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失独家庭的申诉之路:女记者被同事殴打致死,家属质疑量刑15年
刘琴/极目新闻
2021-04-07 15:20 
天津市高院回应男子打死女记者获刑15年:将对案件进行审查
极目新闻4月7日消息,清明时节,67岁的陈涛忙着给女儿准备祭品,悲痛再一次涌上心头。
陈婷是家里的独生女,两年前,陈婷被其同事崔某殴打,深度昏迷近5个月后,陈婷在天津市人民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2岁。
因受到失去爱女的沉重打击,陈涛的老伴儿经常在半夜突然哭泣。在陈涛眼里,老伴儿已经精神失常。陈婷生前照片

陈婷生前照片

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判决崔某为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赔偿经济损失64万余元。2020年12月2日,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今年67岁的陈涛坚持上诉。多年前已患癌的他,如今癌症复发,可他却再也听不进医生的嘱托,不愿住院,更不愿手术,一心想着为逝去的女儿找回公道。
痛失独女
女儿出事的那一天,陈涛一辈子也无法忘记。2019年3月19日早上,女儿离开家去上班时,他曾叮嘱女儿车子限号,不要开出去了,女儿回答:“好嘞,知道了。”
让陈涛没有想到的是,这成为他与女儿之间最后的对话。“当天晚上10点多,女儿还没有回来,我跟她发信息没人回,打电话也没人接。”面对女儿这一反常的行为,陈涛隐约觉得,女儿可能遇到事了。
3月20日凌晨1时许,还未入眠的陈涛夫妇,被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陈涛匆忙起床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两位身穿制服的警察,“有什么事吗?”陈涛小心翼翼地问道。警察只向其确认是否为陈婷的家人,并要求陈涛跟他们走一趟。
上了警车后,陈涛一直问警察到底出了什么事,警察没有正面回答。直到车停在天津市人民医院门口,陈涛才得知女儿躺在医院里。陈婷入院当晚

陈婷入院当晚

“您看看是不是您的女儿。”在医院的急诊大厅里,站着五六位警察,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蓬头散发,插着管子躺在病床上,不成样子。”陈涛一时间不知所措,他哭喊着:“这是什么情况。”在场的警察无人回应,只叮嘱“扶着点儿老爷子”。
送医当晚的急诊病历显示:“3月19日晚23时40分,患者呼吸心跳停止十余分钟来院。无神志、双肺无呼吸、双颈动脉无脉搏、双瞳孔放大……”
“当时医生告诉我,人已经抢救不过来了,但是我坚持让医生抢救。”陈涛说,经过医生们的抢救,陈婷仅靠呼吸机、升压泵等维持生命体征。病历记录

病历记录

此后陈婷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146天后,陈婷于2019年8月11日凌晨1时18分,在天津市人民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
“当天晚上6点多,她还给我发微信,说她晚上在外面吃饭,稍微晚一点回家,怎么就没能回来啊?”陈涛的老伴一直哭诉。
在某媒体的微信公众号中,曾发布过一条陈婷出镜解说的视频。陈婷生前照片

陈婷生前照片

“我每天都看看,这是她留下的唯一一段影像。“陈涛说,身高1.75米的陈婷,工作出色,为人友善,自幼乖巧听话,他至今想不通女儿为何会遭人毒打。
为女维权
陈婷去世后,她的告别仪式于2019年9月29日上午举行,因涉及刑事案件侦破,陈婷的葬礼延期了一个多月。
告别仪式前一周,陈涛在社交平台为女儿写下一封数千字的讣告,这是陈涛第一次通过网络发声,陈婷生前的不少同学、同事在评论区留言。
网友“松山竹韵”说,虽然与陈婷不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但每次见到她都会多看两眼,该网友评价陈婷是一位“美丽又清新脱俗的女孩”。
陈涛称,女儿陈婷生前在天津某媒体工作多年,出事前4个月,女儿换了新工作,依然从事媒体行业。而殴打陈婷的人,是陈婷新单位的一位男同事崔某。
该案件于2020年8月18日开庭审理。“以前从来没有听女儿讲起过崔某这个人,后来在法庭上,我听崔某说他喜欢我女儿。”庭审时,陈涛通过案发时的监控视频,看到崔某殴打女儿的场景。“在车内,他揪着我女儿的头发,猛烈撞击她的头部,20多秒后,人都不动了,他还用力击打后脑勺。”陈涛说。
“从事发当天至我女儿去世,她从未睁过眼睛,ICU病房里的其他植物人都可以,她没有。”说到此事时,陈涛忍不住哭了起来。陈涛称,经过两次伤情鉴定,陈婷最终被鉴定为重伤二级。
根据陈涛提供的两份法院判决书,极目新闻记者看到,崔某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0日被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监视居住,同年6月19日被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监视居住,当年9月23日被天津市红桥分局执行逮捕。 
2020年12月2日,此案经过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原判。判决书显示,崔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赔偿陈婷父母经济损失64万余元。 
陈涛称,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他无法接受。为了给女儿找回公道,他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此事,从伤情鉴定、尸体检验鉴定、法院裁定等,他已记不清跑了多少躺。
“现在孩子妈妈的精神已经恍惚了,不愿吃饭,时常胡言乱语,半夜睡着了还会突然哭喊。”在陈涛眼里,老伴的精神已经失常。而陈涛在2004年时身患膀胱癌,前后做了七八次手术,如今癌症复发,他却再也听不进医生的嘱托,不愿住院,更不愿手术。
“我现在住院,女儿的事就要搁置,老伴儿也没人照顾,我也没有钱看病住院了。”陈涛说,他不仅仅失去女儿,现如今他的家庭也已陷入瘫痪状态。
法院表态
陈涛称,法院裁定崔某需要赔偿的64万余元经济损失,原本应该在2020年9月21日前付清,但至今没有到位。2021年3月末,陈涛就赔偿问题询问过法院的工作人员,被告知“崔某无偿还能力,其名下无房产和任何财产”。
陈涛追问法院工作人员后,他才得知2019年3月28日,崔某在监视居住期间,还与其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将名下所有财产划分给了前妻。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资深刑事律师付成晨表示,根据判决书中的记载,案发时崔某殴打陈婷要害部位,且根据病例资料显示,被害人当晚被送进医院前已经无神志,无脉搏,瞳孔放大。可见,崔某在行为时将陈婷已经殴打至死亡边缘,主观恶性较大;其次,崔某归案后仅告知民警被害人陈婷“系因喝酒不省人事”,拒不承认犯罪事实,在拿出确凿证据后才承认自己的罪行,主观恶性较大;最后,归案被监视居住期间,恶意转移财产,导致被害人的经济损失无法获得赔偿,完全不具有悔罪态度。综合以上几点事实,付成晨本案被告人崔某主观恶性较大、不具有悔罪态度,社会危害性也极大,对其量刑15年有期徒刑畸轻。
付成晨认为,本案属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修正)第二十一条、《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应当由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审刑事案件。
北京阔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阔认为,若陈涛所述属实,崔某在监视居住期间与其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其中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崔某违反了监视居住的规定,另一种可能是公安机关没有尽到对崔某的监视居住职责。崔某能够办理离婚的行为足以说明,他并没有真正被监视居住。
关于崔某被量刑15年,孙阔认为若崔某如果确实存在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但是崔某没有积极赔偿受害人损失,办理离婚手续后将财产转移至前妻,存在恶意串通逃避执行的可能,从而也就有从重处罚的情节。
陈涛通过社交平台,表述了对此案件的诸多不解。
4月4日凌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津法之声”表示,该院已注意到有关舆论对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被告人崔某故意伤害一案的关注。该院将履行审判监督指导职责,对案件进行审查,确保案件依法公正处理。
4月4日晚7时许,陈涛公开发言称,终于在苦等747天后,等来了这一回应。他称当天有公安局、法院和街道等10余人一同前往他家了解情况,承诺于4月10日前落实赔偿问题。
(文中的陈涛、陈婷均为化名)
(原题为《极目深度|天津女记者被男同事殴打致死:一个失独家庭的申诉之路》)

责任编辑:陈建慧

30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