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快看

一个都不能少,乡村教师与学生们的第一次自拍

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储静伟 程艺辉 李燕 杨博 邹娟 雍凯 徐迪 视频剪辑 吴子熙

2014-09-10 11:07 来源:澎湃新闻

视频|乡村教师与学生们的第一次自拍合影
        【编者按】
        教师节前夕,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甘肃、云南和湖南的四所乡村学校。农村的空心化令乡村里学生越来越少,在那里,缺少老师,缺乏辅导教材,没有文、体、音设施,也没有教师节的祝福,有的只是乡村教师的坚守,和学生的琅琅读书声。
        澎湃新闻记者拿出自己手机邀请老师和学生们自拍一张合影。这也许是乡村教师们第一次与学生们自拍合影,第一次在手机屏幕里看到自己和孩子们的笑脸。
        
湖南凤凰县禾库镇补丁村九龙小学,学校唯一的老师吴艺伟和学生们自拍合影。
        吴艺伟是凤凰县禾库镇补丁村村长九龙小学的校长,也是这所学校的唯一教师。几十年来,他以乡村教师的身份,在禾库镇各个教学点辗转,大多数时间在自己所在的村小。在他手里,上千名学生走到中学,步入社会。
        7年来,尽管经历种种困难:教学点拆并、教室陈旧老化、学生没有活动场地、缺乏辅导教材、没有文、体、音设施……他一直在忐忑中坚持着,与众多家长们、还有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一起努力着。
        困难依然不少,吴老师和家长们希望,九龙学校能过获得多一点的支持,能有哪怕多一个的老师,也希望多一些的社会关注。可这些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没有中秋节的礼物,也没有教师节的祝福,可学校里充盈着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吴老师说,这便是他最大的满足。
吴艺伟在为孩子们讲课,这些村里的孩子父母大多外出打工,有些孩子三四岁就送去九龙小学让吴老师带,年纪小的孩子上课是很难集中注意力。

云南省鲁甸县龙头山镇西屏小学,校长马永泰与学生们自拍合影。
        “8·3鲁甸地震”中,1957年建立的西屏小学是全镇原有的14座小学中唯一幸存的。
        但是,这所学校一至六年级加学前班共有8个班,学生近500人,在编教师却仅有13人,有些家中受地震影响请了假,师资短缺成了最让校长马永泰焦心的事。
        交通不便使得西屏村比邻村闭塞不少,也是少有老师愿意来任教的最重要的原因。
        在没有修路之前,老师要出山,只能买双钉鞋,徒步走上 2、3个小时的山路。
        今年的中秋小长假,西屏的老师们没有放假,都留在学校参与琐碎的救灾工作。
吃完午饭之后,新来的支教老师马明亮迫不及待的拿起语文教科书开始备课,疲惫的路程却让马老师倒在了床上。
        

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宁远镇前川村马泉学校,英语老师李永强和他仅有的几个学生自拍合影。
        马泉学校,这是一所9年一贯制学校,坐落在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宁远镇前川村一座山的山顶。2014年学年有82个学生,9个年级,16个老师和2个支教老师。
        这里曾经老师奇缺,体育老师付国文“被迫”开始教物理,经常晚上当个学生,白天成为老师。
        现在,马泉学校依然缺老师,化学、地理、生物、美术等专业老师几乎一个没有。但更让老师们担心的是,现在马泉学校还缺学生。
        随着城镇化和打工潮,乡村里适龄的孩子越来越少,乡村小学正在消亡。在这一进程中,依旧在乡村小学读书的孩子需要老师们的坚守。坚守的老师们却又不得不为前途担忧。
王贵老师在给学生上课,这个年级只有4个学生。
        
陕西省延安市延长县关子口小学,薛苗老师和学生们自拍合影。
        随着城镇化发展,关口子小学所在的三里湾,和大多偏远农村一样,逐渐走向“空心”,不管是上学方式还是求学理念,都悄然改变。
        比如,为了优化资源,延长县将散落在临近几个村庄的小乡村学校撤并。但是,即便四五个村庄合并后的关子口小学,从幼儿园到小学六年级,也只有78个学生。“现在的乡村和以前不一样。村里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青壮劳动力,有些孩子跟着父母到外省市读书,想考好大学的基本都想方设法去了县城。乡村学校的学生,主要是满足基本教育。我们现在也不太会教学生,一定要考上大学才能出人头地,但一定教他们要好好做人。”关子口小学校长符生军说道。
一位男生坐在校门前的石板上。迷茫,是不少在这所小学就读的学生和家长的共同情绪。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责任编辑:杨深来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追问

基本资料:1个回答 | 我来答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2014-09-10 17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