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涨知识|你不知道的斯里兰卡:人均捐赠眼角膜最多的国家

邵季洋/斯里兰卡特约撰稿人

2014-09-16 11:38  来源:澎湃新闻

迄今为止,斯里兰卡已捐献给中国超过一千枚的眼角膜。 CFP 资料

        2000万是斯里兰卡的总人口,110万是其中主动签字表示死后志愿捐献眼角膜的人数;7万是迄今斯里兰卡向其他国家捐献眼角膜的数量;14万是因此而重见光明的人数。
        这些数据来自斯里兰卡国际眼库,这些数据足以让世界惊叹。论数量,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眼角膜供应商,其在2010年向其他国家输出眼角膜超过16000个。但斯里兰卡人口只有美国的1/15,每年实际人均捐赠眼角膜的数量是美国的三倍,位居世界第一。
        这是为什么?
        我通过斯里兰卡国际眼库负责人贾纳特了解到,以前斯里兰卡人并没有捐献眼角膜的传统,最初提出捐献眼角膜的是国际眼库的创始人席尔瓦先生,他为家乡大量短缺眼角膜而感到沮丧。上世纪50年代末,席尔瓦在报纸上撰文《LIFE TO DEAD EYE》(意为“生命在逝去,眼眸可重生”),呼吁国民开展眼角膜捐献活动,在斯里兰卡人民中引起极大反响。在席尔瓦先生的不懈推动和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下,越来越多的斯里兰卡人接受了捐献眼角膜的想法,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善行,是一种“布施”。
        谈到“布施”,斯里兰卡人大多信仰佛教,非常乐善好施,无关乎贫富贵贱,分享和给予是他们的美好品性。每逢“卫塞节”等大型佛教节日,城市道路两侧就会有大大小小的各种布施;有些人过生日,会做一些饭菜送到福利院或者孤儿院,去看望那里的老人孩子。斯里兰卡人相信,布施身体部位可以帮助他人,尤其是布施眼角膜可以让他人重复光明,这样可以换来“福报”。所以,越来越多的斯里兰卡人在生前签字表示死后志愿捐献眼角膜。
        除了需要有足够多的眼角膜捐献者以外,其采集工作也很关键。国际眼库会在逝者去世后的4个小时内有上门服务。为了保证珍贵的4个小时采集时间,国际眼库在斯里兰卡全岛设有450多个联络处。一旦家庭中有人去世的话,消息会第一时间被送达到当地联络处,由联络专员前往逝者家中探访,询问捐献事宜。如果允许采集,工作人员就用仪器撑开逝者的眼皮,用消毒后的剪刀把眼球周围组织一一剪断,再把眼球轻轻夹出来并包裹起来,最后装进一个小瓶。然后用两个小圆球分别塞进死者眼眶,再合上眼,以保证逝者面容不发生塌陷,做到对逝者的尊重。
        眼角膜采集后的存放工作也很重要。所有角膜都是在无菌台上操作完成,将其切成指甲片大小后,放进一个装满药水的小玻璃瓶内。在2到4℃的冰箱内,它们可以最多保存两周时间,但一般是能早用就早用。
        因为斯里兰卡人民对眼角膜捐献有很高的认知度,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对眼角膜的数量并不发愁。去年,国际眼库收到的眼角膜捐献数量是4362枚;今年截至9月10日,这一数量就已达到3700多枚。斯里兰卡本地用量大概是1500-2000枚,还有少量用于科学研究,其余的眼角膜被运往包括中国在内的57个国家和地区。
        而我们中国拥有13亿人口,眼角膜捐献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医用。每年中国需要进行角膜移植手术的患者有300多万人,但实施手术仅为5000例。迄今为止,斯里兰卡已捐献给中国超过一千枚的眼角膜,遍布北京、上海、天津、深圳、广州、厦门、福州、苏州、昆明、成都、重庆、西安、哈尔滨、大庆、南宁、长沙、宜昌、合肥、鄂尔多斯、沈阳、海口、台湾和香港。
        2013年,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和中国四川的爱迪眼科医院签署了协议,在未来十年中,每年至少向四川地区捐赠500枚眼角膜。今年8月5日,斯里兰卡第一夫人施兰蒂•拉贾帕克萨和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吴江浩先生,为厦门眼科中心和斯里兰卡国际眼库联合成立的“国际联合眼库”揭牌,展开两国眼库合作的新篇章。
        中斯关系常常被誉为“大小国家间友好相处、互利合作的典范”,在眼角膜捐献领域,斯里兰卡是“大国”,中国应该学习斯里兰卡的经验。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杨小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