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艺眼看世界 | 芭芭拉·罗斯是谁?
2021-01-13 22:01
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芭芭拉·罗斯(Barbara Rose)辞世,享年84岁。
这条消息上周占据了许多家主流艺术媒体
芭芭拉·罗斯是谁?她的辞世为何受到如此关注?
“定义了xxxxxx”,这可能是人们对某位人物的重要成就很中肯的评价,芭芭拉·罗斯就享有这样的地位:
1936年出生的她帮助定义了20世纪后半叶的主要艺术运动,并始终为绘画媒介发声,反对有关“绘画已过时”的报道。
在探索战后艺术及其矛盾方面,罗斯以敏锐和开放的眼光著称,她的大量写作和采访对美国乃至世界艺术史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芭芭拉·罗斯1936年出生在美国华盛顿,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博士,而她的老师就是艺术史学界赫赫有名的迈耶·夏皮罗(Meyer Schapiro)。Barbara Rose, 1981. Photo: © Timothy Greenfield-Sanders.
关于夏皮罗的地位,这里值得赘述一下。
夏皮罗被认为是20世纪最具原创性的艺术史家之一,在他所执教的哥伦比亚大学曾有一句流行话,“假如西方文明被摧毁,迈耶可以在十天之内将它重建出来”。迈耶·夏皮罗,图片来自网络
他的研究涵盖了古代晚期、早期基督教艺术、中世纪艺术,以及他毕生最为关注的现代艺术。夏皮罗的学术成就被外界认为是美术史界的传奇,与20世纪最杰出的自由思想家之一的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齐名。
名师出高徒。“师从夏皮罗”这段经历为芭芭拉在艺术史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奠定了基础。索邦大学,图片来自网络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芭芭拉进入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学习。“索邦”是一所位于法国巴黎拉丁区的世界顶尖研究型大学。索邦大学校友中共产生了25位诺贝尔奖得主、12位菲尔兹奖得主、1位图灵奖得主。居里夫人就是这所大学的毕业生。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
后来,芭芭拉通过摄影师迈克尔·查普曼(Michael Chapman)的介绍,结识了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并在1961年与其结婚。斯特拉是美国极简主义先驱,以朴素的几何抽象作品闻名于世。但是,芭芭拉与斯特拉的婚姻只维持了8年,二人于1969年离婚。
这段婚姻对芭芭拉的人生影响深远,因为在这期间,也就是1965年,她在著名刊物《Art in America》上发表了题为“ABC Art”的文章,定义和概述了极简主义艺术的历史基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刚刚过去的2020年12月31日,为了悼念芭芭拉·罗斯,《Art in America》特意将1965年的“ABC Art”原文全文刊出,“文章对于实验性舞蹈、电影、雕塑、绘画以及文学的创作定义了一种共通的感受。”(识别二维码,阅读“ABC Art”原文全文)Barbara Rose’s “ABC Art” in A.i.A.PHOTO GRANT DELIN
这篇文章因定义了新兴的极简主义术语而被人们记住。更重要的是,这篇文章提供了罗斯的批判性折衷主义的证据,以及她将当代艺术置于更广泛的历史和当代趋势中的动力。
文章中的第一个板块小标题为“More is less”:
“最小艺术”的概念当然适用于许多年轻画家、雕塑家、舞蹈家和作曲家的空洞、重复、不变的艺术,最近理查德·沃勒海姆(艺术,1965年1月)将其作为一个美学问题进行讨论。
“minimal art”被正式提出。
到了1967年,芭芭拉·罗斯撰写的“American Art Since 1900:A Critical History”出版,成为后来被广泛使用的教科书。
从1965年开始,她作为特约编辑为“Art in America”撰稿。到了70年代,她开始担任《纽约时报》的评论家。一直以来,她都是纽约艺术界的重要成员,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一起看歌剧,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是她的密友。
1970年,芭芭拉·罗斯被任命为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新博物馆的首任馆长,并在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为包括海伦·弗兰肯塔勒(Helen Frankenthaler)在内的当时未被认可的画家提供支持。
在她生命的最后50年里,她对绘画的兴趣不断加深。1979年,芭芭拉人生中又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事情发生了——她在纽约大学的Grey美术馆里,策划组织了一场展览,名为 "美国绘画:八十年代 "。展览共有41位艺术家参加,包括Elizabeth Murray、Susan Rothenberg、Ron Gorchov、Lois Lane等艺术家提供了展示的机会,更大胆地强调绘画的重要性,宣城“它们是未来”。
在展览图录中,罗斯描述了自己对概念艺术、视频和摄影的厌倦,她声称这些作品是对现实主义的“一种迟钝地”回归。相反,她是在要求回归“高质量”。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罗斯的野心一度将她带入了博物馆的世界。1981年,她被任命为休斯顿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1983年,为当时刚刚辞世一年的艺术家李·克里斯纳(Lee Krasner)举办了第一场回顾展。
克拉斯纳更多的身份是被人们称为“杰克逊·波洛克夫人”。2019年5月份,伦敦的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Art Gallery)为其举办过一场大展,向人们介绍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先驱之一、卓越的艺术家李·克拉斯纳,而不止是波洛克的夫人。(点击,了解更多)李·克拉斯纳,图片截自巴比肯艺术中心官网
用芭芭拉的话说,克拉斯纳是“20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芭芭拉策划的另外一个著名展览是关于所谓的“休斯顿派”的德克萨斯新兴画家;那次展览也在纽约皇后区的P.S. 1艺术中心举行。
关注抽象绘画,选择艺术家,芭芭拉·罗斯的视角和眼光始终非常敏锐独到。1984年,她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休斯顿艺术界失去的潜力,随后辞职。
2016年,80岁高龄的芭芭拉策划了最新展览“后现代主义之后的绘画”,在比利时和美国艺术家之间建立起一种对话,而她认为这些艺术家在数字时代重振了媒体的意义。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芭芭拉说道:"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极简还原性的本质:艺术史上的一个过渡步骤,为了让绘画获得新的自由,有利于想象力的发挥,这个步骤是必要的。"芭芭拉·罗斯在2018年电影《万物有价》.COURTESY HBO
在她职业生涯的后期阶段,罗斯一直保持这种桀骜的精神。2018年,她与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收藏家斯特凡·埃德里斯(Stefan Edlis)等人一起出现在纪录片《万物有价》(the Price of Everything)中。谈到艺术市场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快速崛起,她说,“这是病态的。”Barbara Rose.COURTESY PHYLLIS TUCHMAN
正如《纽约时报》的评价,“在她的文章中,罗斯采取了一种形式主义的方法,坚持认为抽象画在本质上优于现实主义。几十年过去了,她对鉴赏家的信仰似乎变得保守起来,是对当今时代的一种拒绝,在这个时代,任何艺术作品的意义都被认为与种族和性别问题密不可分。”
【艺术界里,还有她们值得记住】瑞士钞票上的唯一女性,Sophie Taeuber-Arp阿特米西亚,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故事讲述者之一请将波洛克的夫人称为“艺术家李·克拉斯纳”朵拉·玛尔,从一个男人的阴影中提取出作为艺术家的她


原标题:《艺眼看世界 | 芭芭拉·罗斯是谁?》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