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直逼俄罗斯,新冠后拉脱维亚成欧洲最能喝酒的国家?
2021-04-08 08:22
作者︱郑卜丁
“在拉脱维亚每个城市和村庄进行采访时,都能看到醉酒的人,拉脱维亚的每个人都喝酒。”
去年,拉脱维亚人在酒精上的花费比其他任何欧洲国家都多。
总部位于卢森堡的欧盟统计局近期报告指出,拉脱维亚家庭平均将其收入的4.8%用于购买酒精类饮品,紧随其后是爱沙尼亚(4.7%)和立陶宛(3.7%)。
01
“拉脱维亚的每个人都喝酒”
“在拉脱维亚每个城市和村庄进行采访时,都能看到醉酒的人,拉脱维亚的每个人都喝酒”,俄罗斯记者安娜斯塔西娅·米罗诺娃表示。
她甚至回忆说,“曾遇到过一位喝醉酒的拉脱维亚老人,他突然付给我们5欧元,让我们送他回家,而他的家就在200米以外,但他已经醉到无法回去。”
这位老人告诉安娜斯塔西娅·米罗诺娃,“家里只有一只狗在等我,没有其他任何同住的家人。”拉脱维亚许多酗酒者是老年人。图片:LETA
人们普遍认为,年轻人和中年人是酒精的主要消费者。但在拉脱维亚,一个悲伤的现实是,这里许多酗酒者是老年人。
拉脱维亚中央统计局2020年的统计数据指出,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及寻求更多的工作机会,15岁至44的移民占比高达67%,最多的移民流向了在欧盟排名前15的国家(占70%),另外有15%的移民去了其他独联体国家。
除了首都里加以外,拉脱维亚许多其他城市的街头,最常见的是老人、孕妇和带着婴儿的新妈妈。
据报道,拉脱维亚年轻人的酗酒情况也并不乐观,每四分之一的年轻人死亡就与酒精有关。
02
疫情后,酒精更盛行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拉脱维亚人开始喝更多的酒。
拉脱维亚BENU医药的调查结果显示,去年秋天,冠状病毒危机加剧时,10%的拉脱维亚受访者表示自己开始喝更多的酒。此外,还有6%的拉脱维亚受访者称,他们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开始吸烟。疫情期间,里加大教堂前的空旷广场。图片:AFP
麻醉学家、心理治疗师伊莉莎指出,在长期紧张的情况下,事件发展可能有两个方向:一是人们适应并学会在长期的压力下生活,找到内心的平静;另一个就是找到“短期解决方案”,其中就包括酒精、尼古丁、镇定剂、社交媒体、赌博等快速成瘾的办法。
但伊莉莎也表示,在危机期间,发展批判性思维、寻找可信赖的信息来源、确定生活中的优先事项及保障心理健康非常重要。她指出,“喝酒和抽烟绝对不是让人放松的最好办法,而发展业余爱好、运动以及良性的社交才更有效。”
俄罗斯媒体Lenta则分析称,导致拉脱维亚成为欧洲饮酒最多的国家,罪魁祸首是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经济持续下滑。
但这个国家也有其酗酒的特殊性。
03
古老的传统
许多国家的饮酒传统有悠久的历史,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也不例外。拉脱维亚民族志学家尤里·诺沃塞洛夫就曾写道:拉脱维亚人的生活,被一个又一个小酒馆所充斥。在过去,婴儿接受洗礼时,人们会先开车到小酒馆喝一杯。新人登记结婚,也会在教会附近的小酒馆里喝点酒。
在历史上,拉脱维亚与酗酒的抗争也由来已久。早在1904年,拉脱维亚反酒精促进会“北极光”就已经成立。
1924年,拉脱维亚首任总统雅尼斯·恰克斯特就签署了一项禁止酗酒的法律,要求晚上10点至次日9点以及节假日、选举日、征兵日等时间内禁止酒类交易。此外,禁止在海报、商店橱窗、综艺节目上展示酒精广告。禁止在市政活动和工作场所中喝酒。
政策施行不到一年,里加市政府已经关闭了该市10家违反酒精法的餐厅。
04
古龙水,穷人的选择
不过到了二十一世纪,拉脱维亚的酒精战争更加艰难和复杂。
2018年,拉脱维亚麻醉学家鲍里斯·法尔科夫指出了一个现实,在拉脱维亚的大型超市里,没有任何产品可以与酒精类产品竞争。“如果人们数不清面包、牛奶品类下的数十种商品,那伏特加和其他酒精类商品便能够达到成千上万种。”
“酒精消费税填补了这个国家20%的预算支出,” 鲍里斯·法尔科夫表示。
一个更让人感到震惊的事实是,在这里,越来越多人选择古龙水,作为酒精饮品的替代。超市里的古龙水售价不到1欧元。tvnet.lv
也是在2018年,《拉脱维亚报》写道,在人口约7000的巴尔维镇,就有25000瓶古龙水被售出。这种酒精浓度在60%的250毫升的液体售价不到1欧元。《拉脱维亚报》采访当地居民证实,他们购买这种液体不是用于个人卫生护理,而是饮用。根据欧盟市场规则,用于生产化妆品的酒精不征税。
对此,拉脱维亚税务局一位官员曾表示,这类低价产品的确吸引了很多民众。
鲍里斯·法尔科夫也表示,“那些连最便宜伏特加都买不起的人已经将目光瞄向古龙水,这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05
“当局做出了贡献”
世界卫生组织去年的数据指出,拉脱维亚每年有450人因饮酒而死,在整个欧洲范围领先。
数据还指出,拉脱维亚每人每年平均消耗酒精为11升(俄罗斯为12升)。当时,拉脱维亚政府宣称将在两年内,将该数字降至10升。政策包括对酒精广告严加限制,禁止电视、广播、印刷出版物、电影院和互联网上展示酒品打折广告。
卫生部当时还表示,有必要提高古龙水的价格。
不过在去年冠状病毒肆虐、经济持续下滑的情况下,拉脱维亚议会似乎忘了此前的承诺,而是通过了一份酒精饮品流通法修正案,支持在线售卖酒精饮品。
财政部宣布,在国家发生紧急情况时采取了此类举措,以使人们不违反防疫规定,并尽可能待在家里。对此,只有时任拉脱维亚卫生部长的伊尔兹·温克勒表示反对,她指出,“国内酒精消费持续上涨,当局为此做出了‘贡献’。”前拉脱维亚卫生部长伊尔兹·温克勒。图片:tvnet.lv
2021年1月5日,伊尔兹·温克勒已经被拉脱维亚总理卡林斯免职。
今年2月,拉脱维亚总理卡林斯宣布,为了防控新冠疫情,该国紧急状态期限将延长至4月6日。这意味着,由于防疫政策,经济衰退可能还将继续,而拉脱维亚人还会继续喝酒。只是,有些人能够买一瓶像样的白兰地或伏特加,而有些人只能负担起一瓶古龙水。
—本文由全现在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原标题:《直逼俄罗斯,新冠后拉脱维亚成欧洲最能喝酒的国家?》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9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