闻记者 陈月石 综合报道

2014-09-16 22:04  来源:澎湃新闻

 
解植春

        在出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满4个月之后,解植春选择在最新一期《中国金融》首度公开发声,要求银行不要人为隐瞒坏账,充分披露和及早处置不良资产,避免陷入日本式银行危机。解植春要求,中国银行业应尽早、有序、主动、多样化地消化不良资产,不应为追求账面数据,采用财务技术手段人为压低不良贷款率,要强调不良资产的真实性,早发现早解决。
        解植春这次选择央行主办的《中国金融》的封面人物亮相,并发表署名文章《银行业健康发展的日本启示》。现年56岁、头发微白、在业内颇为低调的解植春,在光大系金融机构历练了近20年后,于今年5月正式出掌汇金公司。
        与胡晓炼、谢平、彭纯等前三任汇金公司掌舵人相比,解植春的从业经历覆盖证券、银行、保险等不同金融领域,堪称“多面手”,这也成为其入主汇金公司的最大“利器”。
        在解植春看来,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调整步伐加快,增速放缓,银行业增长也相应减速,不良资产出现上升趋势,人民币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单边升值后出现双边波动。这种种迹象与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历史颇为相似。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曾经竞争力较强的商业银行也跌出了最具国际竞争力的银行榜单,这与之前日本经济和银行业的辉煌形成鲜明对比。
        那么中国银行业是否会重蹈日本银行业覆辙?解植春的答案是,“中国经济及银行业发展的特殊性决定了中国银行业不会陷入日本式危机,但日本银行业衰落的教训仍然值得警惕”。
        文章指出,当前中国银行业与日本银行业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形态类似,经营指标的变化趋势及所处外部环境的表象指标有一定相似性。在经济增长减速的市场条件下,中国银行业也面临利润增速趋缓、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压力,以及利率市场化的挑战。
        但在解植春看来,这仅是表象,二者实质上存有较大的不同,包括经营环境、政府调控能力、 监管有效性等方面都不尽相同。泡沫经济破灭使日本经济元气大伤,持续低迷的宏观经济环境才是日本银行业衰落的根本原因。
        为此,解植春也给中国银行业开出了避免日本式危机的药方。
        其中就银行本身而言,解植春开出第一道药就是——由堵变疏,主动处置逐步积聚的不良资产。
        解植春具体提出四点要求:
        一要未雨绸缪,充分披露和及早处置不良资产,避免风险积聚。处置不良资产宜早不宜迟。
        二是要由堵变疏,利用资本市场和业务创新多渠道处理不良资产。商业银行传统的直接追偿、坏账核销、增发贷款稀释不良贷款率等方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不良资产问题。银行要建立科学识别、分类、评估、经营和处置不良资产的长效机制,利用金融市场,加大不良资产证券化处置。
        三是要完善立法,为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营造良好外部环境。比如,应修改《商业银行法》,延长商业银行处置抵债资产的时间,并对资产证券化专项立法。
        四要标本兼治,尽快建立维护金融稳定的有效机制,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
        他开出的第二道药方是,要探索适应银行综合化经营趋势的监管模式,要避免银行与企业过度融合。他指出,日本银行业与企业过度融合,造成危机时银行和企业相互拖累,风险交叉传染。中国银行业正在稳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设立民营银行,这意味着企业可以持有银行股份,有利于银行改善公司治理,提高经营管理,适应市场化、国际化的竞争环境。但在这一过程中要吸取日本的教训,避免银企过度融合。
        此外,解植春提出协调推进利率市场化与汇率制度改革,不能在改革中埋下危机的隐患,并特别提及要确保宏观政策的稳定协调。
        2003年12月,中央汇金公司成立,总部设在北京,根据国务院授权,汇金公司对国有重点金融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以出资额为限代表国家依法对国有重点金融企业行使出资人权利和履行出资人义务,实现国有金融资产保值增值。
        汇金公司官网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其控股参股机构共计达到18个,控股国有四大银行(工、农、中、建),以及国开行、光大银行、新华保险、申银万国等。
责任编辑:黄武锋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