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王身敦:纪实摄影会穿越国界、文化与时空
2021-01-27 14:21
2020年12月,在第四届宁波国际摄影周上,摄影家王身敦的大型个展“慢游中国”作为特邀展亮相其间,展出期间,他还来到展览现场,与摄影师严志刚、策展人傅拥军等多位摄影界知名人士进行互动对谈,妙语连珠、见招拆招的风趣谈给在场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此次“慢游中国”共展出100张照片,时间跨度30余年,作品全部以黑白照片呈现,拍摄地点遍布中国各地。“慢游中国”的副标题是“过日子”,其意正是要聚焦和关注那些普普通通、实实在在过日子的人们。
展览期间,自由撰稿人孙志红与王身敦进行了对话。曾以合众社、路透社的摄影记者、首席摄影记者、助理编辑及亚洲新闻图片副主编,以及两届荷赛的评委和荷赛大师班推荐委员会成员等众多身份出现在观众视野中的王身敦,对于摄影的理解和执着常让人想起中国的“太极”功夫:看似无形中的有形,眼前无招却步步是招,达到极致时万物都是利器。2016-浙江省-宁波市-东钱湖1986-吉林省-长春市-火车站
孙志红:我在2020第四届宁波国际摄影周上观看您的大型个展“慢游中国”后,总感到没看够,至少从数量上,意犹未尽。我看到《1986-北京市-天坛公园》那张照片,穿越感突然袭来,那好像拍的就是我的童年。我记得您在解读自己作品时还说,因为拿来展出的是一部分老照片,怕不太符合当代人的口味。其实,在我看来,您的这些照片永远不会过时。因为经典是超越时空的,仅凭我观展时的感觉,似乎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王身敦:这次在宁波摄影周上,傅拥军为我的“慢游中国”策展了100张照片,一共有两部分内容。其中,“1983-1988”的部分是我作为一个背包客,在那个期间两次来到中国所拍。可惜的是,当时以为还可以再拍,只留下了三四十张底片,其他的都扔掉了,现在想想还有些心疼,我们看到的就是那些留下的部分。“2009-2019”的部分,是因为我在北京定居了,所以,我是以一个居民的视角来拍摄的,这个时间段的照片拍了许多,在这次展览中占了三分之二。
我虽然不是在中国内地出生和长大的,但是我很关注、并有兴趣研究中国历史,知道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的经历。当我有机会来到中国时,我更关心和想看到的自然是老百姓是怎样过日子的。我觉得纪实摄影是一种怜悯的艺术,它会穿越国界、文化与时空。1986-北京市-八达岭长城1986-北京市-天坛公园1988-广东省-农村幼儿园
孙志红:您的照片阐释涉及中国改革开放以及经济腾飞这样的宏观背景下,城市、乡村的变化。您除了在北京生活以外,还到过很多地方,但却并非泛泛地游走,而是追踪问题,跟踪人物,记录事物发生的走向,力求客观、中立。或许是您一向以来的职业素养所致,我感觉这些拍摄都像是新闻摄影,但又不仅仅是新闻,因为照片里有人文关怀。比如那张《西藏盲童学校的旦增卓玛》,整个画面特别干净,我觉得这都是您对被摄者的尊重。您说过,“一个摄影师不要为拍摄而拍摄,不要为办展览而拍摄”,从您的照片也可以感受出来。
王身敦:摄影的目的不是摄影。在中国当前的社会发展进程中,我用摄影来关注老百姓过小日子,见微知著。
我不太喜欢谈摄影理论,觉得摄影理论与主义都是越谈越大,越谈越多。大道至简,我喜欢简约。用照片去说话是我的所爱。我这样的观点似乎和很多人不同吧?2010-北京市-钢琴比赛2012-上海市2012-上海市2013-浙江省-杭州市-西湖
孙志红:您的观点让我很欣赏,也让我很受启发。不过我很好奇的是,您说您曾经是一个辍学者,却可以在合众国际社、路透社担任摄影记者、首席摄影记者、助理编辑及亚洲新闻图片副主编等职务,这是一段怎样“逆袭”的经历呢?
王身敦:其实“辍学”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学到自己想学的东西,而摄影与其他艺术相似,作品就是最好的“文凭”。我虽然年轻时比较叛逆,但我真正工作以后,就努力学习,谦虚谨慎,专注冷静,知行合一,敬重别人。
我可能比较好运,遇到的都是好人,他们愿意给我梦想一般的机会,帮助我成长和原谅我的错误。摄影给了我机会去行走,观看和感受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一直心存感激。
我想这应该算不得“逆袭”吧。2013-浙江省-杭州市2015-广东省-连州市2012-苏州市2012-苏州市
孙志红:如果说成功是自身努力和好运机遇共同作用的结果,那么能够获得荷赛奖,应该是所有从事新闻的摄影师之梦想和殊荣,而能成为荷赛评委以及荷赛大师班推荐委员会成员,是基于您对摄影的哪些贡献和成就?另外,您觉得现在的荷赛是处于一种怎样的环境?
王身敦:荷赛与我的合作是因为我在新闻摄影工作上展示出了一点他们认可的水平,还有因为工作关系的原因认识较多的摄影师。荷赛现在尝试跟随世界新闻摄影潮流,加设了奖项,但是现在的潮流随着科技的发展在快速改变。在这个前所未有的科技大洪峰中,也有着太多摆拍的影像和假影像,我觉得荷赛开始有点力不从心了。他们的总监在几个月前辞职了,他自己给出的简单理由是他已经不再适合带领荷赛继续前进。2011-重庆市2011-重庆市2011-四川省-成都市2011-四川省-什邡市-地震后2011-四川省-成都市-文殊院-悼念
孙志红:原来如此。回到创作者本身这个话题,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必然与他的成长经历和生活背景有着极大的联系,您认同这句话吗?
王身敦:什么土地长出什么果子,在耕种前是需要先把土地准备好的。摄影人的经验、文化、思维和修养是会在拍摄的影像中流露出来的,照片是在传递感情和透露内心。
我是在1998年向路透社申请调任北京的,好多人当时很讶异,因为来北京我要从新闻图片副总编辑的位置降下来。但是我渴望来亲身经历和感受中国的发展。我要出去拍摄自己的照片,而不是总在编辑别人的照片,总在办公室里谈论照片。
我觉得人类是一家。我们的喜怒哀乐是一样的。我喜欢观看、感受和尊重不同的文化,但不会去做比较。我尊重出现在我的照片里的人和物,风姿花传,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一件物件的出现都是为了帮助我传递信息和感情的。2015-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沙漠-活佛2015-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沙漠2013-青海省-化隆县-护身符2013-青海省-西宁市-唇腭裂手术前的小孩201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201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草原上的牧民
孙志红:没错,我们都是在地球村里的人。我知道您除了黑白照片外,也拍一些数码彩色照片,很期待今后能够继续观看您的展览。另外,现在很多摄影人都在使用无人机拍照。我在一些报道中,发现您也曾是一些航拍比赛的评委,看来您自己平时也用无人机吧?
王身敦:谢谢你的支持,黑白胶片是我自已个人的摄影爱好与风格,而数码彩色摄影更多的是为了其他人或机构而使用的。
我在中国参与的评选活动主要是朋友邀请的,我都很喜欢,因为我很想了解现在中国的发展,中国人的思想与摄影水平。我当了6届的搜狐航拍比赛评委,但是我没有用现在的小型无人机从事航拍,因为我觉得有点不真实,太抽离了,像打游戏机一样,缺少了一种实在的观看和感情交流。我以前做过的航拍都是坐在直升机或小型飞机上的,拿着照相机,那样会让我感觉很真实地在做拍摄记录。当我在做航拍评委时,我会尝试引导航拍飞手们更多地用无人机去关注一些民生和时事,而不是太多地停留在漂亮的风光与旅游影像上。
我觉得摄影的基础是单张艺术,不同的展示方式都是以此为地基,在其之上一层一层搭盖起来。摄影的深度与数量,和拍摄的时间长度也没有必然的关系,更多的是源自摄影师的内心。摄影镜头虽然对着前面拍摄,但是记录的却是镜头后面摄影师的灵魂。2016-黑龙江省-哈尔滨市2011-湖北省-武汉市2016-西藏自治区-拉萨市2013-云南省-丽江市-贩卖野生雀鸟2018-贵州省-兴义市2018-江西省-鄱阳县-赣剧演员2018-江西省-鄱阳县2016-甘肃省-民勤县-腾格里沙漠-固沙工人
本文刊登于《中国摄影报》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第7期
原标题:《访谈 | 王身敦:纪实摄影会穿越国界、文化与时空》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