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澎湃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澎湃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一个脑瘫患者也能站上职业拳台!敢立生死状,敢战邹市明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2014-09-17 09:19  来源:澎湃新闻

 
汪强9月13日比赛视频。
        一个命运多舛的早产儿,呱呱坠地就伴随着脑出血、黄疸、肺炎等症状,在医院抢救了35天才迈过鬼门关,但因为脑损伤带来的脑瘫残疾,这个孩子直到6岁还不怎么能说话,站立行走也是问题……你很难把这一切与眼前的拳击手汪强联系在一起。
        这个29岁的小伙子戴着拳击手套对着沙袋砰砰连击,脚下步伐异常灵活,他练习拳击已经有17个春秋,在老家天津还拥有自己的拳击培训班,从一个身患脑瘫的孩子到一个在拳击场上奋力挥拳的强者,汪强的寻梦之路还在继续。
        2014年9月13日,在WBO(世界拳击组织)教练韩鸿翔的撮合下,汪强在上海第四届中外拳击对抗赛“角斗士之夜”中登场,完成了他人生第一场职业拳赛。
汪强(右)与邹市明合影,他曾在博客上向邹市明发起挑战。
       
签下生死状,也没人愿意和他打
        “没事!没事!”汪强习惯性地摇着头费力地说着话,在刚刚结束的一场三回合职业比赛中,他以微弱点数惜败。虽然头部因为遭受重击还泛着红,但这个年轻人的脸上明显写着快乐,比赛现场的所有人都将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了汪强,从观众到拳手再到裁判,要求和汪强合影的拳迷也比比皆是。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拳击比赛。汪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我今生的梦想就是能够打上一场真正的拳击比赛。”要知道他过去无数次报名参加比赛都被取消参赛权,因为主管部门认为脑瘫患者不适合参加比赛,也没有对手愿意和他打,哪怕汪强签下了生死状也无济于事。
汪强曾经签下的赛前生死状。

        比普通人较为迟钝的反应让汪强在比赛中不时挨到重拳,在台下的一片惊呼下他却全无怯意,一旦把对手逼到绳圈附近,他就用暴风骤雨般的组合拳冲击对手,完全不吝惜自己的体能和赛前受伤的指关节。终场锣声响起的一刻,汪强兴奋地高举双手,赢下比赛的对手却心情复杂,充满敬意又带着一丝不相信,“我没有让他,他……我打得不够好。”
        “你把一场能够打赢的比赛打输了,我反复说了,要护住脸部,多打直拳,不要打摆拳……”韩鸿翔教练恐怕是现场唯一不满意汪强表现的人,汪强能够站上拳台,从抓训练到撮合比赛,韩教练付出了很多心血。赛后一个多小时了,韩教练还喋喋不休,“你的饮食有问题,比赛前还吃那么多,你的腹肌训练还不够,你是要和我一个40多岁的人比肚子吗?”
        但私下里韩教练和澎湃新闻记者交谈时却是另一番心情,“其实我很感动,他第一次打真正的比赛,一点都不怯场,完全不惧怕对方的重拳。但作为教练,我必须严格要求他。”
        在享受了掌声与欢呼之后,汪强一个人走到角落里,对着落地玻璃审视着自己的面庞,当发现澎湃新闻记者在关注自己,汪强又露出了熟悉的笑容,忙不迭指指眉弓,“不碍事,赛前就受伤了,不是比赛打的。”当被问及接下来的目标,此时此刻你得到的回应是短促有力的词组,“继续!”、“继续!”
训练结束后,汪强整理着被汗水浸湿的绑带。 澎湃新闻 张新燕 图

跳绳这一基础训练他到十七八岁才学会

        2009年,汪强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了一段话:“我心目中的邹市明拳王,您好!我叫汪强,是一个脑瘫患者,今天我在这里给您正式下挑战书,并非我不尊重您,崇拜您,我希望在拳击台上证明我自己。”
        当时面对汪强的挑战,邹市明说:“请一定转告这位痴心不悔的年轻人,我们是一样地热爱拳击,我祝愿他成为优秀的拳击运动员,我不会因为他的天生残疾而看不起他,他是很多人的榜样,我会打电话鼓励他的。”
        因为脑瘫带来的影响,汪强说话比较费力,不时地还用手大力地打着比划,但他坚定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这样做,我是想向那些像我一样的残疾人、脑瘫患者传递希望,让他们有信心站起来,像我一样阳光。”
        “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刚生下来的时候医院就给我们发了病危通知,好不容易熬过来,别人孩子上小学的年纪,他连1+1都不会算,理个发也没法理,因为脑瘫,他的头总是晃个不停……”汪强的父亲汪宝柱谈到儿子的过往内心还有些苦涩,但乐观的他更愿意享受儿子靠坚强带来的一切,攀谈中他不时看着正在练拳的儿子,面露喜色,“你看他的力量和速度,当初别人学十天的东西,他要学一年,但现在市里面专业队的选手他也有的打。”
        然而一路走来的艰辛,只有汪强一家人心里清楚。当初给儿子看病花掉所有积蓄,汪妈妈为了照顾儿子辞职在家,一家人全靠汪爸爸一人打工维持,“我一个人打两份工,白天在手表厂上班,晚上做体力活,200斤的砂糖,我一晚上要扛很多,现在颈椎已经落下了毛病。”
        “因为脑瘫,儿子神情和一般孩子不同。有同学说他是傻子,经常欺负他,我也没法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吧。”每每回忆这些,老汪的痛苦溢于言表,曾经担任过天津武警总队拳击教练的他决定让孩子学习拳击,为了自卫,也为了让孩子的身体健壮起来。
        拳击被认为是最艰苦的体育项目之一,对于身体的协调性要求极高,别说是脑瘫的孩子,普通人想要练好拳击也非易事。“最开始我必须抓着他的手臂、提着他的腿去完成每个动作,儿子12岁练拳,单单跳绳这一基础训练他到十七八岁才学会。”
        过去17年,受伤成为了汪强的家常便饭,“经常一拳打在鼻子上,血都溅我一身,心疼,但没办法,记得最严重的一次伤势导致眼睛里的玻璃体受伤,当即就送去了医院。”功夫不负有心人,汪强的拳击技艺大涨,在天津当地已经小有名气,2006年中专毕业后,他甚至开设培训班教人学拳。
曾经被天津教练骗去做“人肉沙包”
        汪强的职业拳手梦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过去儿子在天津业余比赛艺龙杯上拿了冠军,之后也报名天津拳击锦标赛,但是最后他的参赛权却被取消了,主管部门认为一个脑瘫的人不适合参加比赛,对手也不愿意和他打。”相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之后福建三明市的一次拳击比赛中,本来已经确认可以参赛的汪强因为主办方找不到一个愿意出赛的对手,比赛再度搁浅,当时汪强甚至拿出自己写好的一份生死状。
        自从去年开始接受韩鸿翔教练的指导,汪强距离自己的梦想就越来越近。在上海特训一个月后,回到天津的汪强也一直通过教练提供的视频反复锤炼。今年6月份,韩鸿翔教练得知9月份上海会有一场中外拳击对抗赛,就为汪强四处奔走,“按照职业拳击的要求,他的起点比较低,但了解了他的故事以后,我很难不去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
        据汪强的母亲介绍,汪强师从韩教练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韩教练说了,‘如果要给钱,我就不教他了。’”说到这里,汪妈妈就有些哽咽,“汪强在天津业余拳击圈也算晓有名气,曾经有教练找到他,说是要给予专业指导,结果是拿我的孩子去做免费的陪练,每次练完,汪强的鼻子都被打出了血,但他人憨厚,根本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这次汪强一家在比赛前半个月就来到上海,做最后的准备,每天汪强都会去位于枫林路329号的杰翔拳击俱乐部进行训练,而在东安路的一个单间是一家三口暂时的落脚点,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摆着两张床,厨房和卫生间是与其他四户共用的,但一天130元的租金对于经济并不宽裕的汪强一家也绝不便宜,“主要是为了汪强训练方便,以后再来我们会考虑住的远一些。”
        
后记:
        韩鸿翔教练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想在12月份再为汪强安排一场比赛,“他已经29岁了,时间不等人,先天的条件决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冠军拳手,但我希望他有一天能去打WBO的资格赛,那样的比赛能够得到更多人的承认,也能得到一定的出场费,这是我为他定下的目标。”
        看着儿子圆梦,汪强的父母是最高兴的人,但汪爸爸又有了新的烦恼,“汪强到现在还没对象呢,我和他妈都希望能有一个陪伴汪强一辈子的人,我们总会老的。”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