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香烟盒上的画”与印象派在澳大利亚的发展
文/Elizabeth Flux 编译/钱雪儿
2021-04-08 08:21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举办展览“橡树与阳光”,以250多幅作品呈现印象派在澳大利亚土地上的发展。展览试图将这些过去的作品置于更为丰富的语境中,展现艺术家之间的交往和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呈现了不少印象派女画家的作品,填补了过去印象派展览的空白。相比于男性画家,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她们的作品往往尺幅很小,甚至不少是画在香烟盒上,即便如此,这些女画家依然没有停止创作。伊索贝尔·雷(Iso Rae)《小女孩》

伊索贝尔·雷(Iso Rae)《小女孩》

在展览“橡树与阳光”(She-Oak and Sunlight)中,有一间展厅里布满了生机勃勃的图像,这些作品的尺寸都在9×5英寸,其中不少都是画在香烟盒上。这样的展陈让我们得以接近1889年在墨尔本举办的“9×5印象展”(9 by 5 Impression Exhibition)。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收藏了182幅作品中的50余幅,并以类似的方式向观众展出。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橡树与阳光》

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橡树与阳光》

展览的名称来自其中的一幅展品:金色的土地上的一排树木,看起来既有超现实感,又让人似曾相识。这里既有乡村也有城市的梦幻景象。树木掩映着孤独的身影。穿着淡蓝色衣服的婴孩。用画笔捕捉的瞬间。我原以为一场关于澳大利亚印象派的展览无外乎是男人坐在木桩上、风景与风景相连的绘画,这样的画当然也有很多,但是展览将它们推向了更加宽广的语境。无论画家们描绘的是什么,是两个拉小提琴的男孩,还是静谧暮色下的乡村天地,这些图像都包含情感。克拉拉·萨瑟恩(Clara Southern)《古老的养蜂场》

克拉拉·萨瑟恩(Clara Southern)《古老的养蜂场》

“展览关乎如何捕捉置身某处时的体验,”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1980年前澳大利亚绘画、雕塑与装饰艺术部策展人安吉拉·赫森(Angela Hesson)说道,她指出,从1883年到1895年之间创作的作品非常多样,很难明确澳大利亚印象派的确切定义,但是这个展览试图展现这种多样性。弗雷德里克·姆库布宾(Frederick McCubbin) 《迷失》

弗雷德里克·姆库布宾(Frederick McCubbin) 《迷失》

一百多年后,人们很难再认为这些印象派作品是革命性或是反叛性的,但这就是澳大利亚印象派的特点。“印象派往往因为缺少原则与技术而受到批判,”赫森说道,“而女性有日容易受到这种批评。”E·菲利普斯·福克斯 《花市》

E·菲利普斯·福克斯 《花市》

弗雷德里克·姆库布宾(Frederick McCubbin) 《先锋》

弗雷德里克·姆库布宾(Frederick McCubbin) 《先锋》

“橡树与阳光”的主叙事关于澳大利亚印象派的四位领衔人物:亚瑟·厄内斯特(Arthur Streeton)、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弗雷德里克·姆库布宾(Frederick McCubbin)和查尔斯·康德(Charles Conder)。展览从一面悬挂着艺术家们为自己或是彼此所作的画像的展墙开始,并展现出他们的联系:他们给彼此写信,互相影响。一面墙展示了两位艺术家在不同的时间和视角下画下的同一篇风景。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和约翰·罗素(John Russell)的两幅紫色海景相邻展出,它们各具特色,又颇为想象,展现了两人之间的友谊如何影响了他们的创作。“橡树与阳光”展览现场

“橡树与阳光”展览现场

关于他们的故事如何展开并交织固然很有意思,但是展览的另一大亮点在于不那位为人所知的女艺术家们。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最近收藏了来自伊索贝尔·雷(Iso Rae)、梅·韦尔(May Vale)、简·普莱斯(Jane Price)和伊娜·格雷戈里(Ina Gregory)的作品,这些女画家的作品与那些早已声名显赫的男性同僚们共同展示,使展览讲述的故事更加丰富。简·萨瑟兰 《田野中的自然主义者》

简·萨瑟兰 《田野中的自然主义者》

“这不仅限于印象派,”赫森解释道,“这是一个更广泛的艺术史问题……女性在我们的收藏、在大多数的收藏中都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因此我们一直在寻找任何可能的方法来纠正这一点。”
虽然当时印象派的圈子里有不少女性,但是最初的“9×5印象展”中没有一件女艺术家的作品。这种缺席有多重因素,“当时艺术家们都互相支持,所以我认为这是因为当时更广泛的性别政治问题,”赫森说道。“橡树与阳光”展览现场

“橡树与阳光”展览现场

女性通常面对和男性同僚相比更为苛刻的标准,她们还面对婚姻的压力,而且人们认为,尤其对于女性而言,艺术应该是兴趣,而非谋生手段。“甚至女性不能在艺术家营地过夜,这样的事实让她们无法完全沉浸在风景当中。”赫森说道。
虽然面临诸多挑战,但是女性艺术家作品的质量是毋庸置疑的,它们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挂在一起丝毫不逊色,但是有一些明显的不同之处。展览策展人安吉拉·赫森在作品前

展览策展人安吉拉·赫森在作品前

一件展厅并列呈现了两幅描绘女性艺术家正在工作的绘画,其中一幅由男性绘制,另一幅则由女性完成。两者都很坦诚,流露出一种亲密感,好像是在绘画对象不知觉的情况下拍下的照片。两幅绘画的质量相当,但是两者的尺寸大相径庭。在E·菲利普斯·福克斯(E Phillips Fox)画中的人物几乎与真人一样大小;与之相比,格雷戈里的作品要小得多,整幅画几乎和前者画中的调色盘那样大。
“这一时期的许多女性创作的都是小尺幅画作。”赫森说道。对于印象派女画家而言,我们“几乎看不到大尺寸的作品,一部分是因为她们通常并不享有男性艺术家的商业成功,而画材非常昂贵。”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帕特尼的曳船路》

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帕特尼的曳船路》

尽管她们的作品的售价往往只有男性艺术家的10%,尽管她们的作品尺寸有限,但是这些女性画家依然持续创作,如今,这些作品终于被欣赏和接受。
这样更为全面的情形还将出现在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的“冬季名作展”(Winter Masterpieces)中,该展览将聚焦法国印象派。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南下》

汤姆·罗伯茨(Tom Roberts) 《南下》

人们很容易认为已经逝去的时代记忆是静态的,甚至是沉闷的,但是“橡树与阳光”对过去的印象派展览发起了挑战,填补了空白,并提供了更加广泛的语境。简而言之,对于那个我们眼中的“黑白时代”,展览提供了温暖、坦率而多彩的一瞥。
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8月21日。
(本文编译自《卫报》)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艳

6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