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智库〡吃人家的嘴短?美媒惊呼美国智库遭外国势力渗透!

Eric Lipton等/NYT; Strobe Talbott/Brookings Institute

2014-09-10 11:15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一向以“非盈利”、“独立”和“客观”见称的美国智库,近日遭遇信誉危机。9月7日,《纽约时报》(NYT)刊发题为“外国势力渗透智库”(Foreign Powers Buy Influence at Think Tank)的报道,指包括布鲁金斯学会、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大西洋理事会等在内的著名智库大量接受外国政府捐赠,日益演化成外国政府的游说机构,更涉嫌违法。
        同一天,布鲁金斯学会主席Strobe Talbott在学会网站上发文回应,称NYT报道断章取义,存在“重大失实、扭曲和偏颇”。“回应”强调布鲁金斯学会不卖影响力,逐条反驳了报道涉及该学会的部分。
        孰是孰非,不足为外人道。但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国内研究经费吃紧,各智库间竞争激烈,是一个事实。作为智库筹款的传统途径之一,海外捐赠的重要性日益突出。但这也带来“学术自由”上的困扰——高达数千万美元的捐赠背后,怎能没有期待?在这些“期待”之下,智库又该何去何从,吃人家的,嘴能不短吗?
        这是一个呼唤“新型智库”的年度,但那两个老问题仍有待回答——何为智库?智库为何?
        以下分别摘译NYT的报道及Strobe Talbott的回应,以飨读者。

NYT:外国势力收买美国智库
        近年来,数十家华盛顿著名智库从外国政府那里获取了数以千万计的捐赠。与此同时,这些智库不断催促美国政府官员采取与其捐赠者立场一致的政策。
        金钱日益腐蚀着这些曾经“高冷”的智库,把它们变成外国政府游说华盛顿的左膀右臂。这也带来了有关学术自由的困扰:一些学者抱怨说,他们被迫做出有利于“项目”捐赠方的结论。
        有关智库没有披露它们与外国政府达成的协议细节。它们也未知会美国政府它们作为捐赠国代表的身份。据法律专家的判断,这些“不披露”和“不知会”,在某些情况下,已涉嫌违反联邦法律。
        也就是说,国会山的议员们在听取智库的政策建议时,是不清楚外国政府在有关研究项目中所扮演的角色的。“跟律师事务所或游说集团打交道,你知道它们为何而来、为谁说话”,律师及游说问题专家Joseph Sandler认为,“但智库就不同了。它们自诩学术中立及客观,其实不然。这是特别令人不齿的地方。”
        接受外国政府捐赠的包括华盛顿一些最有影响力的智库,如布鲁金斯学会、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大西洋理事会等。这些机构在接受海外资金的同时,发表政策论文,主持政策研讨,向美国政府高官进行政策汇报,立场指向与其“金主”之意图相吻合。
        这些海外捐赠主要来自欧洲、中东和亚洲其他地区,尤其是产油国,如阿联酋、卡塔尔和挪威。捐赠有多种形式,比如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那幢闪闪发光的主楼就是阿联酋协助建造的,该建筑离白宫不远,阿联酋为它捐了不下100万美元。
        通过捐赠,智库及其金主之间达成了某种不言而明的默契,亦即这些研究机构不对相关外国政府做出负面评价。在NYT的调查中,有智库学者承认了这一点。“国会议员们在采用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时,应该清楚这一点——他们看到的并非故事的全部。”Saleem Ali是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位于卡塔尔)的访问学者,他称在面试时就被告知不得在论文中批评卡塔尔政府。“并不是说他们(国会议员)看到的是假信息”,Ali说,“而是说他们没有看到全部信息”。还有学者称,他们更多地是感受到了“自我审查”的压力。
        对此,相关智库的负责人给予强烈否认。他们声称,海外捐赠不会影响智库研究的公正性,研究者的观点与捐赠者的若有重合,则纯属巧合。
        “信誉是我们的本钱”,大西洋理事会首席执行官Frederick Kempe声称,“我们不是游说机构。多数外国政府向我们捐赠的时候,对此是心知肚明的,而他们找我们,当然也不是为了游说。”
        但事实并非如此。外国政府想从美国智库要什么——它们在捐赠协议和内部文件中往往都是说得很清楚的。挪威外交部在一份涉及捐赠的内部文件中这样写道:“对小国家来说,要在华盛顿引起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或是政策专家的关注是很难的。资助有影响力的智库,是获取关注的途径之一。华盛顿一些智库公开表示过,只会为提供捐赠的外国政府效力。”
        按照外国官员们的说法,这种“捐赠关系”为他们在熙熙攘攘的华盛顿政治舞台上博得影响力发挥了关键作用。发生“关系”的方式有多种:一些国家直接与智库合作,限定有关的研究范围和方向;还有些国家不那么直接,他们向智库捐赠后,再通过游说机构或公关公司督促相关智库推进其政治意图
        日本是美国智库的主要“金主”之一。为何捐赠?日本驻美使馆发言人Masato Otaka这样解释道:“日本并非世界上最有趣的话题。眼下我们处于经济低增长的时期,我认为我们的存在感已经不如从前。”
        去年起,日本方面发力推动日美TPP自贸谈判。他们在著名游说机构Akin Gump有自己的“游说专员”,但觉得这还不够。       
        游说记录显示,Akin Gump的人接触了几位国会山大佬及其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众议员Charles Boustany Jr的助手和众议员Dave Reichert本人,试图建立推动有关议题的“国会联线”(congressional caucus)。之后,在去年10月,议员们成立了一个叫做“TPP之友”的小组。
        为了增强“TPP之友”的分量,日本官员们继续在国会山之外活动。很快,他们得到了来自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支持。后者长期接受日本捐赠,虽然具体金额及捐赠目的不得而知,但从它与日本国资机构“日本对外贸易组织”( 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的关系中可窥一斑。
        过去四年来,“日本对外贸易组织”至少向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捐了110万美元,为的是促进日美间的贸易及投资。后者则接待了若干来自日本政府的访问学者,包括防务省的Hiroshi Waguri和“日本对外贸易组织”的Shinichi Isobe。
        去年12月初,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了一次会议,请来Boustany和Reichert。两位议员都强调美日达成TPP协议的重要性,并谈到如何就此向白宫施压。同一个月,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Matthew P. Goodman在参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作证,支持美日TPP协议,其言辞与日方游说专员及“TPP之友”一致。
        近年来,美国智库对海外捐赠日益依赖。部分原因在于,相同领域的政策研究机构激增,竞争激烈,而美国政府方面的研究经费又与日俱减。
        外国政府对美国智库的捐赠规模很难断定。不过,根据相关机构及政府的文件,2011年以来,至少有64个外国政府、国资机构或政府官员向28家美国主要的研究机构作出捐赠。公开文件及游说记录则显示,过去四年来,海外捐赠(包括承诺捐赠的部分)的总金额至少达到9200万美元。实际上的数额显然更高
        在NYT询问下,一些研究机构承诺提供部分海外捐赠的信息。比如,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答应发布外国捐赠的13国名单,包括德国、中国。
Strobe Talbott:布鲁金斯学会不卖
        《纽约时报》的报道存在重大失实、扭曲和偏颇。该文通过断章取义的报道,得出谬误的结论,既中伤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成果,也无视我们一直以来为确保学术研究及政策建议之独立性所提供的制度保障。
        该报道题为“外国势力渗透智库”,点名“或许”出卖影响力的九大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在列。这里不欲代表其他智库的同仁发言,他们自有发言。但布鲁金斯学会只卖自己出版的书,我们不卖影响力,不管是对谁——国外的也好,国内的也罢。学术自由的原则以及我们机构的使命,都不容许我们鼓吹外国利益,成为其代理人。没错,我们将我们的价值观归结为品质、独立和影响力。但这个影响力,是我们自己的影响力,非卖品。也正是由于对上述三个原则的始终坚持,我们才会获得来自各方的捐赠
        报道涉及布鲁金斯学会的指控集中在两个国家身上:一个是挪威,一个是卡塔尔。在NYT报道的采写过程中,我们应要求向他们提供了(涉及这两个国家的)有关项目运作、研究成果及研讨会的全部资料。相信其中没有任何一条是可以佐证“布鲁金斯学会系外国代理人,按美国法律应做如是登记”的推断的。
        布鲁金斯学会有200多位学者、700多位捐赠者,和几百个研究项目。我们的学者,而非捐赠者,决定我们的研究范围及政策建议。我们接受外国政府的捐赠,但前提是他们支持我们的独立研究。
        我们组织有关公共政策的讨论。NYT报道将此扭曲为——布鲁金斯学会通过其会议活动,为外国政府提供接近美国官员的机会。其实恰好相反,我们的宗旨在于为公众及决策者提供全面的政策分析及建议。我们定期组织各国政策专家、学者、NGO领导人、政府官员,以及美国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媒体,就重大政策问题进行研讨。从这些活动中,我们的学者汲取了学术洞见,也分享了研究成果。此外,我们也定期接待来自外国政府的访客,不论这些政府是否资助布鲁金斯学会。
        NYT报道引述一位曾经在布鲁金斯多哈中心短暂工作过的学者的一家之言,推断说布鲁金斯学会在接受卡塔尔的捐赠后,不再批评对方政府及其政策。这也不是事实。我们学者(不管在多哈还是在别处)对地区事务的分析一向秉持客观、独立之原则,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卡塔尔及其他国家政府政策批评性的分析。有关例文我们业已提供NYT方面,并且在布鲁金斯多哈中心的官方网页上也看得到。遗憾的是,NYT报道宁可选择强调那位学者的个人言论,而忽视摆在眼前的公开记录。
        (许子善译)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