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能见度

《自然》暗示水电站“触发”鲁甸地震,地震局官员说不科学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心馨 王灿 澎湃新闻记者 李跃群

2014-09-16 17:34  来源:澎湃新闻

 
        
云南昭通永善县,世界第三大、中国第二大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 东方IC 资料
        
        最新一期的英国《自然》杂志(Nature)称,有中国学者提供的数据暗示,触发鲁甸地震的,可能是长江上游的2座水电站,最近的一个是溪洛渡水电站,距震中40千米。对此,中国地震局官员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回应说,这一说法并不科学。
        9月11日,《自然》杂志刊发文章说,自8月3日鲁甸发生地震后,“中国媒体和博客开始怀疑这次6.5级地震与长江上游两座巨型水库蓄水有关。现在,一位地质学家称,他有数据显示,这两者之间存在可能的联系。”
        这位地质学家是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8月28日,范晓发布报告称,水库蓄水和水库周边地震灾害增多之间存在“粗略的相关性”。“研究是有它的局限性的……但这足以敲响水库蓄水有可能触发(trigger)地震的警钟。”
        范晓的上述报告被刊登在加拿大环境保护组织国际探索(Probe International)的网站上。这引起了《自然》杂志的关注。
        《自然》杂志称,范晓的分析是基于原始地震数据——也是仅有的公开数据。“联系是假设性的,但这是重要的可能性。”
        根据范晓提供的地震数据(2010年1月至2014年7月),2012年末,小型地震增多并一直持续到这一时间段结束,与此强相关的活动主要是水库蓄水。影响最严重的地方包括水库周边,以及接近破裂的断层。
        由于活性断层地质交错,长江上游地区见证了一代水电的繁荣。根据《自然》杂志的文章,但当水流快速流入建成的水电站时,它能改变深层地壳的压力,或者通过水流的重量,或是水流通过裂缝渗入岩石。这些改变可能会改变地层的“地震爆发时间”,加速已有地震爆发,或增加爆发的机会。例如,水库可能导致几十年或几百年后的地震提前发生。
        《自然》杂志称,相关争论还涉及2008年汶川地震。当时有观点认为,汶川地震与四川紫坪铺水电站相关。范晓是第一个提出这两者之间存在可能联系的人,该观点已得到了一些研究者支持。
        范晓的报告同时暗示,4月份、8月份云南永善县的两起地震发生与溪洛渡水库蓄水相关。《自然》杂志称,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徐锡伟同意,这两次地震“很有可能由溪洛渡触发”。不过,徐锡伟同时说,鲁甸地震与水库之间的联系相对缺少信服度,因为震中离得太远,初始破裂发生在地下约12公里处,水到达不了。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就此致电徐锡伟,对方表示,关于鲁甸地震,范晓的研究并不科学。“他的话,我们在科技界好像不太认可。”
        徐锡伟解释,“水坝可能引发的中小型地震,影响范围应该是库区及其周边10公里范围内。鲁甸这次的地震震中离水坝大约40千米,影响应该不大。”
        由于水电站关系到地质安全,任何处理都是慎之又慎的。
        “我们国家的水电站在选择的时候都经过地震安全性评定,所以水坝坝址选择避开了活动断层,不会选择在地震频发地区建设。”徐锡伟说。
        根据徐锡伟提供的资料,由水坝建设引发的地震,国外发生最大的是印度柯依娜6.5级地震。中国发生最大的是广东新丰江水库,该水库建成后一直很稳定,但在蓄水早期,发生过一次6.1级地震。
        四川地震局水库地震研究所的一名地质物理学家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我认为只有拿到水库的数据资料,相关分析的结论才可信。无论谁的报道,我所关心的就是,他们是否能够拿到一手数据。没有(一手)数据,一切都没有意义。”
        当下,出于安全考虑,有关水坝的地震资料,以及水坝的一手资料,基本都是保密的。
        前述地质物理学家表示,水库的一些资料是要保密的,水位的资料,具体地震的情况,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拿得到的。“我们去大坝也是被推脱,然后有人带领才能够接触到的。为了国家安全,如果说一些细节都公布于众,那么有些不好分子想要做些什么坏事,是轻而易举的了。”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