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生活方式

那些不务正业的大牌设计师

杨洋

2014-09-11 21:51  来源:澎湃新闻

 
Karl Lagerfeld、川久保玲、Christopher Bailey、Hedi Slimane、Alexander Wang、Kris Van Assche……这些由一线时装屋高薪聘请的创意总监们,每一季都须为品牌交出满意的答卷。但好像他们还嫌本职工作不够忙,纷纷搞起“副业”,以“三头六臂”为荣,以“不务正业”为光。
        
        
Karl Lagerfeld亲自掌管Chanel、Fendi和自己同名品牌的创意,其中Chanel每年共有包括成衣和高级定制在内的8个系列须经他手。他不仅爱画插画,玩摄影也是相当专业。
        
        在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时装设计师里头,有很多身兼多职、涉猎广泛之人。业内公认最忙的,当属精力充沛的老爷子Karl Lagerfeld,老爷爷亲自掌管Chanel、Fendi以及自己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的创意,其中Chanel每年共有包括成衣和高级定制在内的8个系列须经他手。同样拥有个人品牌的Alexander Wang和Kris Van Assche也不轻松,得顶着两位前任创意总监“前无古人”的丰功伟绩,为Balenciaga与Dior Homme做出“后无来者”的设计。还有川久保玲、Christopher Bailey和Hedi Slimane,也都是“三头六臂”的大忙人。不过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这些天才设计师的脑子里好像有用不完的灵感;除了漂漂亮亮地完成本职工作,还能搞点“副业”;没事“跨界”玩玩,结果玩出不少名堂。
        
Karl Lagerfeld时常举办自己的摄影展,三年前上海的外滩18号就曾展出过他的个人作品。

副业1:摄影

        别看Karl Lagerfeld已经一把年纪了,他那充沛的精力足以让年轻人们汗颜。老爷子不仅爱画插画,玩摄影也是相当专业,Chanel的广告宣传照和产品目录常常被他一手包办,他还时常举办自己的摄影展,三年前上海的外滩18号就曾展出过他的个人作品。时尚界另一位知名摄影师Hedi Slimane在离开Dior Homme之后曾经消失了一阵子,追随者们只能通过他的镜头(主要是通过他个人网站上的黑白影像日记)来感知他对摇滚、艺术、时尚以及生活的看法。不知是因为Hedi在蛰伏期累积的才华已多到无处安放,还是他的相机帮他在时尚界刷出了存在感,很快,他就以Saint Lauren Paris新任创意总监的身份复出了,并且亲自掌镜广告大片,张张有血有肉。不过他能否依靠这一利器重新赢得Yves Saint Laurent旧时拥趸的回归,眼下还很难说。
        

今年4月,Burberry的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带领一支庞大而有效率的国际团队,在上海黄浦江的旧船厂里办了一场美轮美奂的视听大秀。随后当他回到英国,便受命成为史上第一个在上市集团内兼任CEO的时装设计师。        

副业2:高管

        今年五月,Christopher Bailey成为了史上第一个在上市集团内兼任CEO的时装设计师。尽管Christopher在为Burberry工作的这些年里,已经证明他对市场有足够准确的判断力和敏锐的反应,但股东们却不太相信他作为管理者的能力,新官上任没多久,就抗议说他所获得的股票分红(估价约为2000万英镑)太高了。按照Burberry董事会主席John Peace爵士的说法,让Christopher Bailey高薪留任并升职是品牌前任CEO Angela Ahrendts跳槽去Apple时一个必然的决定,若是创意总监也跟着离开,那整个集团将会面临空前的危机。就目前的形势看来,就算股东们不大高兴,Christopher的位子仍然坐得很稳,但包括《金融时报》等不少英国媒体认为,如果他能主动放弃股权,将其变成与绩效挂钩的奖励分红,会是一种更符合CEO做法的高姿态,不仅为他赢得适应这个职位的时间,也给股东和时装迷们吃下一颗定心丸。
        

川久保玲手上有一大把值得推荐的设计师与设计师品牌,便在伦敦建立起“丹佛街集市”(Dover Street Market)。       

副业3:伯乐
        相比身陷泥潭的Christopher,川久保玲和她一手建立的Comme des Garcons王国似乎少了很多麻烦,因为帮助她管理公司的是他的挚友、丈夫Adrian Joffe,一个比她更善于经营的人。幸运如川久保玲,无须为股东们的意见担忧,可以在她的世界里尽情探索,做一个桃李天下的好伯乐。这些年,川久保玲着实挖掘了不少人才,日本设计师渡边淳弥、丸龙文人以及波兰设计师帕高尔斯基(他的Play系列市场反响极佳,部分创收捐给了慈善机构)被她收归到Comme des Garcons旗下,而经她提携成长起来的高桥盾与粟原大分别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品牌Undercover与TAO。有一天,当她发现手上已经有一大把值得推荐的设计师与设计师品牌,便在伦敦建立起“丹佛街集市(Dover Street Market)”,并在东京与纽约开了分号,如今更与I.T.合作在北京落了地。“我希望创造一个各个领域的众多艺术家在一个魅力混沌的气氛中进行创作的集市:富有强烈的个性同时又属同一族类的灵魂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集聚一堂。”川久保玲说。
        

Alexander Wang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找到了他与冲浪运动的“心电感应”,出手为潮牌Hypto Krypto设计了冲浪板。        

副业4:跨界
        我们常常能看到一个“×”的符号,将大牌时装设计师的名字与千奇百怪的品牌联系在一起,业内谓之“Cross-Over”,即跨界合作,其魔力在于将不同领域的产品以极具辨识度的设计语言巧妙融合,让原本并不时髦的东西变得时髦起来。
        Alexander Wang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找到了他与冲浪运动的“心电感应”,出手为潮牌Hypto Krypto设计了冲浪板,让他的作品在峰顶浪尖自由滑翔,整个画面一听就很对路;川久保玲最近操刀为Hermes设计了限量的丝巾,丝巾作为Hermes最成功的产品之一,若是设计师无法在前卫与传统之间拿捏好分寸,便注定是一次失败的跨界,好在两者的合作令人感到惊喜;Kris Van Assche以慈善之名,为泰迪熊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聪明地将自己的创作与天真、友善、博爱这些词联系在一起,即使设计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也不会叫人过分苛责;同样是设计玩偶,Karl Lagerfeld今年7月16日宣布与美泰公司合作,推出一款限量的珍藏版系列芭比。如果你以为这又是一个穿着设计师时装的时髦娃娃那就错了,新款芭比借鉴了Karl的经典穿着:黑色西装、高领衬衫搭配黑色紧身牛仔裤,宽领带、短皮靴、露指手套再加上标志性太阳镜——这哪是芭比娃娃,简直是设计师本人的翻版。
        
责任编辑:叶佳雯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