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西班牙金融皇帝病逝,刚把马德里地标建筑卖给了王健林

澎湃新闻记者 金盖 综合报道

2014-09-11 13:14  来源:澎湃新闻

 
        1986年从他父亲手里继承的只是一家小小的地方银行,但到2014年9月9日他逝世,这一家银行已经成为西班牙最大的银行财团、欧元区最大银行、欧洲第二大银行。他的家族,也成为西班牙最有权势的银行家族。
埃米利奥·博汀(Emilio Botin)的女儿安娜·帕特里夏·博汀(Ana Patricia Botin)则在9月10日顺利接班。

        他就是西班牙国际银行(SANTANDER CENTRAL HISPANO S.A.,桑坦德银行)的董事长兼CEO(首席执行长)埃米利奥·博汀(Emilio Botin),西班牙的金融皇帝。79岁仍未退休的他,因心脏病突发于9月9日离世。
        9月10日,博汀的女儿安娜·帕特里夏·博汀(Ana Patricia Botin)接班。
        在博汀离世后,西班牙副首相萨恩斯·德桑塔玛利亚对媒体说,博汀是西班牙金融系统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他为西班牙在世界上树立的品牌形象作出了贡献。F1车手阿隆索在推特上表示,博汀是自己一个伟大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很难过。
        今年6月,博汀刚刚把马德里的地标性建筑西班牙大厦,以2.65亿欧元的价格卖给了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非典型西班牙人
        1960年,埃米利奥·博汀进入公司董事会,7年后他被任命为董事总经理,到1977年成为公司CEO。1986年,其掌舵桑坦德银行36年的父亲彻底退休,博汀家族自此开启了其最辉煌的年代。
        据环球企业家报道,这个西班牙人在很多方面打破了顽固的西班牙模式,比如午饭一般就是用一个苹果和一些杏仁来打发,不像典型的西班牙人一样隆而重之。
        再比如,1989年,他通过给流通账户支付利息的方式,强行结束了由于西班牙七家大银行的懒散导致的供给不足的市场局面。西班牙大银行的懒散主席们隔一个月才会在午饭时与下属见面聊上几句,而他却每周日下午把经理主管们叫去开会,丝毫不顾西班牙周末休息的“神圣性”。博坦还相信,办公室温度保持在18摄氏度有益健康,于是经理们一开会,就得找各式各样的保暖衣来穿。
        博汀不能容忍身边有任何平庸的银行家。他通常的做法是,以招兵买马广纳贤才的手段从内部瓦解对手。他经常跨过主管这一层级直接打电话给部门经理;又或者将一个项目交给不同的主管,造成他们互相牵制,结果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了解项目的全貌。
        正是凭借着精干的手下,和非典型西班牙人的性格,欧洲与拉美的金融版图一块块被博汀征占:1994年收购BANESTO,1999年兼并BCH,桑坦德成为西班牙头号金融机构;2004年以89亿英镑收购英国第六大银行阿比国民银行,跃居全球市值第八大金融集团;2006年以33亿美元拿下美国Sovereign银行24.9%的股份。2007年,桑坦德银行、富通银行及苏格兰皇家银行联合以1010亿美元收购荷兰银行。
        最新的一笔交易是,2013年底桑坦德银行从汇丰手里,接手了上海银行8%的股权,成为上海银行战略投资者。
        谋略之外,博汀有着另一面——一个传统西班牙人。他喜欢红色,这是桑坦德、也是西班牙的传统颜色——整个春天他都打着红色领带;红色是每个分行、年度报告和所有其它公共财产的主色调。
        博汀还酷爱运动。在马德里郊外的桑坦德银行新总部,博汀拥有一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他同时赞助F1车队麦凯伦和法拉利。因为经常去登山和狩猎,他晒得黑黑的。
        尽管目前博汀家族仅直接持有3%的股份,但博汀家族在个人成长方面已经形成了一个传统:家族直系子孙从自家银行做起,最终成长为西班牙顶尖银行家。博汀的祖父在1909年成为这家银行的主席,在他52岁那年,其事业和职责被他的儿子、博汀的父亲所继承。埃米利奥·博汀则于1986年正式接手这家银行,并逐步成长为西班牙巨头。
        在此前媒体的描述中,埃米利奥·博汀最烦恼的是:他说的每一句话,即便无伤大雅,也会被西班牙当地新闻媒体当作大题材炒作。走在马德里街头他会随时被认出,而当他在国际银行业舞台上作为西班牙选手大出风头的时候,相当多的西班牙媒体并不引以为傲,反而倾向于对他的成功说些风凉话。
接班人称霸拉美银行界
        除了欧洲,博汀在拉丁美洲的成功,是奠定桑坦德银行超速发展的基础。
        1995年开始,桑坦德银行迎来了在拉丁美洲的第二次扩张浪潮,可以说没有在拉美这个“西班牙人后院”的巨大成功,桑坦德银行根本无力称雄欧洲乃至全球。
        20世纪最后20年,当拉美国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时,鲜少有人信任拉美大陆,桑坦德银行却先后向拉丁美洲金融体系投入390亿美元。如今,坐拥拉美头号银行,桑坦德得以在世界舞台呼风唤雨,因为他们抓住了永远不会重现的投资机遇。
        这一战略的完美执行者是他的女儿安娜·博汀。有人说,安娜帮助父亲,“夺回了西班牙国王在19世纪失去的一切”。
        如今,桑坦德是拉美最大金融集团,在10个国家拥有10家银行。
        安娜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老大,她继承了父亲的敏锐目光、极强的工作能力和进取心。英国金融曾将她评为2005年欧洲年度商界女性。
        不过,她也是底层做起的。1981年,20岁的安娜从哈佛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纽约JP摩根。但她最初的职业生涯并不辉煌,先是做了两年文员,后来到国债部门交易债券,工作时间“长得难以置信”。她的三个孩子中,有两个出生在纽约,远离西班牙亲人的照料。最后,她做到同时加入公司的人中,最年轻的副总裁。
        29岁时,安娜回到了马德里的家族企业,从基层的债券推销商干起,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父亲为了考验她,派她去负责扩展桑坦德在拉美的业务。
        1996年,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一次银行家论坛上,当安娜起身发言时,与会者开始离开会场。台下听众几乎都是男性,他们看了一眼这位身材娇小的外国人,都到外面喝咖啡去了。墨西哥当时正深陷金融危机,几乎整个银行业都会被收购。他们不知道,这个35岁的西班牙女人,即将成为新大陆的征服者。
责任编辑:黄武锋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追问

老军医托尼1个回答 | 我来答

想去西班牙打工,是不是勤劳就能致富?

2014-09-11 2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