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我为何从在线教育机构离职
茅雯婷
2021-01-14 15:34  来源:澎湃新闻
2020疫情特殊之年,推动了在线教育的急速发展,也给许多人提供了工作机会。据《2020年在线学习服务师(辅导老师)新职业群体调研报告》,仅K12头部十余家在线教育机构,聚集的辅导老师从业者将近10万,人才需求规模仍在扩大。
思高和子拉曾分别是两家国内头部在线K12教育机构的辅导老师,工作一年不到后,她俩分别离职。她俩表示同事中90后同龄人很多,一般入职半年到一年之间是机构新员工离职高峰期。这些年轻人为何来去匆匆?
就思高和子拉观察,大家离职的主要原因同为工作时间不规律,熬夜成为家常便饭,且销售资源方面有分配不公的感觉。
课程销售是在线教育机构辅导老师的主要工作职责,工作形式大致为通过微信及电话与家长沟通,课前解疑、课中跟课,让家长续课。有些机构的辅导老师需要课中跟课。
思高曾在一家英语在线教育上市公司任职,工作地点在北京,负责三到六年级段的英语课程销售。据她介绍,机构会提供各种免费公开课,吸引家长学生来听课。课程顾问就将这些报名听课的家长拉群,给家长解答问题,更要让家长购买或续买正式课程。“公司人员流动比较高,一直进进出出的。”
“原公司还组织了离职员工群,送了玩偶和笔记本等小礼物,并欢迎大家回流。因为像这种在线教育公司离职率挺高的。”
离职前,思高参加了研究生统考,并过了初试,复试准备其实并不很紧张。她当时为何选择裸辞呢?“因为实在下班太晚了,没有一点儿时间和精力复习备考。”
思高所在公司要求早上十点上班,晚上下班时间则几乎都要到晚上十二点,每天基本上工作十二个小时,“我之前不少同事好像住得都是离公司不太远,基本上三公里以内。”
思高觉得熬夜是辅导老师的岗位性质决定的,怎么调整都很难,“因为首先学生都是放学回家吃好饭后再上课,上完课等家长忙完孩子和家里的事情,才有时间与我们交流。”
保证课程续报率是辅导老师加班的首要原因
子拉是一家K12知名在线教育机构武汉分校的辅导老师,负责数学课程。据她介绍,辅导老师考核主要看:学生的作业提交率和家长续报率。
一般公司对课程顾问负责的家长群续报率要求并不固定,“因为一直有人在创造更高记录,但销售如果愿意长期加班,续报率应该可以达到80%以上。”
子拉表示,辅导老师也可以参与竞选主讲老师,但大家积极性并不高。因为主讲老师对学历等教育背景要求较高,而“985”“211”毕业当辅导老师人本来就少,“一般如果是这种学历的人,多去当管培生了。”
在子拉看来,很晚给家长打电话反馈效果不好,“经常性十一二点加班,而且是没有意义的加班,因为过了十点再跟家长打电话,也常被家长说成骚扰。”
“领导要求沟通率,比如你要记录学员的信息,如果当天工作量要求的百分比没有达到,领导就会要求你加班,主要的加班形式还是打电话。”
子拉感觉,如果管理层不强制你打电话到那么晚,那么工作的氛围就会好一点。
可能是意识到了频繁严重加班成为了人员流失主因,有的教育机构会延迟上班时间,例如十一点半上班,也会将下班时间调前,但思高认为这只是公司招聘的一个噱头,“HR(人事)会说,你可以早点离开公司,但是你要带着电脑回到家里边处理工作,依然工作到很晚。”
“或者下午一点上班,公司说可以让你睡到自然醒,但不说下班时间是几点。其实教育公司凌晨一点下班也不少见。”
薪资不稳定,平均下来收入不多还累
除了熬夜,离职的另一大原因在于钱。
就思高而言,辅导老师的工资为基本底薪加绩效。据她了解,现在大多数在线教育销售的底薪5千到6千,有些能高到7千。她那时每月到手薪资在8,000-1,0000元,作为刚工作一年的职场新人,思高对薪资还是满意的,但问题就在于不稳定。“平均下来钱也不高,然后又累。说实话只要钱觉得可以,大家都不会说累了。”
薪资和分配到手的资源直接挂钩,“可能你这一期业绩好,然后公司分配给你的资源多且好,然后下一期你做得不好,可能分到的资源就少,那你再努力,业绩也难上去。”
思高表示,对于网课销售而言,区域性很重要,一般像北上广这些城市,用户购买意向更高。
如今,思高和子拉两人都改行了,思高考研复试失败后,去了一家社区街道服务外包公司,子拉则去了一家跨境电商公司做运营。她俩都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做销售。
许多人离职后依然在同类型公司与岗位之间流动
离职后,通过回流群,思高与很多前同事依然保持了某种联系。离职的员工多去哪儿了呢?据思高观察,大多数人还是在同类型公司和岗位之间流动。
作为辅导老师,一方面要多为家长学生考虑,提供让他们满意的教学服务,另一方面要站在公司立场,尽可能拉高销售业绩。如何才能二者兼顾,或者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平衡?
江老师是一家国内头部在线英语1对1机构任职辅导老师,工作四年的她在同行中已称得上资深,江老师认为辅导老师身兼教学与销售,这两者其实相辅相成。如果家长对课程和服务质量满意,在经济条件允许情况下,他们就会续课,“而不是咱们去催促续课。因为这个也不是催成的。”
江老师认为了解需求很重要,“我们会依据不同时期家长和学生不一样的需求,做个性化跟进。”
江老师举例说明,低年龄段孩子选课主要看兴趣,中高级别学生则希望提高考试成绩,常有升学或出国的考量,他们需要提供的课程。江老师强调通过精细化服务的过程与学生家长建立起相互信任,他们才会愿意留在平台上一直学下去。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淑平

校对:张艳

57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