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体育校长|康永邦:800张乒乓球桌遍全校,体育是第一学科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发自成都
2021-01-14 16:01  来源:澎湃新闻
体育校长 体育校长|饶美红:马术赛艇走进校园,每个职工都是体育老师
【编者按】
中考体育100分、体育中考占比加大、体育培训市场走俏火爆……最近半年,体育牵动着无数考生和家长的心。
但体育的面貌从不只是分数——随着体育理念不断夯实加深,有一群校长用10年或更长的岁月大力开展体育教育,用运动教会孩子如何为人、如何谋生。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全国多地,采访多位“以体树人”著称的体育校长,他们的学校或坐落于城市周边乡村、或来自脱贫攻坚地区,也有杭州、成都的现代化大城市学校。
但相同的是——他们都用体育影响着孩子的未来,体育甚至改变了许多孩子的命运。制图:白浪

制图:白浪

谈起学校里的主科,任何人首先想到的都是“语数外”。但在康永邦看来,体育的地位却应该站在头一个,“体育是第一学科。”
在他担任校长,位于四川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附属实验小学,体育的确成为了最为重要的科目——运动设施遍布全校,学生每天运动时间达到两小时以上,甚至学生的视力也成了对教师的考评标准。
“现在很多孩子都在温室里面,没有接受光合作用。我的梦想就是办不一样的学校,做有灵魂的教育,而儿童健康就是评价教育质量的第一标准。”康永邦校长。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康永邦校长。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身高更高,吃饭更香
2002年决定竞聘当校长之时,康永邦是带着一种理想激情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看过很多学校,都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学校,我当校长就是想办一个心目中理想的学校。”
而在此之前,他的主业其实更多是放在了数学学科——从县里的数学教研员,到去成都继续做数学教研工作,他得过不少奖项,也出版了多本专著,但要论做校长这样的行政工作,却只能从头学起。
在这位四川省小学数学特级教师眼里,自己打造“理想学校”的重要一步,却是体育。
至今他还记得,2007年刚刚被调来四川电子科大附小做校长之时,自己所受到的震撼——开学典礼上,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千多个学生里,就有23个学生因为体力不支倒下休息,“当时教育局的一位科长也在,他跟我说校长,完蛋了,你看看后面倒了多少人,我们特意数了,足足23个学生。”
“当时我的心都疼,你想想,站半个小时就倒了二十几个人,要是战争年代,敌人都不用动枪,只要等半个小时,岂不是我们自己都倒下了?”学校编写的体育教材。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学校编写的体育教材。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那一次开学典礼,成为了让康永邦下定决心搞好学校体育的催化剂,但想要把体育的重要性提升到“主课”的地位,过程却必须要循序渐进。
康永邦至今还记得,2007年国家发布有关文件提倡“每天锻炼一小时”,自己当时那激动的心情,“文件出台以后我认真读、反复读,激动得不得了,我心里想:教育就应该这么做。”
于是在学校里,他开始一步步给学生更多的运动时间。比如每天学校大课间的时间,一开始是30分钟,后来延长到35分钟,等家长老师接受之后,再延长到40分钟、50分钟,一直到现在,大课间时间才稳定在了60分钟。
而体育课的数量,也同样在增加——最开始一二三年级每周4节体育课,四五六年级3节,康永邦都觉得不够。到现在,全校所有孩子每天都有一节体育课。
体育课和大课间,还不是这所学校里运动时间的全部,每天下午3点半放学后到6点,学校还会提供延时服务,这段时间也会用来给孩子们进行运动锻炼。
“现在实现了每天有效锻炼时间两个多小时。为了鼓励师生运动健康,我们非体育课的老师也要求穿运动鞋,参与体育工作管理的话每天多算0.1个课时,给学生做表率。”康永邦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目前,学校的体育教师人数达到了52人——若是按照其它普通学校的体育课程密度的话,这样规模的学校原本只需要不到40名体育教师就够用了。校园内张贴的“成长塔”。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校园内张贴的“成长塔”。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而在学校里,还有不少班主任都是由体育教师担任,学校还专门研究编写了一套体育课的教材,其内容的细致程度相比“主科”也并不逊色。
除了在培养纪律和规则意识方面卓有成效之外,体育老师做班主任似乎还有了一个意外的附带效果——孩子们比其它科目老师做班主任的班平均身高更高。
“小孩长时间运动后体质变得更好,平均身高也会往上涨,平时老师跟孩子们一起锻炼,每天坚持锻炼的孩子有的到了五年级可以长到1米53甚至1米6以上。”担任着班主任工作的教师陈丹说。
孩子们的健康,还体现在了“胃口”上。有一次一位教育杂志主编来学校调研,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差不多的食堂水准,这里的孩子在食堂吃饭这么香,不像其它学校孩子老是抱怨食堂的菜不好吃?
“当然是肚子饿了的时候饭菜最香,现在很多孩子吃不下饭,也就是因为运动少了。”康永邦笑道。天台上的乒乓球台。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天台上的乒乓球台。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800多张乒乓球桌
其实,电子科大附小对于体育的重视,从走进校园的第一眼就能看到——除了操场、足球场、网球场之外,密密麻麻的乒乓球桌几乎遍布了校园里的空地。
据了解,学校的四个校区一共摆了800多张乒乓球桌,甚至在楼顶天台上也摆满了球桌。如果从空中拍照俯瞰,场面蔚为壮观。
“乒乓球台是我们的特色,省内应该没有哪个小学台子比我们多。”谈到学校的乒乓球台,体育教师卢城西也颇为自豪。
事实上,这也是学校因地制宜的选择。
康永邦首先谈到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效率”——不仅是场地上的,更是成本上的,“(乒乓球)物理空间上不占场地,楼顶上、树下、校门附近都可以放,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成本小,不像一些场地动辄需要几十万,乒乓球台一个只需一千多元。”
“乒乓球可以保护视力,也可以开发智力,培养孩子的竞争与合作精神。打乒乓也很简便易操作,大课间的时候乒乓台都可以用起来,下课后非体育老师也可以带学生锻炼,不像足球场地有限。我们学校四个校区加起来73亩地,有6000多名学生,如果只搞足球篮球的话,受益面太小了。”校园内还有高科技的乒乓球机器。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校园内还有高科技的乒乓球机器。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这些乒乓球台绝对不只是给外人参观的摆设,无论是体育课还是活动时间,有的孩子两人一台,有的四人一台。平时,学校的体育器材库里也常备着大量的乒乓球和球拍,有孩子没带器材,或是球被打坏了,随时可以去借用。
相比一些学校收集一些体育“尖子生”来集中培养打比赛,这里更加重视普及的氛围——此前有一次国乒梯队到访校园,结果从围观的学生随便站出来几个,都能打得不错,让国乒教练也颇为惊讶。
与此同时,对于安全的重视也贯穿了校园里体育运动的始终。
比如天台上的乒乓球桌区域,四处都张贴着提醒学生注意安全不要去栏杆外捡球的标语。校园里的体育设施也被分成了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有各自的安全管理责任人,随时发现并排除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
而且在每一节体育课的开始,学生都要集体呼喊口号:“安全第一,规则为大”,“这就是形成一种开课的仪式感,让学生把安全记在心里。”康永邦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不过,体育运动依然始终会存在风险,每个学期我们都会有家长培训会,在体育方面也会反复沟通,希望家长能够理解体育运动有可能出现的安全风险。”天台上张贴有安全标语。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天台上张贴有安全标语。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不重视体育就是不重视教育
回首往日,康永邦也说,自己对于体育的重视,也曾经遭到过反对。
“有的家长意见很大,说体育课又不考试,你这个校长不懂教育,还有家长去投诉。也有老师在大会上反映,曾有一位老教师在大会上质问我,你到底抓不抓教学?因为他认为搞体育就不是抓教学,我只能说下来再讨论。”
对于外界的质疑声音,康永邦的态度却一直很坚定,而应对的办法也很直接,“慢慢做工作。”
此前,这所学校也曾在媒体上得到过关注——学校举办自愿参与的“家长资格证”的学习课以及考试,包括笔试和答辩的环节,康永邦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鼓励家长学习更多的教育知识。而对于体育的重视,以及对于运动风险的认识,正是他希望传达给家长的一个方面。电子科大附小共有800多张乒乓球桌。

电子科大附小共有800多张乒乓球桌。

但相比做思想工作,最为有效的到底还是实际效果,“后来大家发现孩子有兴趣上学了,性格阳光,身体健康,生病也少了,慢慢的才让家长老师都认同了理念,现在更是越来越认同了。”
获得认同的还有康校长自己。2020年9月,蔡崇信公益基金会正式公布了首届蔡崇信“以体树人”杰出校长评选的10名获奖校长名单,康永邦就名列其中。
事实上,早在当年刚刚开始做校长的时候,康永邦就已经自己总结了很多学校教育面临的三大问题:孩子身体素质差、情商低、思维能力弱。
而“巧合”的是,这三大问题,其原因却都能汇聚到一个点上:孩子们“动”得太少了。乒乓球台遍布学校各处。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乒乓球台遍布学校各处。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图

“现在一些重点大学的大学生身体素质也相当差,我们的高端人才工作非常辛苦,需要非常旺盛的精力,现在的年轻人有那个精力,有那个体魄吗?”康永邦还记得一个令他不安的数据——2011年,北京高中生体检身体合格率只有13.3%。
对于时常出现的青少年人际交往和社会适应能力不足,甚至导致犯罪或是自杀的悲剧,他也认为必须用体育来“对抗”。
“现在很多孩子是独生子女,而情商提高必须借助磕磕绊绊的场景,少了运动的平台和同伴,就像釜底抽薪一样,孩子的情商也变低了。”
在康永邦看来,想要改善问题,体育运动是最有效的途径。而他的思考,也被总结成了一个教育的金字塔:从下到上分别是身体好、情商高、学习能力强——身体好是排在第一位,而不像很多学校那样是把成绩放在首位。
“塔基、塔腰、塔尖都出问题的话,那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就会弱不禁风,就是一个病人,塔就要倒掉,就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学生就跑不起来。”家长手捧“资格证”。

家长手捧“资格证”。

而在2008年,他就决定把班级的近视率纳入对于教师的考核,如果一个时间段内,班级孩子近视增加的人数太多,教师的考评也受影响,“跟老师绩效挂钩,这个没弄好,一票否决。”
当时,这样的措施也曾引起争议,毕竟教师难以管到学生在学校之外的生活习惯,但康永邦依然坚持,得到的结果的就是——学校的近视防治工作的确效果明显,“小眼镜”不多。
并且多年对于体育的重视下来,学生的体质监测数据从最开始的20%多优秀率,到现在已经超过了45%。相比之下,不少学校的优秀率甚至不到20%。
此外,近两年,国家各个层面都愈加重视青少年体质和视力的问题,更让康永邦坚定了自己的教学理念。
“不重视体育就是不重视教育。我很认同一句话:体育是最好的教育,体育是第一学科。”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艳

170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