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港台来信

盘点台湾政客“失言集”,政客何时说的是真心话?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09-12 07:51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人民日报海外版》9月12日发表文章《台湾政客“失言集”》。文章提出,政客什么时候说的是真心话?也许,就在他们一不小心说错话的时候。
       文章将台湾政客“失言”表现分为4个类型:白目型、卖萌型、冷笑话型和掉书袋型。
        原文如下:
        
        台湾政客惯以能说会道著称。不分什么场合什么问题,麦克风一递,张口就来一段,算是政客在选举文化中锻炼出来的基本技能之一。不过,所谓言多必失,话说多了容易出错,有些错令人吃惊,有些错引人发笑,放到一起看,倒也是一部政坛众生相。
A型:白目型
        “白目”,台湾话用来形容一个人说话做事不过大脑,一不小心就让人难堪。台北市长参选人柯文哲,因为一直当医生,又是无党籍,所以一度被称作“白色力量”。现在,因为经常出语惊人,他成了“白目力量”。
柯文哲常常语出惊人。

        柯文哲先是揶揄蓝营嘉义市长参选人陈以真年轻漂亮,“适合坐柜台”;隔日演讲时,又说妇产科医师眼中“只有一个洞”,被指责歧视女性,缺乏尊重。接着,他为连续说话失当公开致歉时,竟然又追加一句“我们也是特别聘漂亮的女发言人”。
        人们随后发现,柯文哲写过一本书《白色的力量》,里面就写着“当一个行业里女性数量在上升,那就代表这个行业在没落了”之类的话,不少女性痛批,这是男性沙文主义。
        而在此之前,柯文哲还一度让绿营很抓狂。他虽然是无党籍,却被绿营寄予厚望,蔡英文一度希望引他入民进党。结果柯文哲在选举活动中,公开称赞蒋经国清廉,表示两蒋在台湾功大于过,让“独”派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从政,也可能是个性使然,柯文哲这个“政治素人”确实很另类。一般政客也是为博镜头语不惊人誓不休,但多少有些顾虑,经过点思考,知道哪些该讲那些不能讲。柯文哲倒好,想到就说,不遮不掩,也算政坛一股“新风”了。
B型:卖萌型
        蓝营的台北市长参选人、连战之子连胜文最近也为说错话苦恼。在一段推销自己的影片里,他用力捏爆橘子,汁液喷溅满脸,还向网友下战帖:“你们有比‘橘子掉了’更有建设性的问题吗?”
        这段影片本来是连胜文用来自我解嘲,想给自己塑造一个可爱的形象。他因为身材壮硕,被有些网友叫做“神猪”(神猪是台湾道教或民间信仰祭典中,所用牲礼之一,一般指经过刻意增肥豢养的家猪,摆上供桌时会在口里塞个橘子或凤梨,表示吉祥。)网友还经常恶搞他“橘子掉了”。
连胜文的橘子影片卖萌不成,惹了朋友。

        影片里,连胜文捏爆橘子后,幕僚随即递上凤梨,连胜文摊开双手,脸露难色。应该说,影片拍得确实蛮可爱。但是,捏爆橘子的举动,却得罪了亲民党的朋友们。因为亲民党被称作橘营,橘子是亲民党的吉祥物,而连胜文的父亲连战,又跟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有过瑜亮情结。亲民党副秘书长刘文雄说,不应忽略作为关键少数的亲民党,连胜文应该“拥抱橘子而不是捏爆它”!
        原意只是卖个萌,没想到考虑不周惹了朋友。看来,做政治这行,得随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C型:冷笑话型
        要想得票高,幽默很重要。不少台湾政治人物都很风趣,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表面上看起来挺酷,私底下据说也挺爱开玩笑。
        有一次,在大学演讲过后,有学生为表达对物价上涨的不满,向马英九提问“一个便当吃不饱怎么办?”结果马英九的回答是:“吃两个”。因为这个自以为幽默的回答,他被外界批判为“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
        台湾媒体报道,马英九的冷段子有时还会用在党内大佬身上。在一次国民党内部的酒会上,微醺的马英九端着酒杯讲起笑话:喝酒要喝马英九(酒),吃鱼要吃宋楚瑜(鱼),打猎要打吴伯雄(熊)。一时间让在场的宋楚瑜和吴伯雄哭笑不得。
        经常跟马英九跑的台湾记者说,马英九早年很爱讲一个笑话,支持者第一次听常笑得花枝乱颤。但对于每天都要听上几遍的记者来讲,就像每餐被喂同一道菜,吃到想吐。
        马英九最经典的笑话就是消遣自己闽南语说得不好,某台湾大妈夸他台语讲得不错,陶醉之际冷不防说:“你的台语,讲得好像外国人。”有记者向马英九求饶,请他“更新软件”,没想到他晓以大义:“你听过很多遍,别人没听过啊!”
D型:掉书袋型
        台湾的国学气氛浓郁,政治人物讲话经常会引用古文经典,不过,一不小心引错了,有时也挺让人尴尬。
        马英九去年参访台中市潭子区“宝熊渔乐馆”,讲到农牧业永续发展时说,周朝有法令规定,鱼身超过20厘米即要丢回河中,所谓“数罟不入洿池”。他并说,这句话源自“孟子与齐宣王”对话。而实际上,此话出自孟子与梁惠王对话。马英九可能是口误,或者偶尔记岔,但台湾媒体报道说,当时台下听众“一片哗然”。这错本来不算什么,只能说,台下听众素养太高了,马英九掉书袋找错了对象。
        相比之下,民进党就比较少犯这种错,因为他们讲话一般都很口语化,好让乡亲们听得舒服。不过,陈水扁当政时,却创造了著名的“罄竹难书”案例,他表扬台湾志工,说志工的功劳“罄竹难书”。
        这个成语本来是形容罪恶极大,用在这里显然不妥。结果,当时的“教育部长”杜正胜还要为陈水扁辩护,表示这才是“聪明人的用法”。人人都会讲错话,但是错了还要硬拗,就没劲了。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