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文/王健根
有逃必追 虽远必擒
——记江西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处一级警长黄重才“Catch the guy!”在柬埔寨西港某娱乐城门口,一名中国小伙子指着一群人中的白衣男子用英语大声喊道。只见10名荷枪实弹的西港警察一拥而上,将白衣男子摁倒在地,戴上手铐⋯⋯突如其来的境遇,令白衣男子一脸茫然。
而这位操着一口流利英语、与柬埔寨警察并肩战斗的中国小伙子,便是江西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处一级警长黄重才,这是他百余次跨境追逃的成功案例之一。刘少林,是涉案超亿元的跨国网络赌博犯罪集团的主犯,他潜逃至柬埔寨,乔装打扮、隐姓埋名,混迹在西港一带长达5年时间。而黄重才受领任务后,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将其追捕归案。
从警7年来,黄重才始终奋斗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线,尤其是奔忙在跨国追逃的路上。他在实践中摸索总结出了“WIFI+IP”追踪定位法和跨国追逃“境外抓、边境堵、苦心劝、巧妙诱”技战法。
而将这一技战法运用于实战近3年时间里,黄重才先后从柬埔寨、缅甸、泰国、菲律宾、越南、南非等20个国家抓捕、劝投、堵截境外逃犯227名,直接赴柬埔寨和中越、中缅边境参与抓获、劝投涉黑犯罪逃犯50余名。为助推江西全省“百日追逃”和“逃犯清零”行动境外追逃战果位居全国前列,作出了突出贡献,为全国公安机关成功开辟境外追逃战场提供了有益的借鉴。黄重才为此被全国同行誉为“跨国追逃尖兵”,多次受到江西省公安厅的嘉奖,先后被评为“优秀人民警察”“优秀公务员”,3次荣立三等功。公安部曾经两次发来贺电,表彰他和同事在跨境追逃中的优异表现。
青春励志
“理工男”成探案擒凶刑警
黄重才出生在江西省鄱阳县凰岗乡神山村,祖辈以种田为生,父母靠打零工供他和弟弟上学。家境的贫寒促使黄重才心智早熟,还在小学时,他便牢记老师的教导:知识改变命运。从小学、初中到高中,黄重才都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2009年9月,他考取了北京林业大学,并选择了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成为名副其实的“理工男”。
2012年夏天,已经在北京某政府机关工作的黄重才被一则新闻震撼,这也改变了他之前的立世志向。这年8月14日,震惊全国逃亡7年之久的暴徒周克华在重庆沙坪坝区童家桥一带,因拒捕被警方当场击毙,但仍有少数网民怀疑被警方击毙的不是周克华本人,甚至运用各种知识、逻辑进行推论⋯⋯黄重才深感公安工作的艰难与困苦,同时也认识到理工科知识对还原现场、解答群众疑惑的重要作用。从小喜爱挑战的黄重才萌发了当一名光荣人民警察的追求与梦想。
2012年12月,他毅然放弃在北京拥有的舒适工作,报名参加公安机关招录民警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被江西省公安厅机关录用。
怀着一腔热血,黄重才走进了省公安厅刑警总队。起初,黄重才被安排在总队综合处,主要负责总队的内勤、文字材料工作,这与他理想中探案擒凶、打击犯罪的人民警察形象相距甚远,他渴望到血火交融、波谲云诡的侦查一线去战斗。但是,黄重才没有因此抱怨,更没有懈怠,而是把功夫下在了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素质上。他利用一切业余时间虚心向老侦查员求教,向基层办案民警取经,努力学习公安基础知识,钻研刑事科学技术,尤其注重痕迹物证、人像比对、DNA、大数据等新技术在刑事侦查中的应用和实践,不断丰富自己的法律知识和法治素养,并在2016年顺利通过了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
2017年春夏之交,南昌、上饶、鹰潭、抚州等地连续发生了数十起攀爬入室的盗窃案件,因为案件久侦未破,在当地群众中造成恐慌情绪。为侦破此案,由省厅刑警总队组成专班对相关线索深度研判,黄重才主动要求参加此案的侦查。他迅速与战友展开密切协作,根据区域性攀爬入室盗窃、偷窥保险柜的高危人群的特点,通过对案件关系人的行迹、通信、住宿等信息拓展深挖,梳理出了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犯何国红,骨干成员杨志富、冉林城、邓斌等,长期盘踞在南昌、上饶、鹰潭、抚州、景德镇、宜春等地20多个县(市、区)频繁作案的贵州籍攀爬入室盗窃团伙。接着,他们又运用现场勘验、DNA、指纹、大数据等分析比对,不仅核实了团伙成员120人的身份,还串并了1000余起案件。为全力攻坚,江西省公安厅迅速调动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协同作战,26个抓捕组多地同时收网,当天便抓获杨志富、冉林城、邓斌等骨干分子88人。主犯何国红曾经多次被警方打击处理过,他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和攀爬脱逃能力,以致警方后来在对他实施的抓捕过程大费周章,他3次脱逃了警方在高速公路上对其的围追堵截⋯⋯“擒贼先擒王。”面对阴险狡诈的狂徒,黄重才始终没有气馁,他和专案组同事们反复分析研判,制定策略、部署围捕。当获悉何国红可能逃往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的一小山村躲藏时,黄重才迅速调兵遣将,和战友们悄无声息地筑起三道包围圈,迎接这名“不速之客”。何国红终究无法逃脱法律的严惩,这个特大攀爬入室盗窃犯罪集团被成功打掉后,公安部发来贺电通令表彰参战民警。
接着,黄重才又参与了鄱阳湖区聚众械斗案、部督特大暴力传销案、“8·08”特大网络贩枪案等案件的侦办工作,并将涉案的主要逃犯个个收入法网。
随着知识的不断积累与工作实践的相互交融,黄重才的才能也逐渐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广泛认可。2017年12月,黄重才被正式调入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处,真正成为自己心目中那个探案擒凶、打击犯罪、担当正义的光荣刑警。智勇双全
无畏铸造“跨国追逃尖兵”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部署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黄重才主动请缨,并加入到了省公安厅“扫黑办”的工作,重点负责对潜逃至境外的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的追捕工作。
跨境追逃,对从未出过国的黄重才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领域,既无现成的经验可借鉴,又面临着所在国法律上的差异、治安环境的复杂、抓捕条件的险恶、疾病流行风险等问题。他秉着“决不放任一个罪犯逍遥法外”的信念,凭借自己精通外语、法律知识娴熟的优势,迅速制订工作计划,对全省负案在逃的嫌疑人展开全面分析研判,梳理出了一批逃往境外的案犯特别是涉黑涉恶逃犯的名单,按潜逃往国别分类设卷,在对目标逃犯轨迹流、信息流、资金流深入研判的基础上,对每一名目标逃犯建立专门档案,逐案逐人制定“个性化”缉捕策略,做到“基本信息清、出逃轨迹清、潜藏地点清”,确保每个目标逃犯的行踪尽在掌控中,为省公安厅“扫黑办”跨国追逃决策提供精准依据。
2019年1月,九江市濂溪区市民马女士被朋友拉进一个QQ群,该QQ群称可以充值返利,充值5000元可以返利10%,每天充值的人络绎不绝⋯⋯马女士随即也跟着充值5000元,可对方并没有按承诺返利,接着这个QQ群封号了。发现自己被骗后,马女士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民警调查发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电信诈骗,而是一个涉案资金超2亿元的网络赌博诈骗案。办案民警分别在湘、渝、闽等地,将彭某辉等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但这个犯罪集团案的主犯袁成、袁刚却一直在逃。之前,省、市也曾联合组成追逃组对袁氏兄弟进行抓捕,但由于对逃往国司法政策不熟悉、语言交流不畅、治安环境错综复杂等因素,无功而返。
黄重才主动接手这项追逃任务后,利用大数据进一步分析研判,很快将目标锁定在柬埔寨的西港。跨国办案,受司法程序、侦查技术、设备手段等影响,他只能靠原始方法,一个一个地点走访,一个一个人员核查⋯⋯在得知团伙骨干被警方抓捕后,袁成、袁刚变得格外谨慎,经常变换居住地,安排人员专门打听专案组的工作动向,甚至使用反侦查手段干扰警方侦查视线,迷惑追捕民警。黄重才以不变应万变,也常常声东击西,巧妙卧底在逃犯可能聚集的赌场、娱乐中心、酒店等场所,最终查获了袁氏兄弟的可能躲藏地。在柬埔寨,赌场是受法律保护的,赌场各出入口都有大量的保安人员守卫⋯⋯为了摸清袁氏兄弟活动规律和准确藏身地点,黄重才孤身一人住进赌场,白天装扮成赌徒,在赌桌上转悠;晚上装扮成流浪汉,在赌场出入口的垃圾堆里紧盯来往行人。
经过5个昼夜蹲守,证实袁氏兄弟经常在娱乐场所出没、逍遥。考虑到赌场的特殊性,黄重才大胆地提出在娱乐场所门口实施抓捕的方案⋯⋯最终在奥斯卡娱乐中心将袁氏兄弟锁定。通过紧急请示汇报、积极协调,柬埔寨西港警局迅速出警将袁氏兄弟当场抓获,并移交给黄重才等一行。
跨国追逃行动不仅是“猎手”与“狐狸”之间意志与智慧的直接较量,更是在信息化条件下“网上追逃”“数据追逃”对民警的实战考验。
从2018年6月,宁都县公安局侦办了一起涉黑案件。在该县城,谢兵华、李晓宁、曾洪保等纠结一帮社会闲散人员,以敛财为目的,实施了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开设赌场等系列犯罪,严重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侵害了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该团伙的首恶分子谢兵华却潜逃至柬埔寨,一直未归。
2019年5月,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组就此案向省公安厅作了反馈。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成立市、县联合追逃小组,研究抓捕方案。黄重才不畏艰险,通过对涉案人员信息分析和大数据运用,精准掌握了嫌疑人的藏匿轨迹,先后3次赶赴柬埔寨就抓捕逃犯谢兵华,积极与当地移民局、警察局展开协调,并广泛协调社会各界力量,在经过39天的搜寻、跟踪后,黄重才和队员们终于依据法规将谢兵华押解回国。谢兵华到案后,该团伙其他23名涉案嫌疑人也陆续被抓获。
在追捕过程中,黄重才和队员们不仅要与逃犯斗智斗勇,也常常经历着生死的考验,他们中有人感染上了登革热,有人被飞车抢夺撞断两根肋骨,甚至遭遇歹徒伏击⋯⋯黄重才自己也被飞车抢夺,还险些落入绑匪的手上。但他始终没有退缩,坚持在陌生的追逃路上一往无前,与罪犯斗智斗勇,“红缨”紧握在手。
近3年,在黄重才抓获、劝投、堵截的227名跨国逃亡的犯罪嫌疑人中,大都属于穷凶极恶、阴险狡诈的重特大案件主要骨干成员,其中有50余名是涉黑涉恶犯罪团伙的首恶要犯。精准施策
国境线筑起逃犯“拦截墙”
跨国追逃,情报是根本,协作是关键。
由于与所在国法律制度的不同、执法程序多样复杂、语言交流沟通不畅、地域环境不熟悉、侦查设备手段受限等诸多因素,导使公安机关在侦查、抓捕和押解逃犯上需要付出巨大成本。为此,黄重才摸索总结出了“针对可能潜逃国外的黑恶犯罪嫌疑人提前进行预判,全面掌握嫌疑人潜逃的可能路线,在国门之内设卡拦截,尽量将犯罪嫌疑人控制在国内”这一前置方案,并成功堵截了36名欲潜逃境外的逃犯。
跨境逃亡,犯罪嫌疑人所涉罪名各异,潜逃的能力不同,逃跑意志也有强弱,还有的还徘徊在继续潜逃与投案自首之间。黄重才因人施策、因时制宜,打出跨国追逃抓捕与劝投组合拳,开创追逃战法新篇章。为最大限度地节约司法资源,给逃犯投案自首改过自新的机会,黄重才坚持抓捕与劝投相结合。他通过各种渠道,宣传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他详细了解逃犯在境外的经济基础、生存状况、子女配偶在国内情况、可能面临的刑期等进行综合评估,周密制定抓捕和规劝投案两套工作方案,用足法律用活政策,积极动员出逃人员家属配合做好劝投工作。甚至不畏艰险,在境外与案犯直接对话,成功从境外规劝了一批逃犯归国投案自首。
2019年12月,黄重才会同丰城市公安机关在对该市同一个案件的两名目标逃犯进行研判时发现,嫌疑人朱平躲藏在柬埔寨,家里经济负担重,自己生存条件也不好;而嫌疑人熊成隐藏在马来西亚,具体地址不详,但与朱平很投缘。黄重才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通过当地政府对朱平家给予适当扶持,帮助其家里解决低保等问题。朱平对此心生感激,自己犯罪,家属还能得到政府扶持,全家在生活上无忧,这就足够了。于是,朱平主动与黄重才联系,要求投案自首。在黄重才的感召下,朱平也决定一起通过远程连线做起了熊成的劝投工作。通过黄重才的法律知识宣传和朱某的现身说法,熊成很快便从马来西亚飞到柬埔寨投案自首。黄重才不仅奋勇追逃,他还善于拿起笔杆子写文章、编剧本、拍摄短视频,真实记录跨国追逃的点点滴滴,宣传法律知识,彰显法治精神,震慑逃亡犯罪。
最近,拍摄黄重才和战友们跨国追捕逃犯的短视频素材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采用、播出,在全国同行中好评如潮。
(文中所涉及的跨境潜逃嫌疑人均为化名)
原标题:《有逃必追 虽远必擒》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